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芳妮 > 财妻带种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五


  “够了,你认为这样很好玩吗?我没时间陪你玩回到过去的游戏,你走!回去王溱身边,她才是你应该照顾的女人。”她想到自己竟然之前还傻傻的让他吻了,心中就一阵恼火,将他伸过来的手用力的挥开。

  韩凯没预期她的动作,手中的早餐因为她的拍打而翻倒在他身上跟地上,杯盘的碎片加上牛奶跟三明治的残骸,洒得地上一片狼藉。

  空气似乎在瞬间冻结住,舒亦帆没预料到自己的挥手会造成这样的后果,看着韩凯米白格纹的衬衫被牛奶泼湿了一片,心中霎时盈满了愧疚,但却又说不出抱歉两个字,只有跨下床低着头捡拾地上的碎片。

  “谁告诉你我在玩游戏的?”韩凯无视自己的狼狈,抓起她的手,肃色问。

  “放手。”她努力让声音平淡无波,“你快走吧,等等手机又响了,我觉得很吵。”

  就像是要证实她的话似的,手机还真的又开始急促的响了起来。

  舒亦帆用力的甩开了他的手,瞪向他道:“不要让我觉得自己像个偷情的小三。”

  “该死!”韩凯懊恼的低咒了声,拿出手机接起来道:“我警告你,别再打来了!”随即迅速收线。

  “你们都要结婚了,不该这样惹她不高兴,如果让她知道我们又连络上了,我想她应该会气得抓狂。”她嘲讽的扯扯唇,她几乎可以想象对方跳脚的模样。

  “打给我的的确是她,可是你从哪听来我们要结婚的?”他皱起眉头反问。

  “不是吗?你们要结婚并不是新闻,九年前大家都知道。”她移开视线道。

  “是因为这样吗?所以你当年才不回答我就消失?”他抬起她的下巴,目光墨黑深沉。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也不想再讨论这些没意义的问题,算我拜托你,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我真的觉得很厌烦。”她装出一副备受困扰的神情,不想让他知道自己因为嫉妒而心碎。

  “厌烦?”他咬咬牙,掐住她下巴的手劲不自觉的加重,“你真这么讨厌我,讨厌到非把我跟她扯在一起才开心?就跟当年一样?”

  “你弄痛我了,放手!”舒亦帆举起手来想挥打他,却被攒住了手腕往他的方向拉,随即唇瓣就被一堵灼热给覆盖住。

  仿佛在发泄自己的怒气与情感似的,他的吻又重又深几乎让舒亦帆无法喘气,一颗心紧紧的拧成了团,鼻子瞬间酸了起来,泪水开始滚落。

  “亦帆……”韩凯的唇瓣尝到了滚烫的咸腥滋味,心中狠狠的抽痛,移开了唇瓣才发现她的唇被自己吻破了皮,又红又肿。

  “对不起。”他试着想要去触碰她的唇,却又害怕弄痛她。

  “走,求你。”她用双手抵住了他的胸膛,低垂着脸不让他看到自己哭泣的脆弱模样。

  韩凯伸到半空中的手紧紧的握住拳,然后又颓然垂下,站起身静静的走开。

  一等韩凯的脚步声远离,舒亦凡才放任自己的泪水恣意落下,边哭泣边捡拾着地上的碎片。

  可恶的韩凯,不只弄碎了她的杯盘,还弄碎了她的心,她真不该跟他八二分账,应该九一分账才对,可恶。

  “你去哪了?整个晚上都没回家还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韩凯一踏进韩宅,一道威严十足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爸,找我有事?”韩凯面带倦容在父亲面前坐下。

  “你不是知道吗?”韩父有着跟韩凯一样俊俏的容貌,只是岁月跟历练让他显得更加严肃,“你害小溱伤心过度昏倒,连去都不去看人家一眼,这样是一个未婚夫该有的行为吗?”

  “我说了,我不会娶她。”韩凯直截了当的表明自己的意思。

  “这件事由不得你作主。”韩父板着脸道。

  “爸,我自己的婚姻除了我之外,没人可以替我安排。”韩凯的态度也一样强硬。

  “你以为自己翅膀长硬了吗?身为永缘集团继承人,你的一切都必须以集团跟家族利益为优先,没有什么是你可以自己决定的!”韩父疾言厉色道。

  “爸,如果为了家族跟集团必须娶一个我厌恶的女人,那我甘愿放弃一切。”韩凯毫不妥协。

  “臭小子,你以为你能过这么优渥的生活,这般狂傲自大,凭的是什么?没有家族跟集团,你什么都不是。”韩父被韩凯的一席话气得浑身发抖。

  “好了好了,你们父子俩有话好好讲,干么搞得像仇人见面一样?”韩母赶紧跳出来打圆场,试图缓和气氛,“凯,还不快跟爸爸道歉。”

  “不用了,我承受不起。”韩父铁青着脸道。

  韩凯脸色也好看不到哪去,绷着僵硬的表情一声不吭。

  “你跟自己的儿子置什么气?儿子大了本来就会有自己的想法,好好劝他就是了。”韩母无奈的朝丈夫使了个眼色,这个儿子从小就吃软不吃硬,跟他硬碰硬只会两败俱伤。

  “劝他?我们以前可不敢这样对长辈说话,我们的婚姻不也是父母的一句话决定的,难道现在有不幸福吗?”韩父怒气未消的道。

  “爸,那是因为妈是个好女人,贤慧大度,但王溱一向娇生惯养、骄纵任性,你真的觉得她够资格当我们韩家的媳妇吗?”

