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芳妮 > 财妻带种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二


  “你这笨蛋,他说几句甜言蜜语你就相信了吗?你以为他真的会为了你解除跟王溱的婚约吗?就算他想,他爸也绝对不会答应的。”李毓加重了手劲,让舒亦帆再也无法动弹。

  虽然没听到他们的对话,但他可想而知韩凯会说出什么话。

  “这是我的事,我自己会处理。”舒亦帆平静的回答,决定先冷静下来。

  “亦帆,我太了解这些上流社会的人的想法,他们的婚姻不是这么简单的,再多的爱情承诺对他们来讲都只是个屁,等他们玩腻了你之后,你除了拥有心碎跟破败的身子之外,别想要从他们那边得到些什么。”李毓咬牙切齿的道,脑中浮现的是母亲最后辗转病榻间,苦苦哀求再见“老公”一面却不可得的悲凉下场。

  “李毓,够了,你到底要让自己被上一辈的恩怨绑住多久?你说你喜欢我,其实不是的,你只是把你妈妈的身影投射在我身上,才会误以为你喜欢的是我,其实你想保护、想要照顾的不是我,是你妈妈。”舒亦帆忍着手腕的疼痛,努力想要让李毓了解自己内心真正的情感。

  “不——不对,不是这样,不是这样!”李毓猛地摇头,不愿意承认舒亦帆的话的确动摇了他的心。

  “你认真想想,当你小的时候看到妈妈被欺凌羞辱,爸爸却冷眼旁观,你又没能力保护她对抗父亲元配那方的势力,所以现在才会对我这么执着,以为把我从韩凯身边带离就可以挽救你妈妈一样。”舒亦帆不顾李毓的否认,继续戳着他的痛处。

  “住口住口——你住口!”李毓有种被看透的狼狈,愤怒的低头封住了她的唇瓣,宣泄似的狠狠吻着她。

  舒亦帆避无可避也自知反抗不了,只能毫无反应的任由他在自己的唇上发泄,将灵魂自身体抽离开。

  察觉到她冰凉的唇瓣温度、如洋娃娃般没有生命的躯壳,李毓懊恼的更加重了吻,直到血腥味充斥在鼻息之间,他才挫败的松开了她。

  舒亦帆冷冷的看着他,好像看着的只是个陌生人。

  “亦帆……我……我不是有意的。”他后悔不已,试图想要碰触她的唇瓣,那原本就裂开的小伤口,此刻裂得更大一片了。

  “如果你可以回到以前那个李毓,我们就把这一切当成没发生过,不要再提起。”舒亦帆闪开了他的手,脸上依然没太多表情。

  李毓俊美的脸上布满了受伤的神色,黑眸如打翻的墨般,除了黑之外窥不见其他色彩,“不可能,不管你是怎么想的,我都不会把你让给韩凯,你等着,我会超越他,让你知道谁才是你正确的选择。”

  舒亦帆因他话中的坚持而忍不住凛了凛,淡淡道:“你快走吧,我不想吵醒安信。”虽然儿子一睡着就算敲锣打鼓也很难吵醒,她还是不希望有让他看到这种场面的机会。

  李毓深深瞅了她一眼,转过身脚步凌乱的走了出去。

  一直等他走出了家门,舒亦帆才快速冲到了浴室,不顾唇瓣疼痛的用毛巾猛擦,像是要擦拭掉李毓曾残留下的痕迹。

  抬起头看着镜子里自己唇瓣上的鲜红,衬托着一张脸蛋更加苍白如纸,她沮丧的用毛巾盖住了脸,心乱如麻。

  自从韩凯向舒亦帆表明心迹之后,只要时间允许都会亲自接送舒安信上下课,就算没空也会派人负责这个任务,让舒安信的同学再也不敢嘲笑他是个没有爸爸的孩子,甚至原本对舒安信疏离的同学在发现他有这么酷的爸爸之后也纷纷亲近他。

  至于当初嘲讽舒安信最大声的班上头头小武,因为这件事而瞬间气焰全消,一些原本跟着他起哄的跟班也背弃他,转而讨好舒安信。

  不过舒安信倒是不计前的向小武伸出友谊之手,两个人反而变成了好朋友,让听着舒安信快乐诉说这件事的舒亦凡也跟着开心了起来。

  小孩子的世界就是这么简单纯真,前一刻还吵得不可开交,下一刻就马上尽释前嫌、握手言和,再对照起李毓对韩凯的复杂情结,舒亦凡忍不住有些感慨了起来。

  那一晚李毓撂下狠话离开后就没有再出现过,只在新闻报导上看到关于他父亲去世的消息,想必他现在也陷于风暴之中而无暇顾及她吧。

  一方面她松了口气,但另一方面却又隐约有些不安的感觉,好像就要发生什么事似的……

  “妈咪,叔叔说星期天要带我去游乐园玩,可以吗?”舒安信愉快的冲进店中,兴奋的朝舒亦凡央求,“好吗好吗?”

  “你先进去把书包放下,换掉制服,洗完手再说。”看着儿子因为韩凯出现而日益恢复童稚天真的模样,舒亦凡的神情跟着柔和了下来。

  “嗯。”舒安信点点头,随即转身朝跟着走进来的韩凯道:“叔叔,等我喔。”

  韩凯宠溺的笑笑,“知道了,快去吧。”

  得到了韩凯的保证,舒安信才放心的走进屋内。

  舒亦帆看着走向自己的韩凯,卷起袖子的白衬衫露出了古铜色的结实手臂,灰蓝色的西装长裤穿在他身上非但不显老气,反而更显尊贵潇洒,浓密的黑发有几绺落在额前,成熟中又添加了丝稚气。

  这个男人真的从来都没变过,总是一出现就让人无法移开视线。

  “你们又想干么?”舒亦帆浅笑着迎上他灼热的视线。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