梦远书城 > 芳妮 > 财妻带种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八


  “你关心我?”李毓仿佛又抓到一线希望似的问。

  “我们毕竟曾经是朋友,我不会忘记你对我跟安信的照顾。”她真的无法给他更多。

  “曾经是吗……”李毓扯扯唇,突然将门给推开,攒住了她的手腕道:“亦帆,你知道吗?我赢了,他们没想到我早就在等这一刻,在我爸死前我就开始布局,收集我哥的不法交易跟糜烂的私生活证据,掌握老臣的支持将我大妈跟我哥赶出‘立先集团’了,我现在是集团总裁了,你听到了吗?”

  他突然的情绪异常激动让舒亦帆有点不安,微微蹙起眉头,试图想要挣开他,“我有听到,你冷静点。”

  “我这段时间没来找你就是忙着这件事,现在我成功了,我总算可以来见你了。”李毓急着自口袋中取出一个蓝色小盒子,单膝跪下道:“嫁给我好吗?我现在拥有的不比韩凯少,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不要,我不要你给我什么,我只要你恢复正常!”这样的李毓让她害怕跟无奈。

  “我不正常吗?”李毓顿了顿,反问。

  “李毓,你去看医生好吗?你的心里病了,现在的你不再是我认识的那个总是如春风一样温和体贴的男人,你需要专业的帮助。”舒亦帆央求他道。

  “借口,通通是借口!”李毓突然站起身,将舒亦帆搂进怀中,痛苦的道:“拜托,不要拒绝我,除了你,没人了解我……”

  “李毓……”他心中的晦暗仿佛透过他的体温传入了她的心中,让她跟着难受了起来,跟韩凯总能带给她庇护与依靠的安全感截然不同。

  “该死的你,搞什么?”突然一道暴吼传来,舒亦帆瞬间被扯入另一堵胸膛中。

  熟悉的气息让她紧绷的情绪忽然放松,整个人依偎进他的怀中。

  “凯……”李毓的脸上闪过一丝慌乱窘迫,像做错事被抓到的小孩,狼狈的将放着戒指的盒子藏进口袋。

  “毓,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韩凯安慰的拍了拍怀中的舒亦帆,愤怒的瞪视着好友。

  “我……”李毓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很坦然的面对与韩凯摊牌的一天,但真正面临,才发现自己竟该死的充满了自责与愧疚。

  “没什么,李毓,你还是快点走吧。”舒亦帆不忍见他们的友谊绝裂,示意李毓隐瞒一切。

  “话没说清楚不准走,你刚刚为什么抱着亦帆?”韩凯松开了舒亦帆,走上前一把揪起他的衣襟,懊恼的道:“该死,你说啊。”

  李毓眼眸深了深,望向韩凯道:“这么简单的原因你还看不出来吗?我爱她,我要娶她,我要她当我的女人!”

  韩凯错愕的看着李毓脸上从没见过的敌视神情,手不自觉的缓缓放了下来。

  “没错,我就是爱她,凭什么你离开九年,一回来就要介入我跟她之间,这九年来我是用什么心情在守护她、等待她,你懂吗?不,你不懂,你这种天之骄子从没遭受过挫败,不论在哪里,永缘集团永远是你的大靠山,你是所有人崇拜的王子,你是威风凛凛的霸主,你怎么会懂我这个老是小心翼翼看别人脸色,在夹缝中仰赖别人鼻息的私生子的心情?”李毓仿佛在宣泄什么似的朝他嘶吼。

  “所以这九年来你不是找不到她,是故意不让我找到她?”韩凯的脸色在震惊过后跟着冰寒了起来,“难道,当年你是明知她在场,所以才故意让我说出那些话,破坏我跟她的感情?”现在回想,当初他忽然提问的举动颇有蹊跷。

  “是又如何?我只是争取我想要的罢了,我为什么要把自己爱的女人推入别人怀中?况且你明明就已经有婚约了,为什么就是阴魂不散?你不出现,我跟亦帆就可以在一起了。”李毓没有否认,冷笑回应。

