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芳妮 > 财妻带种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为了跟韩凯吃饭,他这小钱鬼竟然愿意一个月不拿额外的零用钱?舒亦帆真是好气又好笑。

  “妈咪,拜托啦。”见舒亦帆沉默不语,舒安信继续央求。

  “随便你,我不管了,我先说好我不煮喔,想吃什么自己想办法。”舒亦帆无法拒绝儿子殷切的期盼,撂下话之后先下车离开。

  “Ya,叔叔,妈咪答应了。”舒安信开心的道。

  “好小子。”韩凯转身揉了揉他的脑袋。

  “那当然,不过你可要赔偿我的损失喔。”舒安信又恢复精打细算的表情。

  “损失?”韩凯楞了楞。

  “当然啊,我可是牺牲了我一个月的零用钱耶。”舒安信一脸理所当然。

  “你这小子,知道了,你想我怎么赔偿你?”这小家伙真是青出于蓝,更胜于蓝。

  “叔叔,你喜欢我妈咪对吧?”舒安信不答反问。

  韩凯楞了楞,旋即谨慎的道:“我一直都爱着你妈咪,也很希望可以当你的把拔,你愿意吗?”

  “嗯……这个嘛……”舒安信佯装考虑中。

  “你现在不愿意也没关系,我会努力让你认可我的。”韩凯有点失望,他以为从刚刚的互动来判断,舒安信至少是不讨厌他的。

  “我当然愿意啊。”舒安信看到韩凯失落的神色,忍不住笑出声。

  “你这小子敢捉弄我?”害他紧张死了。

  “欸,叔叔,你要担心的应该是我妈咪愿不愿意吧?我妈咪可不是那么好追的喔,有另一个叔叔追了很多年还追不到我妈咪呢。”舒安信偷偷透露了他有情敌的讯息。

  “另一个叔叔?!”韩凯猛地一凛,神色严肃了起来。

  也对,他怎么会认为像舒亦帆这么美丽出色的女人,会只有他一个人看到她的美好?

  “严格说起来不只那个叔叔啦,只是其他人都变炮灰了,只有那个叔叔坚持到现在,他很照顾我们,妈咪对他也比较特别。”舒安信一派轻松的道,跟韩凯的紧绷情绪形成对比。

  听到最后一句话时,韩凯的脸都黑了。

  “不过你放心,我会帮你的。”不等韩凯反应,舒安信又接着道。

  韩凯感觉自己就像在坐云霄飞车一样,心情上上下下的。

  “条件呢?”他现在可不相信舒安信会无条件帮他了。

  “今天叔叔帮了我,我当然也要无条件帮叔叔。”舒安信一副义气十足的道。

  “算你有良心。”韩凯满意的点点头。

  “不过叔叔还是得赔偿我的损失,只要叔叔愿意每天给我五百块钱,我就可以安心帮叔叔追妈咪了。”舒安信咧开了唇,缓缓道。

  看着他露出狐狸似的笑容,像极了舒亦帆以前算计他时的可爱模样,让韩凯实在无法抗拒,更不可能生气了。

  “五百块算什么,等事成之后叔叔的全部都是你的。”韩凯豪气的道。

  “不用了,我可是有商业道德的,只拿该拿的。”舒安信一脸认真的拒绝。

  “你这小鬼。”韩凯好笑的揉乱他的头发,朝车外努努下巴道:“下车吧,不要让你妈咪等太久了。”

  “嗯。”舒安信笑着点头,在心中暗暗喊了声,加油,把拔。

  难道真是父子天性?这个晚餐在韩凯的陪伴下,舒安信不但多吃了好几碗饭,还拉着韩凯进房间给他看自己收藏的汽车模型,兴高采烈的聊着男生之间的话题,把她一个人了在客厅,舒亦帆这个做母亲的反而被排挤了似的有点不是滋味了。

  但另一方面,她又感到从未有过的温暖与满足,倾听着儿子跟韩凯不时飘出来的笑声,连她的唇角都忍不住微微的上扬。

  这才像一个家啊……

  她一直说服自己,即便只有妈妈还是可以给孩子一个健全的成长环境,但今天却彻底的击碎了她的自以为是,她再怎么努力始终还是无法取代父亲的角色。

  看了看时钟,已经十点半了,其实早过了儿子该睡觉的时间,但她却不忍心破坏他们难得的亲子相处时光。

  就放纵这一次吧……

  舒亦帆窝在沙发上,拿着素描本打算趁这段被“冷落”的时间创作新素材,手上的色铅笔在图画纸上画啊画的,耳边偶尔传来的笑声逐渐停歇,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时间,她猛地回神才发现自己竟然在素描本上画了韩凯的脸。

  该死,她疯了不成?看着那张扯起唇瓣露出坏坏笑容的英俊脸庞,舒亦帆羞窘的想要湮灭证据,素描本却被一旁突然伸过来的大掌给抽了过去。

  “韩凯?!”她愕然的看着不知道何时站在身边的韩凯,脸蛋瞬间烫红了起来,起身试图想抢回素描本,“快还我。”

  “这是你眼中的我?”韩凯将本子高高举起,任由舒亦帆怎么跳都构不到本子的边。

  “还我啦。”可恶,他没事长这么高干么?舒亦帆咬紧牙关猛地用力扑跳,却没站稳整个往韩凯的怀中倒去。

  她突如其来的动作跟跌进他怀中的重量,让韩凯没有防备的失去平衡,两个人瞬间迭躺在地上。

  韩凯紧紧的抱着舒亦帆,把自己当人肉垫子让舒亦帆压在他胸口上。

  他可以感受到身体上那份紧贴着自己的柔软,如棉花糖一般香甜又如羽毛般轻盈,让他拥着她的双臂不由得收紧了,就怕她消失在空气中。

  时间似乎在他们周遭静止了,整个世界只剩下他们彼此怦怦作响的心跳声,与粗浅不一的呼吸声,谁都没有欲望打破此刻流淌在空气中的静谧,即便舒亦帆明知该跳离他,却舍不得他总是能带给她安全感的怀抱,如大港庇护着小船,就像当年参加学妹生日宴,被王溱戳破了真实身分时一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