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芳妮 > 财妻带种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这一幕宛若偶像剧里男女主角的浪漫剧情,看得小武妈妈脸红心跳,同时心生妒恨,暗恼自己的老公为何没人家这么帅和体贴?

  “老师,现在我们可以回家了吗?”韩凯朝女导师微微一笑。

  女导师呼吸一窒,心中霎时小鹿乱撞,烫红了脸道:“当然可以。”

  “我们回家吧。”韩凯一把将舒安信抱起,一手则牵着舒亦帆朝着车子走去。

  “等等!你们这样就想走了吗?刚刚骂我的话不用道歉吗?奸夫淫妇,八成是小三生的小杂种,难怪以前都不见男人出现。”小武妈妈不甘愿的喊住了他们,话越讲越难听。

  舒亦帆顿住脚步,阻止了韩凯正要发作的猛烈怒气,故作无辜的回头道:“我很抱歉之前来接安信时遇到你老公,你老公对我纠缠不清的要电话,甚至即便我跟他说我是你儿子同学的妈妈,他还是不放弃的想偷偷约我,很抱歉我对你老公没兴趣所以打了他一拳,让你对我这么生气,真的很抱歉。”

  “你、你胡说,明明就是你勾引他——”小武妈妈说到一半才猛地顿住,这下不就让大家知道,原来她这么敌视舒安信是因为自己老公想偷吃不成,所以才反咬人家一口?!

  “你觉得我放着大餐不吃,会想吃厨余吗?”舒亦帆皮笑肉不笑的道,随即不再理会小武妈妈,转过身子继续想走。

  “他老公真的纠缠过你?”这下韩凯可不想走了,他纹风不动的问。

  “以前的事了。”舒亦帆不想多说,若不是小武妈妈欺人太甚,其实她是不想这么刻薄的让她在孩子面前难堪的。

  韩凯脸上宛若乌云密布,怒火一触即发,放下了舒安信,阴沉着神色走向小武妈妈。

  “你、你想干么?明明是你女人勾引别人丈夫给你戴绿帽子,你要算帐找她去。”小武妈妈被他脸上的神情吓到了,忍不住退了几步,但嘴巴依然不干净的骂着。

  “放心,我不打女人的。”韩凯突然漾起抹慵懒的笑纹,可却比方才冷冽的脸色更让小武妈妈畏惧。

  “你不是说你老公是永缘集团的业务部经理?”韩凯挑起眉问。

  “对啊,怎样,怕了吗?永缘集团可不是随便的人都可以进去的,更何况是当业务部经理,哼。”讲到老公的职业,小武妈妈总算又能抬头挺胸,恢复气焰。

  自己老公外表比不上人家,好歹职业可以压死他。

  韩凯扯出抹冷笑,拿起手机拨打电话,然后对着电话道:“陈威洋,如果你管不好自己的老婆跟下半身,明天就不用再来上班了。”随即收线。

  “你、你怎么知道我老公的名字跟电话?”小武妈妈错愕的看着韩凯。

  韩凯睨了她一眼,没有回应,转身走回舒亦帆身边,重新抱起舒安信跟牵着舒亦帆走到车边。

  “喂,你还没回答我——”小武妈妈还想追上前时,手机铃声突然急促的响了起来。

  她懊悔的看了眼已经上车的韩凯三人,没好气的接起电话道:“我在忙。”

  但过了几秒,她的脸色迅速从不耐忽地转为震惊,然后哭丧着脸,颤抖着声音问:“你说什么?他……他是永缘集团的少东……”

  “妈咪妈咪,他们走了,要不要去追?他们还没道歉啊。”小武还搞不清楚状况,扯扯母亲的衣摆问。

  “追什么追?你爸都要没工作了啦。”小武妈妈看着绝尘而去的车尾,拍了儿子的脑袋一下,在大家嘲笑的看戏目光中扯着他转身就走,怎么会这么衰,偏偏惹到老公的上司?这下自己的婚姻也摇摇欲坠了,呜……

  白色BMW 5车内

  原本挂着幸福甜蜜笑容的舒亦凡瞬间沉下了脸,淡淡的朝一旁驾驶座上的韩凯道,“今天谢谢你替安信解围,造成你的困扰真不好意思,麻烦你把车停在前面,我跟他自己回家就可以了。”

  “我刚刚说的都是真心的,一点都不觉得困扰。”韩凯斜睨了舒亦凡一眼,被她冷漠的态度狠狠刺伤了心。

  “你……总之以后我不希望你再这么做。”他是故意听不出她话中的拒绝吗?