  韩父迟疑了片刻,还是硬着头皮道:“千金大小姐难免会有点脾气,不过人总是会改变的,听你妈说她最近不就为了你改了很多?”

  “是啊,凯,小溱是真的很有心,你该给她个机会,女人结婚生子后自然就会长大懂事的。”韩母跟着游说。

  “她会不会长大懂事跟我无关,妈,我心中早已经有了喜欢的女人,非她莫娶。”韩凯神色认真的道。

  “胡说什么?还不快住口。”韩母瞥了韩凯一眼,示意他不要提起。

  “等等,你让他说,你喜欢的女人是谁?”韩父皱起眉头,等着儿子开口。

  “是舒亦帆。”韩凯毫不犹豫的回答。

  “舒亦帆?好耳熟的名字……”韩父沉吟了半晌,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暴怒道:“这女的不就是以前你们学校假装富家千金的那个骗子吗?好啊你,什么人不喜欢偏偏喜欢一个爱慕虚荣的骗子!”

  “她不是骗子,她所有的一切我早就知道,她是我见过最努力过生活的女人。”韩凯拧起眉头反驳。

  “你只是被爱情冲昏头才会把一切想得这么简单美好,婚姻跟恋爱不同,你若真想谈恋爱,婚后要交几个随便你,只要不要被你老婆发现就好。”韩父退而求其次的道。

  “爸,难道你会这样对妈吗?”韩凯反问。

  韩父一脸尴尬,沉下脸道:“你能拿你妈跟那个骗子比吗?”

  “她对我的重要性就跟妈对你一样,爸,请你不要再污辱她。”韩凯同样寒着脸。

  “你——”韩父气得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指着韩凯正要骂时,突然收回手将手按在胸口喘着气。

  “老公?!”韩母大惊失色,连忙上前搀扶着丈夫。

  “爸,您没事吧?”韩凯也赶紧起身帮忙母亲,将父亲扶坐在沙发上。

  韩父摇头,一张脸因为痛楚而扭曲着,想要说什么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送您去医院。”韩凯神色凝重,想要将父亲背起。

  “等——我……没事……”韩父挤出话来,大口喘着气。

  “来,把药吃了。”韩母早已冲回房间拿药,端了杯水回丈夫身边,担心的催促。

  韩父拿起药放进嘴中,又喝了口水将药吞入喉咙,闭起眼静待药效发作。

  “妈,爸在吃什么药?为什么我不知道?”韩凯看着母亲忧心忡忡的模样,感觉不吐不快似乎不单纯。

  “没什么,你只要不要惹我生气,我就不会有事。”韩父阻止韩母开口,粗声道。

  “凯,你先回去吧,这件事以后再说。”韩母朝儿子示意的看了眼。

  “没什么好说的,你给我回去冷静冷静,想清楚身为永缘集团继承人该尽的责任跟义务!”韩父摆摆手赶人。

  “快走吧。”韩母怕儿子的拗脾气又发作,赶紧将他往外推。

  韩凯看了父亲一眼,第一次发现他脸上的皱纹在不知不觉中竟已深深的刻出了痕迹,原本强壮的大树此刻显得苍老瘦小,他心头不由得发酸,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你不是不知道儿子脾气,何必现在跟他硬碰硬?”韩母一等儿子离开,边轻拍着丈夫的胸口边说着。

  “不一次让他死心,以后更麻烦。”韩父闭着眼睛,满脸疲惫。

  “可是我看儿子是认真的……”韩母满脸忧心,心疼儿子,但也知道丈夫为难之处,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他生在韩家,不可能永远只享受而不付出,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永缘集团毁在我手上。”韩父无奈的长叹口气。

  “真的有这么严重吗?”韩母一凛,神情跟着沉重了起来。

  “他手上握有永缘违法政治献金的证据,一旦爆开,对永缘是致命的一击。”

  虽然韩王两家表面是多代世交,但早在上一代私底下就开始暗潮汹涌了。

  “可是那是上一代的事情了,就算要算帐也算不到你跟凯的头上,况且王家也有永缘的股票,他们难道会愿意看到自己的利益受损?”这可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事啊。

  “你懂什么?事情如果能切割得这么清楚就好,他们等的就是永缘出事才好趁机夺取经营权。”韩父睇了韩母一眼,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总之你好好管管儿子,跟王溱的婚事不许出错。”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