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芳妮 > 财妻带种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舒亦帆缓缓举起手比了比被他捣住的嘴巴,韩凯这才慌乱的松开手,一抹异样的红晕爬上了他古铜色的脸颊,一路蔓延到耳根子。

  这样窘迫无措的韩凯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忍不住想笑,但又莫名的想哭,只能紧抿着唇努力克制激动的情绪。

  “算了,你还是不要讲好了。”见舒亦帆迟迟没开口,韩凯鸵鸟心态的怕听到不好的消息,索性又阻止她开口,有点挫败的道:“该死,这根本不像我!”他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韩凯,可却这么害怕听到她的拒绝,以至于宁愿当鸵鸟。

  “‘我是永缘集团未来的接班人,怎么可能会喜欢她?’难道你忘记这些话了?”她噙着泪,轻声问着。当年,她可是亲耳听到他对李毓说过这句话。

  韩凯楞了楞,错愕的看着舒亦帆,“你怎么会——”

  “我怎么会知道你说过这些话?”舒亦帆苦笑的扯扯唇,“因为那时我也在场。”

  “怎么会……”他根本没把当年嘴硬乱说的话记在脑海,但怎么也没想到竟然被舒亦帆听见了。

  “当时我坐在廊下草地看书,你没发现我,所以对李毓说出了真心话。”也因为那些话,让她无法自欺欺人的继续抓着他当年对王溱说的那些话不放——我爱舒亦帆是爱她这个人,跟任何条件无关,或许有可能不仅仅是演戏罢了。

  所以,即便她依然没用的爱上他却也做足了离开的准备,从来没想过让他知道自己对他的情感。

  “不是——该死,我不是那个意思……”韩凯懊恼的抓乱了头发,紧张又急切的抓住舒亦帆的肩膀道:“你听我解释好吗?”

  舒亦帆看着韩凯那张布满恳求的脸庞,就像儿子每次哀求她时的神态,整颗心早就柔软得要快化成了一滩水,只是脸上却依然挂着逞强的平静。

  “我承认自己是个爱面子的骄傲男人,面对你径渭分明的态度是我害怕被拒绝,害怕丢脸所以先声夺人,在毓的面前用自己的身分当成盾牌,好像这样就不会被伤害。”韩凯自嘲的嗤了声,深深的瞅着舒亦帆道:“你听到的不是真心话,是谎言。”

  舒亦帆在他的眸子中看到了自己一直希冀的真实情感,胸口瞬间好像被什么填满溢出,化成了泪水不断由脸颊落下。

  “天。”看着她的泪水如断线珍珠般串串滑落,韩凯的心也紧紧的揪了起来,一把将她揽入了怀中,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别哭,你知道我最怕你哭。”

  他的温柔安抚反而让她的泪水更加无法控制的涌出眼眶,将他的胸口染湿了一大片。

  不知道过了多久,舒亦帆才将脸自他的怀中抬起,看着被自己弄淫的衣衫,尴尬的道:“我去拿毛巾。”她真是太失态了。

  “亦帆。”韩凯抓住了她的手,坚定的道:“这么多年了,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这次,就算你再厌恶我,我也绝对不会再松手了,你听清楚了吗?”

  好像被他深情的目光给催眠似的,舒亦帆感觉自己有千言万语想要告诉他却又不知从何开口,只能轻轻的低垂下头。

  她的沉默让韩凯的眸子黯了黯,不过,至少她没有拒绝不是吗?对他来说这是个好的开始。

  “你乖乖休息吧,一切有我,我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们母子俩。”韩凯举起手揉了揉舒亦帆的脑袋,声音温柔得让舒亦帆的心霎时又酸又甜,眼泪几乎又要落下。

  他收回了手,再次深深看了舒亦帆一眼,随即转身跨步。

  “韩凯!”舒亦帆再也忍不住开口喊住了他。

  那抹高大的身影顿了顿,带着点忐忑跟期待的回首,瞳眸在夜色下显得更加幽深。

  “其实我……我……”等等,她能跟他说什么?难道她可以告诉他,其实她也早就深深爱着他吗?他依然是集团少东,而她依然只是个nobody,即便现在她已有自己的手创事业,但那差距依然是天壤之别,她有什么资格跟筹码去跟王溱争夺?

  舒亦帆突然又迟疑了,变回当年那个自卑的穷女孩,硬是把心中浓烈的情感给压了回去。

  “路上小心。”她最终选择了平凡的叮嘱。

  一抹失落掠过韩凯的眸底,但很快又振作起精神,勾起了抹笑。

  虽然她没有给他正面的答案,但至少也没有直接拒绝他,算是好消息吧。

  “我知道,你快进去屋里吧,记得吃药。”他点点头,朝她摆了摆手。

  舒亦帆掩饰中的不舍与挣扎,沉默的将门给带上,脑中浮现了他方才告白时的羞窘跟认真,那是她这辈子都不敢奢望的美梦。

  老天,这是真的吗?他真的说了喜欢她、爱她?

  舒亦帆从未感觉到心跳得如此快速,也从没感受过这种幸福的甜蜜,一切来得太快速,让她有种飘飘然的不真实感,脑子一团混乱无法思考接下来该怎么面对韩凯。

  叮咚——叮咚——

  突然一阵急促的电铃声响起,让舒亦帆猛地吓了一跳,心脏漏跳了好几拍,脑中想的只有韩凯去而复返的可能,来不及多想,手已经反射性的快速打开了大门。

  门才半敞,一只略显削瘦的手臂已经伸了进来,紧紧的攒住了她的手腕。

  “李毓?!”舒亦帆感觉手一阵剧痛,整个人已经被他往屋里推,大门也跟着被带上。“放开我,你疯了吗?”她懊恼的挣扎着。

  “当我看到他吻你的时候,我的确是快疯了。”李毓神色阴鸷的盯着舒亦帆唇上的红肿,嫉妒如烈焰在胸口焚烧几乎让他失去理智。

  “李毓,别这样。”舒亦帆紧拧着眉头,不断的扭动着手试图抽离他的钳制。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