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芳妮 > 财妻带种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安信,校车要开了,你怎么还不去搭车?”年轻的女导师发现站在门口的舒安信,赶紧上前询问。

  “老师,安信说今天他把拔会来接他。”几个围在舒安信身边的男同学异口同声的回答老师。

  “把拔?”女导师讶异的微微瞪圆了眼,随即带着点严肃的道:“安信,不可以说谎喔。”

  舒安信板着小脸,没有吭声。

  “对啊,安信明明就没有把拔,还骗大家说今天会有人来接他。”其中一个小男孩嘲笑的道。

  “小武,每个人都是有把拔马麻,只是不一定会陪在身边,我们不能嘲笑别人没把拔。”女导师换纠正小男孩道。

  “可是他把拔从来没有出现过啊,他就是没有把拔的孩子,妈咪说不能跟没把拔的孩子玩会被带坏。”小男孩说得理直气壮。

  “对啊对啊,安信是没把拔的孩子。”

  “安信的把拔一定在坐牢,所以才不能陪安信。”

  另一个小男生也跟着起哄,把从大人那边的闲言闲语都说了出来。

  他们早就看不惯班上女同学都喜欢舒安信了,逮到机会不趁机欺负他才怪。

  “你们……同学要相亲相爱,不准这样说安信,否则老师要生气了。”女导师板起脸,加重语气道。

  小男生们扁了扁嘴,委屈的想说些什么时,小武的母亲大步的走了过来,朝女导师不满的道:“老师,我的孩子又没做错事,你怎么可以这样指责他们?要是吓坏他们怎么办?”

  女导师无奈的看着眼前这位吨位不小的女人,耐着性子解释,“小武妈妈,小孩子不懂事,我们身为长辈就要教育他们,不能私心偏袒,否则以后只会让他们越走越偏。”

  “现在是怎样?你是说我不会教孩子吗?舒安信本来就没爸爸,我们哪一句话说错了?”小武妈妈双手叉腰,声音大到引起围观。

  原本跟在小武身边的几个男孩则被自己的妈妈给拉到了一旁,不想参与这场纠纷。

  “对啊对啊,妈咪,他明明每天都坐校车上下学,还诓大家说今天他把拔会来接他回家,他是大骗子。”小武得到母亲的支持也跟着又嚣张了起来。

  “这么小就不学好的说谎,这种小孩本来就不该跟他玩在一起。”小武妈妈不屑的看了眼舒安信,将小武揽在怀中,得意的道:“我们小武的把拔可是永缘集团的业务部经理,这种把拔在坐牢的孩子,怎么能跟他相提并论。”

  “小武妈妈,你——”女导师面对这种恐龙家长,真的是又气又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怜悯的看着一直低垂着头的舒安信,想着等等该怎么安抚他受伤的心。

  “永缘集团的业务部经理?”突然,一道低沉的嗓音传了过来,将大家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只见一台白色BMWM5停靠在人行道旁,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不知何时已站在车旁,鼻梁上架着一副Ray-Ban经典飞官太阳眼镜,将五官烘托得更立体俊挺,而如豹般充满力与美的身上则穿着一件浅灰色直条纹衬衫与黑色的休闲长裤,配上一双深咖啡色的牛津鞋,宛若时尚杂志中走出来的模特儿一般,帅气十足,让人不由得将目光停驻在他身上,无法移开。

  “安信,不好意思,我迟到了,我来接你回家了。”无视看傻眼,口水几乎要流出来的小武妈妈,韩凯拔下眼镜朝舒安信张开了手臂。

  舒安信原本黯然气愤的小脸蛋在见到韩凯的同时骤地发亮,迈开步伐朝韩凯奔过去,扑进了他的怀中。

  “你、你是谁?”小武妈妈这才如梦初醒,赶紧闺上张大的嘴巴,朝韩凯问。

  “你又是谁?”韩凯冷眼扫了小武妈妈一眼,不屑的反问。

  “我是安信同学的妈妈,你跟这孩子是什么关系?该不会是想要诱拐小孩的骗子吧?”小武妈妈被韩凯无视的眼神刺激到,涨红着脸质问。

  舒安信再也无法忍受,转向小武妈妈道:“才不是,他是——”

