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芳妮 > 财妻带种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别说了!”舒亦帆低吼了声,再也无法掩饰自己情绪的道:“我先回去了,我们改天再聊吧。”不等李毓反应,她倏地站起身往外走。

  “亦帆!”李毓懊恼的喊了声,匆忙掏出钞票扔在桌上,随即跟着追了出去。

  “等等我。”他大步跨上前攒住了她的手腕。

  “抱歉,我今天没心情听你的故事了,改天好吗?”她自身难保,心绪一片紊乱根本无法思考。

  “你就这么在意他?你忘记当年是他利用你的把柄威胁你,用卑劣的手段逼你就范的吗?”看到一向冷静的舒亦帆竟然会因为听到韩凯的婚讯而心烦意乱,李毓忍不住发怒的问。

  “他没有!”舒亦帆生气的甩开他的手,怒视着他道:“是我自己答应跟他交易的,况且后来也是我自己一厢情愿爱上他的,跟他无关。”感情这东西没有对错,输了心的人注定伤心。

  “到现在你还这样维护他,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他要娶的是王溱,不是你!就算他对王溱没有感情,他也很清楚谁才是他要娶的女人,而你只是个玩伴,难道你忘记当年你亲耳听到的事实?”李毓用力的抓住她露在短袖之外的双臂。

  当年,他明知道韩凯爱面子跟嘴硬的个性,故意让韩凯在没发现舒亦帆正坐在廊下时追问他对舒亦帆的感觉,揶揄他的口是心非,果然如他所料,韩凯困窘的否认了对她的情感,说这一切只是场交易,就算事后他向自己承认了其实他是深爱着舒亦帆的,也来不及更正舒亦帆听到的“谎言”了。

  他没有错,错的是韩凯,是韩凯的个性造成了今天的一切。

  “我知道,我一直知道,用不着你提醒我。”雾气朦胧了舒亦帆的双眼,她想要挣脱李毓却无法动弹,深吸口气,冷静道:“放开我。”

  “不,你不知道,你根本不知道谁才是真正对你好的人!”李毓痛苦的看着她,那神情让舒亦帆的眼皮跳了跳。

  “李毓,你怎么了?”她感觉他的热度自抓着她双臂的手掌传了过来,带着危险的气息。

  “我怎么了?”李毓苦笑道:“我也很想知道我怎么了,亦帆,你能告诉我吗?”

  “你跟韩凯吵架了?”今天他的言论再再都让人听出对韩凯的不满。

  李毓的瞳眸如打翻了墨汁一样,幽黑一片,让人看不清他的情绪,“他是永缘集团少东,我只是个私生子,我有什么资格跟他吵架?我只是个衬托他的绿叶罢了。”

  “李毓……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这是她第一次听到李毓用这样的口吻评论他跟韩凯之间的友情。

  “你觉得我很不应该?”李毓缓缓松开了抓着舒亦帆的双手,她的目光让他感觉到自己的卑劣。

  “我只知道韩凯把你当成最好的兄弟,他从来没有这样想过你。”得到了自由,舒亦帆不由自主的退后了几步。

  李毓仰头望向星空,好半晌才道:“或许正因为如此我才更嫉妒他,因为在他的世界中永远不需要体会卑微的感受,总以为只要他不介意,差距就不存在似的。”他收回视线望向舒亦帆,“不要告诉我你没这种感觉。”

  “如果他知道你心里这样想,应该会很难过。”她回避他的视线,只因那眸中的黑暗让她心惊。

  “我不在乎他怎么想,我只在乎你怎么想。”他又重新将手搭在她的肩上,认真的说:“亦帆,看着我,不要再逃避我了。”

  “李毓,你今天真的很奇怪,我觉得我快要不认识你了。”这样的他让她有点不适应。

  “我一点都不奇怪,这样的我才是真正的我,难道你忘记了?”李毓深深凝视着舒亦帆,温和的俊颜笼罩着阴寒。

  突然她想起来了,在过去她也曾经看过这样的表情,在烈日下,却依然让人感到寒冷的戾色。

  “你怕我?”李毓伸手轻抚舒亦帆表情僵硬的脸庞,原本的寒意褪去,恢复了温柔,“别怕,你是我最珍惜的女人,即便我毁了全世界也绝对不会伤害你。”

  “你疯了吗?”她尴尬的拍掉他停留在她脸上的手,板起脸道:“再这样我真的要生气了。”

