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芳妮 > 财妻带种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等到确认儿子离开,舒亦帆才放任自己流露出不适的表情,闭上了眼睛将手背放在额头上,感受到一片热度,整个脑袋昏沉沉的胀痛着。

  这场病真是来得莫名其妙,她也不过是昨晚跟李毓谈过后,吹了一晚的风没睡,今天就开始浑身不对劲,到了晚上全身酸痛无力的发起高烧来了。

  她什么时候变得这样脆弱了?只不过是听到韩凯跟王溱要结婚的消息,就整个人沮丧到无法抵抗病菌了?

  该死!都是那个可恶的男人,为什么在她好不容易获得平静的生活后又擅自闯入她的世界,扰乱她的情绪?就跟当年一样我行我素!

  “他只想趁结婚前找你重温旧梦,享受单身的快感而已。”李敏的声音又在她脑海中响起,让她脑袋的胀痛一路延伸到了心头。

  她到底在期待什么?难道真的认为他是因为爱她,所以这么多年来才对她念念不忘,想要找她重续旧缘?

  明明早在九年前就知道了不是吗?

  舒亦帆翻个身将自己侧埋进棉被中,鼻子酸酸的,但她绝对不承认是因为想哭。

  一定是因为感冒的关系!

  这么多年了,她一个人还不是活得好好的,多找个人来干扰自己生活不是自找麻烦吗?

  韩凯如此,李毓也如此。

  想起李毓异常的言行与表白,舒亦帆的头更痛了。

  她从来就没想过李毓对她,甚至对韩凯抱有那样的心思,他的行为摧毁了这么多年来平和的假象。

  原来之前他并不是真的在开玩笑呀……

  对于李毓,除了友谊跟感激,她未曾有过其他感觉,直到昨晚那一席谈话,她多了不安跟为难。

  不管她怎么告诉他,她跟他绝对不可能,但是他好像都听不进去似的坚持要给她时间考虑,而他给她的感觉是他并不接受否定的答案。

  她很不想失去这个朋友,但情况好像就是往坏的方向发展。

  该死,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一团乱?全都是因为韩凯啦。

  “臭家伙,离我远一点!”舒亦帆的声音虚软无力的闷在棉被中,听起来只觉得像是模糊不清的呓语。

  “很不舒服吗?我马上带你去医院。”一道熟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在她还来不及反应之前,整个人已经被凌空抱起。

  “韩凯?”不知道为何,突然看到他让她有股想要哭的冲动。

  “你这笨蛋,烧成这样为什么硬撑着不去看医生?”韩凯可以感觉怀中那副柔软的身躯温度烫得惊人,心疼的斥骂。

  “不是啊,韩凯怎么会在这里?我是烧坏脑袋了吗?”舒亦帆困惑的眨了眨迷蒙的眼眸,举起手摸了摸他的脸颊想确认他是真是假。

  “傻瓜,别怕,有我在。”韩凯温柔的声音穿透了浑沌的思绪,让她猛地回神。

  “谁让你随便进来我家的?快放我下来。”舒亦帆佯装冷冽的道。

  “妈咪,是我找叔叔来的,别怪叔叔。”舒安信赶紧跳出来解释。

  “你找他来干么?”她责怪的看着儿子。

  “我、我自己没办法带妈咪去医院,我怕妈咪难受……”舒安信紧抿着唇,一向早熟的脸蛋流露出这年纪该有的脆弱无措。

  “你有个聪明的好儿子。”当他接到他的电话时其实是很讶异的,没想到他会照着他留下送货的连络电话打给他。

  舒亦帆看着儿子难掩的忧虑,心狠狠的抽痛,她太疏忽了,不该没有顾虑到单亲儿子的心情。

  “叔叔,我妈咪就麻烦你了。”舒安信真心觉得现在抱着母亲的韩凯好帅。

  韩凯朝他眨眨眼,抱着舒亦帆往外走。

  “等等,我真的没事,不能把安信自己留在家里。”舒亦帆被抱出了门,这才回神抗议。

  “妈咪,我会乖乖待在家里,你们快去吧。”舒安信朝被抱着的舒亦帆挥挥手,旋即快速的把门关上。

  “韩凯,你站住。”她原本想要厉声斥喝的,但却发现自己的声音根本绵软无力。

  韩凯低头看着她异常红晕的白晰脸庞,皱皱眉,依然快步走向自己的车旁,将她放在副驾驶座上,然后赶紧绕到驾驶座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怎么可以把小孩子自己放在家里,我不去。”舒亦帆虚弱的想反抗替他系好安全带的韩凯。

  “放心,我有叫人看着。”他扣好安全带,将车驶离。

  舒亦帆顿了顿,没理由再反对,况且她也是真的很不舒服,索性闭上眼由着他处理。

  一到医院,医生早已在专门给VIP病人看诊的诊间等着她,没一刻耽搁的做了妥善的诊治。

  虽然舒亦帆曾在自己妹妹生病时,见识过韩凯可享有的特殊待遇,但现在却更能体会到永缘集团的特权,即便是对生命本该一视同仁的医院中,在贫富间依然存在如此大的差距,更别说其他地方了。

  好不容易折腾了一晚,等舒亦帆打完针回到家之后,额头的温度已经退了不少,但整个人却更觉疲累,连眼睛都要睁不开了。

  隐隐约约只记得自己被韩凯抱回床上,他好像在她耳边说了些什么,她就昏沉沉的睡着了。

  等她再恢复意识时,阳光已经透过窗帘的缝隙映照上了床头,让刚张开眼睛的她一时之间有点恍惚,分不清今夕何夕。

  舒亦帆正瞪着米黄色的天花板,试图让还浑沌的脑袋恢复清醒时,耳边已经响起一道熟悉的磁沉嗓音,正如昨晚一般让她的心猛地悸动着。

  “你醒了?”韩凯低下头捧住了她的脸颊,在她反应过来之前额头已经抵上她的,测量着温度,“很好,退烧了。”随即才满意的站直身子。

  “怎么是你?”她板起脸,好掩饰自己狂乱的心跳。

  韩凯睨了她一眼,没有回答她,只是转身走了出去。就在舒亦帆正感到有点失落于他的爽快离开时,韩凯又走回了房内,手上还端着一个托盘。

  “吃点东西再吃药。”他将托盘放在床头柜,拿起牛奶跟三明治递向半坐起身的舒亦帆。

  “我已经好了,你还是快点回去吧。”虽然对于韩凯的行为不是没有感动,但一想到李毓的话,她就无法平静。

  “我看你吃完药再走。”韩凯一屁股在床沿坐下,摆明没有离开的意思。

  “不用了,我还得准备带儿子上课,没时间招呼你。”舒亦帆掀开棉被就想下床。

  “我已经让人带安信去学校了,放心,早餐也吃过了。”韩凯挡在舒亦帆下床的位置,坚持要她接过手中的牛奶跟三明治。

  舒亦帆楞了楞,看着韩凯,这才发现他的脸上带着熬夜的疲惫,连下巴都冒出了点点的青髭,看来他整个晚上都守在这里?

  她的心倏地软了下来,正要开口道谢时,韩凯的手机偏偏又不识相的响了起来。

  舒亦帆原本柔和下来的脸部线条骤地又绷紧,嘲讽的瞅着韩凯,淡淡的道:“有人在催你回家了。”

  韩凯发现她的神色变化,暗咒了声,拿出手机看了下来电显示,脸色瞬间更难看了,连接都没有接的欲望直接按下了拒听键。

  “快吃吧。”他佯装没事发生似的,温柔的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