  “我是安信的爸爸。”韩凯按住了舒安信小小的肩膀,打断了他的话,慵懒的道。

  舒安信惊愕的仰头看着韩凯,眼眶瞬间红了起来,羞窘的将脸又埋入了韩凯的怀中。

  “你说谎!安信明明没有把拔。”小武有了妈妈当靠山,没礼貌的指着韩凯大声反驳。

  “谁告诉你他没爸爸的?”韩凯微微眯起眸子反问。

  “妈咪说的,安信是没把拔的坏小孩,而且我们也从来没看过他把拔啊。”小武在韩凯犀利目光的瞪视之下,畏缩的躲到母亲身后。

  “我因为工作的关系所以长期不在国内,不过以后这种情形不会再发生了,我会天天接送安信上下课。”韩凯揉揉舒安信的脑袋瓜子,抬起他的脸朝他眨了眨眼。

  “嗯。”舒安信配合的用力点头,第一次有了拥有父亲的满足与骄傲。

  “不可能,老师,你可不能让这男人随便就带走小孩,不然等等被拐卖了,你要怎么负责?”小武妈妈根本不相信舒安信会突然冒出一个这么帅气的爸爸,比她家里那老鬼不知道要强上几百倍。

  女导师跟小武妈妈抱着截然不同的想法,只觉得眼前这男人跟舒安信那个漂亮的妈妈宛如天生一对,若要说安信的爸爸是谁,也只有他称得上吧。

  “这位先生,对不起,因为学校没有留过您的资料,所以我还是得打电话问过安信妈妈,确认您的身分无误之后才能让你带走安信。”女导师带着歉意的道。

  “没关系,你打给她吧。”韩凯一脸无所谓,但也有点担心舒亦帆会否认。

  “老师,我自己打给妈咪吧。”舒安信抢着道。

  “不行,小孩子哪懂这些,老师,你快点打。”小武妈妈咄咄逼人的道。

  女导师受不了的睨了小武妈妈一眼,淡淡的道:“这好像跟您无关,您可以先带小武回家了。”

  “怎么会无关,如果不是他在说谎,那不就代表我跟儿子乱讲话了?我就是要证明他根本不是安信的把拔,要他跟我们道歉。”小武妈妈抬起下巴,傲慢的道。

  女导师真的想翻白眼了,刚刚明明只有她跟自己儿子对人家无礼加无理,还想要人家跟他们道歉?

  “快打啊,你不打我打,我要看看他妈妈是怎么教育小孩子的,这么没家教。”小武妈妈狠狠的瞪了舒安信一眼。

  “你这八婆,知不知道自己像只肥鸭一样呱呱叫,吵死了。”韩凯再也无法忍耐,沉下脸道。

  原本他想在舒安信面前保持一下形象,但看起来是要破功了。

  “你、你说什么?肥、肥鸭?你说谁是肥鸭?”小武妈妈被他突如其来的反击气得快要脑充血了,耳边还传来几个看热闹的家长的窃笑声。

  “谁承认就是谁喽。”韩凯嗤笑了声。

  “噗哧——”舒安信看着小武妈妈脸红脖子粗的模样还真像只肥鸭,忍不住笑了出声。

  “你这没家教的孩子,笑什么?”小武妈妈不敢朝高壮的韩凯发怒,转向舒安信怒斥出气。

  “我的孩子再怎么样都比你这个肥婆有家教。”忽地,一道清脆柔美的声音自他们身后响起。

  “妈?!”舒安信惊呼了声,开心的迎向舒亦帆。

  “安信妈妈,我正要打电话给您,安信说他把拔来接他回家,这……”女导师看到舒亦帆,赶紧询问。

  “亲爱的,你怎么跑来了?我不是说以后这种累人的事情让我做就好了?”韩凯一把牵住了舒亦帆的手,将她拉向自己怀中,亲昵的道。

  舒亦帆不着痕迹的瞪了他一眼,随即也朝韩凯漾起抹甜蜜的笑,柔声道:“我这不是太想你们了吗?”

  “傻瓜,从现在开始我每天都会陪在你们身边,那儿都不去。”韩凯拨开了她额前的发丝,深情的凝视着她,温柔的低语。

  舒亦帆的心猛地一悸,双颊飘起了红晕,佯装害羞的低垂下头,其实心头又酸又甜分不清是什么滋味,只知道握住自己的手是如此温暖,让她舍不得松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