  “是,我是疯了,早在你撞见我被同父异母的哥哥殴打欺凌,在知道我是私生子之后,不但没有看不起我,反而替我擦药还替我打气时,我就为你疯狂了。”李毓再也不想隐瞒自己的心意,热切的道:“我喜欢你,亦帆,跟韩凯不同,我是真的爱你。”

  舒亦帆虽然觉得他今天很反常,但再怎样也猜想不到他会说出这番告白。

  “慢着,这是不是什么整人游戏?你在录影对吧?你明明就说有喜欢的女人,要我帮忙替你出主意,我不会上当的。”怎么可能?这么多年来她完全都没感觉到。

  “你不是想知道为何可心最后会对你这么冷漠残酷吗?那是因为她发现其实我心中爱的是你,接近她也只是为了打探你的消息,所以才会把恨意跟所有过错都加诸在你头上。”他急切的道。

  “不、不对,那个时候我们根本就还不熟。”根本不合逻辑,她不相信。

  “我看得出凯对你有兴趣,所以一开始我只是抱着想要抢走你,让他尝尝挫败的滋味才会接近乔可心,但是后来我是真的喜欢上你,亦帆,你跟我是一样的人,我们两个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李敏没有保留的诉说着自己的心境转折。

  面对他突如其来的全盘托出,舒亦帆心乱如麻,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一个照顾她多年的好友。

  “但是你明明女友不断……”她还是他的感情顾问呀。

  “那只是我的保护色,我知道你对凯一直念念不忘,所以才故意佯装游戏人间放松你的防备,等待你接受我的一天,否则,你怎么会让我陪伴在你身边这么多年呢?”若他一开始就表明自己的感情,他们肯定连朋友都当不成了。

  “李毓,我……”

  “你不用现在给我答案,我已经等了这么多年,不介意再等下去,若不是韩凯又想插入我们之间,我也不会这样急着想把你占为己有。”他打断她的声音,认真的道。

  “你这是何苦?我现在只想好好把安信扶养长大。”她对他根本完全没有男女之情呀。

  “相信我,我会把安信当成自己的儿子一样疼爱培养的,我一定会当一个好爸爸的。”他信誓旦旦的保证。

  “李毓……”

  “好了,你累了吧,我送你回家休息,我说过我不会逼你马上接受我,但是你最好也记住韩凯就要结婚的事实,不要再对他抱持任何期望了。”李毓温柔的用手指抵住了她的唇瓣,随即握住她的手往停车场的方向走。

  舒亦帆挣扎的抽回了手,李毓也没再勉强她,走至她身旁,心情愉悦的轻哼起歌曲来了。

  “你看今天的星星好美,不比你跟韩凯去看流星还要逊色吧?你知道吗?我偷偷跟在你们身后,看着他竟然亲吻你时,有多希望把他推下山崖不让他碰你分毫吗?”李毓突然侧头看向舒亦帆,目光冷得让她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

  “对了,当年李奇找来围殴我的那些人,后来都被我狠狠的报复了回去,现在看到我就像老鼠见到猫一样害怕呢。”不等舒亦帆回应,他又将视线转向前方,沉默了下来。

  今天的李毓就像另一个人似的,根本完全不是这么多年来陪着她喜怒哀乐的李毓。

  舒亦帆看着沉默着走在斜前方的背影,仿佛看到笼罩着他的一团闇黑氛围,脚步不由得沉重了起来。

  “妈咪,你还觉得很不舒服吗?”舒安信担心的守在舒亦帆的床边,还不忘用手触了触她的额头。

  “妈咪没事,你先睡吧。”舒亦帆咳了几声,要儿子先去休息。

  舒安信摇摇头,收回放在母亲额头上的手,神色凝重的道:“妈咪,好烫耶。”

  “有吗?”舒亦帆也跟着摸摸额头,故作轻松的道:“是你的手太冰了,妈咪好得很。”

  “不可以,妈咪,我带你去看医生。”舒安信试着想要撑起舒亦帆,可力气根本不够。

  “不用了,妈咪睡一觉就好了,你快回房间去,等等被妈咪传染就糟糕了。”

  舒亦帆摸摸儿子的脑袋,声音有点虚软无力,老实说她也真的没力气起床去医院。

  “可是真的很烫啊。”怎么办?外婆外公刚好出去玩了……

  “咳咳咳,只是感冒而已。”舒亦帆咳了几声,朝他摆了摆手赶人。

  舒安信蹙起眉头想了想,突然闷不吭声的转身走出了房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