  “妈咪,是我叫叔叔来的。”坐在后座的安信忍不住出声替韩凯抱不平。

  “你给我闭嘴,我还没找你算账,你回去给我罚站,好好想想今天自己这种说谎的行为是对是错!”舒亦帆厉声斥责。

  若不是她今天突然一时兴起想来接儿子,就不会发现儿子竟然会骗同学韩凯是他爸爸了——虽然这的确是真的,但对不知实情的儿子来说,这样告诉别人就是说谎。

  “我没有,是他们看到早上叔叔让人开车送我上学就追着我问,我原本不想理他们的,但他们越说越过分,说我没把拔,说把拔不是在坐牢就是别人的老公,才会不能陪在我们身边,我气不过才说放学会有人来接我,我没有说是把拔,是他们自己乱猜的……”舒安信越说越委屈,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其实内心还有另一道声音,却还不到说出口的时候。

  舒安信的每一句话都让舒亦帆的心狠狠撕裂着,侧身看着他强忍泪水的倔强表情,她其实也很想跟着骂那群小屁孩,可她只能忍住情绪,故作平静的道:“不管人家怎样说,你都不该让人误解,好好跟他们解释清楚就好。”

  “好了,根本不是安信的错,要是换作是我,那群小屁孩早被我狠狠教访一顿了。”韩凯生气的道:“还有啊,要不是我不打女人,那个肥婆早被我过肩摔了。”

  “我在教小孩子,你不要插手。”她绝对不怀疑韩凯会这么做,不过自己的儿子可不能学着当小霸王——虽然她也很想这么做。

  “我也是在教小孩子,人善被人欺,该动手的时候就要动手,一次就让他们怕,看他们以后还敢不敢欺负你。”韩凯完全是站在舒安信这一方。

  “韩凯!”舒亦帆懊恼的喊了声,“你别乱教孩子。”

  “再说了,善意的欺骗有时是很无奈的,你当年不也是这样,现在怎么能陆安信?”韩凯就是不想舒安信受委屈。

  “你给我住口。”这家伙竟然拿自己以前的事情当例子,该死,这样教她怎么管教小孩。

  “叔叔,妈咪以前是怎样?”果然,舒安信暂时忘了自己的委屈,好奇的问了起来。

  “你妈咪……”

  “韩凯,你敢说,我就跟你没完!”舒亦帆尴尬的涨红了脸警告。

  韩凯骤地抿紧唇片,朝舒安信眨了眨眼,似乎在说以后再偷偷告诉他,舒安信也眨了眨眼回应表示了解。

  看着他们父子两人的互动,舒亦帆既气恼又感伤,孩子始终是孩子,即便他表现得再坚强,身边还是需要一个父亲带领他成长——尤其又是个小男生,那部分是一个母亲永远做不到的。

  “总之以后有我在,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韩凯向舒安信保证,在他心中早已把舒安信纳入自己的保护范围,当成了自己的孩子。

  “嗯,打勾勾。”舒安信漂亮的小脸蛋骤地发亮,将手伸上前。

  韩凯空出一只手跟安信勾了勾小指头,烙下了承诺的印记,两个人开心的聊起天来。

  一时之间,舒亦凡竟舍不得打扰他们父子之间的交流,目光柔和的瞅着眼前这两个最爱的男人。

  罢了,就让他们暂时享受一下父子之间的交流,这是她欠他们的。

  车子在不知不觉到了目的地,舒安信还有点依依不舍的不想下车,他跟韩凯聊学校的生活聊得正起劲。

  “妈咪,可以让叔叔跟我们一起吃饭吗?”他看着母亲,黑亮的眼珠子中盈满了殷切的恳求。

  舒亦帆眉头轻蹙,“叔叔很忙——”

  “一点都不忙,我肚子正饿着呢。”韩凯立刻打断她。

  “妈咪……拜托……”舒安信两手合十在胸前恳求着,“我一个月都不拿零用钱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