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芳妮 > 财妻带种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七


  韩凯的眸底闪过抹痛苦,但依然不改本意,握住舒亦帆的手道:“我们走。”

  “韩凯,别这样……”面对他们父子间的争执,自己又是那个关键点,舒亦帆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我只要你跟安信。”韩凯温柔的道。

  他不是说只要她,还包括安信?舒亦帆真的彻底服输了,一个男人不仅爱她,还深爱着她儿子——在不知道他是生父的状况下,这样的爱情,她怎么能抗拒得了?

  什么身分悬殊,什么门不当户不对,所有的迟疑与犹豫全都被抛在了脑后,化为唇畔一抹幸福感动的笑容,她朝韩凯用力的点点头,“我们会陪着你。”

  她的肯定回应顿时像朵烟花在他胸口炸开,让他几乎想要兴奋的大吼出声告诉全世界他的喜悦,他终于从她那边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

  韩凯咧开了唇,握着她的手大步走出办公室。

  “总裁、总裁——您怎么了?!”突然,一道紧张的呼唤声传来,让韩凯按下电梯按钮的手顿住,与舒亦帆互看了眼,随即拔腿冲回总裁办公室。

  只见韩父用手按住胸口,一脸痛苦的蜷缩在高背皮椅中。

  “爸——爸——”韩凯冲上前喊着父亲。

  韩父勉强睁开了眼皮,但很快就失去意识。

  “叫救护车!”舒亦帆朝一脸慌张的秘书喊了声,在检查韩父的状况后,要韩凯赶紧把韩父放在地板上,随即刻不容缓的跪在韩父身边开始施行CPR。

  一、二、三……三十。她的双掌交迭,在韩父的胸部两乳头连线中央处按压了三十下之后,又掐住韩父的鼻子,低下头朝他的口中吹了两口气。

  一、二、三、四……她又在心中默数,继续重复着同样的步骤。

  她不知道到底这样做了多久,直到感觉手臂不再像是自己的,耳边终于传来救护人员的声昏,随即接手了她的工作,并在之后将韩父抬上了担架往外送。

  韩凯跟着救护人员快步往外走,又想起什么似的回头看向她,狭长的俊眸中充满抱歉跟担忧。

  “你快去,我在家等你消息。”舒亦帆赶紧朝他挥挥手保证。

  韩凯感动的点点头,用嘴型说了个我爱你,随即转过身跟上了救护人员。

  看着眼前一阵人仰马翻的混乱,舒亦帆甩了甩几乎没知觉的手臂,疲惫的迈开步伐,在引起别人注意之前低调的离开。

  回到家中,整个下午跟晚上她都心不在焉,不断拿起手机查看是否有漏接的电话或讯息,但直到将舒安信哄睡之前都没有得到任何从韩凯那边传来的信息。

  不知道韩总裁的病况严不严重……看他手按住心脏的痛苦模样,感觉好像心肌梗塞发作,好险之前在游乐园打工时有学过CPR,否则就危险了……

  舒亦帆拿着本书坐在沙发上,试图想要用阅读打发等待的时间,但发现自己根本连一个字都看不进脑中,索性将书丢在一旁看着窗外的夜色发呆。

  回想起今天发生的一切,从被韩父逼退到对韩凯承认自己的感情,然后韩父的发病,一切来得又快又急,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就像一场情节紧凑的戏一样。

  现在独自坐在这里,才有时间细细品味自己与韩凯这一段从九年前就走得迂回曲折的情感路,时欢时叹,时喜时忧,沉浸在自己的心绪中。

  叮咚——

  突然,一道电铃声自外头传来打破了寂静的夜,也让舒亦帆猛地自沙发上跳了起来,快速的穿越过店面雀跃的打开了门,“凯——是你……”

  她期待的神色在看到站在门口的人影时,微微的沉了下来。

  “失望吗?”李毓的心因为她的淡漠而抽痛了下。

  “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她寒着脸,边说边准备重新将门关上。

  “就因为我不是韩凯?”李毓用脚挡住了门,阻止她将门关上。

  “对。”她不想再让他存有任何希望了,“因为你不是韩凯。”

  李毓俊美的脸色瞬间苍白了些,苦笑道:“你还是承认了。”

  舒亦帆低垂下眼睑,不想直视他眸底的指控,轻声道:“感情是无法勉强的。”

  “但可以培养。”李毓顽固的道:“他没出现之前,我们不也是好好的?”

  “那是友情,不是爱情,李毓你醒醒好吗?”她忍不住低吼。

  “我要的不是友情!”他坚持己见。

  “那我们之间实在没什么好讲的了。”面对他的执拗,她充满了无力感。

  “我爸死了。”李毓突然转了话题。

  舒亦帆楞了楞,停止了想要关门的动作,真挚的道:“我看到报导了,你还好吧?”没了父亲,他在家族的处境应该更艰难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