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芳妮 > 财妻带种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她还记得那时大家是怎样由仰慕的眼神转为不屑,怎样的嘲弄奚落她,甚至朝她泼洒鸡尾酒,但都是这宽厚的胸膛替她挡了下来。

  但也正因为如此,她更强烈的感受到他们之间无法横跨的贫富差距,就像有部男女主角处于上下颠倒的不同世界的影片一样,在上面的人无法生存于下界,而在下面的人也无法生活在上界,即便再相爱也克服不了重重的阻碍,理由很简单,只因他们原本就是不同世界的人,更别说她与韩凯之间从没有说过一个爱字了。

  当年的最后,她选择在他出国前把自己给了他,贪心的想用这样的方式让自己感觉彼此曾经真正的属于对方,而安信则是这个小贪心中最大的收获,让她真正的拥有了他的一部分。

  这样对她来说,已经是最奢侈的索求了。

  虽然对不起安信,但她不能要求更多。

  舒亦帆咬紧下唇,趁他不注意之际迅速夺走了他手中的素描本,狼狈的站直身子,拨了拨头发道:“你该回去了。”

  他明明感觉到方才两个人的心曾那么靠近过,可刹那间又变成现在的冷淡疏离。

  韩凯举起手放在额头半晌,平复心中浓浓的失落感,才缓缓起身道:“安信睡了,你等等记得吃完药后早点休息。”慢慢来,他相信自己总有一天可以夺得她的心。

  舒亦帆低垂下眼睑,不让他看到自己眸底复杂的情绪,轻轻颔首,“不管怎样,今天真的很谢谢你。”

  “可以跟你要个奖赏吗?”韩凯深深瞅着她,努力克制那股重新将她拉入怀中的欲望。

  “什么?”舒亦帆瞬间警戒。

  “放心,我只想要你画的那张素描。”韩凯指了指她抱在手中的素描本。

  舒亦帆抿抿唇,挣扎了半晌,还是把素描本打开撕下了韩凯的画像给他,“只是随便画画而已,不像不管。”

  “只要你画的,我就喜欢。”他如获至宝,将画接过来小心翼翼的拿在手中。

  “不要被别人看到,衍生不必要的误会就好。”她其实并不想让自己显得这么讨人厌的,可嘴巴却好像有自己的意识似的就是要酸他一下。

  “如果你指的是王溱,她从来就没有干涉我的资格。”韩凯拢了拢眉心,感觉这件事不说清楚不行。

  “算了,不关我事。”舒亦帆咬咬下唇,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咬掉,干么说这种小女生才会说的话?

  “亦帆,我从来没喜欢过王溱,以前如此,以后也不会改变。”韩凯不打算再让她把话题带过去。

  舒亦帆楞了楞,随即沉下脸道:“我不想知道你们有钱人的婚姻观是怎样,不过我不是那种喜欢玩游戏的女人。”

  韩凯的澄清听在舒亦帆的耳中,反而只是印证了李毓的那番话,他就只是想在婚姻之外,找她当宣泄情感的出口罢了。

  “你为什么老是这样说?我从来没有想玩你——”

  “对,我们之前是你情我愿的交易,不过现在不一样,我不想跟快结婚的男人牵扯不清,以后除了公事上的往来,我不希望你再介入我的生活。”她板着脸打断他,走了出去,越过店面将大门打开道:“你快走吧。”

  “舒亦帆!”韩凯再也无法忍受的低吼,将画像放在一旁桌上,大步上前将舒亦帆搂入怀中,好像要将她揉入自己身体内似的用力箍住她。

  “韩凯——”舒亦帆感觉空气被挤压出胸腔,难受得几乎无法喘息,揄起拳头朝他胡乱的捶打。

  像是要让她也感受到自己的痛苦似的,他延迟了几秒才松开手,然后低头覆住了她的唇瓣。

  舒亦帆瑟缩了一下,还没愈合的唇瓣伤口在他重重的吸吮下又重新裂开,让彼此尝到了淡淡的血腥味,那是种混和着疼痛和快感的复杂感觉,让她悸动,也让她心痛。

  他顿了顿,舌头轻轻的舐过她的伤处,抬起她的脸,用手指代替方才还停驻在她唇瓣的舌头轻抚着她红肿之处。

  “痛吗?”他嗄声问。

  舒亦帆撇开脸,不想让他发现自己的迷乱。

  “但是比不上我这里痛。”韩凯比了比自己的胸口,随即勾起了她的下巴,强迫她看向自己。

  “你——”

  “你闭嘴听我讲完!”他用手揭住了她的唇,深深瞅着她道:“听好了,不管我跟王溱双方家族怎么决定,抑或王溱自己怎么想,我从来就没有打算娶王溱,以前如此,以后更是如此,所以我不准你再把我推向她。”

  “我……”舒亦帆错愕的楞了楞,试图想要开口,可声音却掩没在他的大掌中。

  “舒亦帆,我……”韩凯抿抿唇,一向狂傲的俊帅脸庞浮上了抹尴尬,声音略显生涩僵硬的道:“我喜欢你,我爱你,你听到没有?”

  舒亦帆的眼睛随着他的每句话而逐渐瞪圆,眸子中盈满了浓浓的不可置信,逐渐蓄起了雾气。

  “你别只是傻傻的看着我,说点什么吧。”他这辈子可是第一次跟女人告白,该死的太不浪漫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