  “不可能,这九年我从未对韩凯以外的男人动心,你很清楚。”舒亦帆否认了李毓的说法。

  “没关系,我可以等十年、十一年,我不信我有哪点比不上他。没错,以前我的确只是个跟在他身边沾光的私生子,可现在我是立先的总裁,我不信我会比他差。”李毓嘴里虽这样说,心中却有某个角落依然是自卑的。

  “李毓,我从来就不觉得你比我差,你是我兄弟,不是我的跟班。”韩凯痛心的嘶吼。

  李毓的心撼动了下,但眸底的阴霾依然层层笼罩着,“你知道你每次这样讲,我都会觉得自己在接受你的施舍吗?你知道我有多恨你那副理所当然的自信傲慢吗?不是每个人都跟你一样,用不着在意别人的眼光生活,我恨不得毁了你的意气风发,换你匍匍在我面前乞求我的关爱。”

  “我从来不知道你这么恨我……”韩凯俊朗的脸庞因为痛苦而拧起。

  李毓撇开脸,不让自己被韩凯受伤的表情动摇,嘲讽道:“可见你多自以为是,嗤。”

  “你这混蛋,我从来就没有看不起你,我是真的把你当成我的兄弟、我的血亲!”韩凯怒吼道。

  “那你把亦帆让给我啊,如果你做得到我就相信!反正我也吻过她了,你就乖乖回到王溱身边,这样不是两全其美吗?”李毓回吼。

  “你敢碰她?我杀了你!”韩凯暴吼一声朝李毓冲了过去,一拳招呼到他脸上。

  李毓踉跄的退后了几步,好不容易站稳了身子,用手背拭去唇角的血丝,怒视着韩凯,低吼了声又冲上前回击。

  两个人就这样抱在一起扭打,将柜上的商品撞得东倒西歪、掉落满地。

  “住手,你们不要再打了!”舒亦帆紧拧着眉在一旁试图阻止他们,可打红了眼的两个男人根本不理会她的劝阻,依然没有停止打斗。

  舒亦帆咬咬下唇,停止了徒劳无功的喊叫,突然转身走进屋内提出一大桶水往在地上扭打的两人身上泼去。

  唰——

  水淋湿了两个人,也成功的冻结了他们的动作,让原本的混乱瞬间停止。

  “冷静了吗?你们都走吧。”舒亦帆懊恼的看着眼前的两个落汤鸡。

  李毓拨开被水淋湿而粘在额际的头发,看了眼脸上都是红肿瘀青、跟自己同样狼狈的韩凯一眼之后,摇晃着身子站起来,让人讶异的是,他没有多说什么,沉默的走了。

  “你不相信我吗?”舒亦帆冷着脸看着还坐在地上的韩凯。

  韩凯将头垂放在两膝之间,没有应声。

  舒亦帆终究不忍心,轻叹了口气又转回屋内拿了条大毛巾出来,蹲在他身边心疼的替他擦拭着,“进去里面吧,我拿衣服给你换。”

  “先这样就好。”韩凯握住了她的手,沙哑的声音带着微微的鼻音。

  舒亦帆顿住了动作,由着他握着自己的手,跟着坐在被泼湿的地上,静默的陪在他身边。

  “我从没有看不起他,他是我兄弟。”不知道过了多久,韩凯才又缓缓开口。

  “我知道,凯,这不是你的错。”见他这样消沉,舒亦帆的心紧紧的拧起,难受极了,恨不得替他分担痛楚。

  “不对,他说的没错,是我太自以为是、不够体谅他的感受,甚至在内心深处,或许我真觉得自己高他一等,所以才会理所当然的觉得他对我的顺从是应该的,却没察觉他的勉强。”韩凯的声音充满自责,抬起头凝视着舒亦凡道:“我甚至没有发现他爱上你,我是不是很差劲?”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