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芳妮 > 财妻带种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你干么跟你不喜欢的女生交往——等等,你该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她故意打趣他,想化解这暧昧紧绷的气氛。

  只见韩凯古铜色的脸颊上浮起一层可疑的红晕,让舒亦帆怔楞住了,跟着羞涩了起来,还来不及思索那抹荡漾在胸臆的陌生滋味,他却突然往她的方向扑了过来,将她整个人紧紧的按在他宽阔的胸怀中。

  “不,不可以,我们不适合!”舒亦帆只觉得心脏正经历八级大地震似的让她慌乱不已,慌的是自己的心动,乱的是自己的心绪,使劲的抵着他的胸口推着。

  “该死!”韩凯粗声咒骂了句,松开了手,俊脸因为痛楚而扭曲着。

  “我不是故意的。”看他好像哪边受伤一样,她的力气有这么大吗?

  只见韩凯瞪了她一眼之后,目光越过她射向后方。

  “韩凯,你没受伤吧?”王溱匆忙的走了过来,关心的问着韩凯。

  “你们是故意的。”若他没及时护住舒亦帆,想必方才飞过来的足球砸到的不会是他的肩膀,而是舒亦帆的脑袋了。

  舒亦帆这才发现滚落在一旁的足球,还有韩凯按住肩膀的姿势。

  “我、我没有,是他不小心把球踢向你们那边的。”王溱赶紧指了指站在斜后方的男生。

  那男生一发现球踢到韩凯时早就心凉了一半,等触及韩凯森冷的目光,一颗心差点没从喉咙跳了出来,立刻迅速转身逃跑。

  “陈建安!”王溱发现她被抛了下来,忍不住懊恼的大吼。

  “你的同伙似乎不太够义气。”韩凯扯起了唇瓣,但眸底却是暴戾冷冽。

  “凯,我怎么可能会想伤害你?那真的是不小心的。”王溱恶毒的瞪了舒亦帆一眼,恨不得再把球拿起往她脸上砸。

  “我看她真的是不小心的,算了,‘我们’不要跟她计较了。”舒亦帆意有所指的回视着王溱,眼神也冷了下来。

  她没想到王溱会用这种卑劣的方式对付情敌。

  “哼,你算哪根葱?我还要你装大方?凯,你痛不痛,让我看看。”王溱只觉得舒亦帆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上前将舒亦帆挤开想要查看韩凯的肩膀。

  “滚——”韩凯的斥喝声还含在口中,舒亦帆已经毫不客气的将王溱给推了开来,让他有点错愕的顿住。

  “这位同学,我的男友我自己会照顾,用不着你费心。”舒亦帆微微抬起下巴,漾起假笑朝王溱宣示主权似的道。

  “你——”王溱气得脸一阵青一阵白的。

  “凯,你怎么这么傻,为了保护我弄伤自己,你知道这样我有多心疼吗?”舒亦帆不搭理王溱,径自卷起韩凯白色Polo衫的短袖查看,脸上刻意堆出的关怀在看到那一大片瘀青时瞬间化为真实的不舍。

  “很痛吧?”该死,她刚刚还那么用力的推他。

  “与其你受伤,我宁愿是我痛。”虽然她是故意装给王溱看的,但韩凯却觉得窝心极了,温柔的声音充满了爱意。

  舒亦帆的心脏骤地漏跳了好几拍,望向他,却被那眸底蕴含的浓厚情感给缠住,再也无法移开视线。

  这一瞬间她好像听到心中有某种东西崩塌了一角的声音,对她来说实在不是个好现象啊。

  傻瓜,这一切只是演戏,她在悸动个什么鬼?舒亦帆赶紧在心中提醒自己。

  “你们够了没?韩凯,我不介意你玩玩这种恋爱游戏,不过在我面前这样秀恩爱会不会太过分?”王溱受不了被排挤在他们的两人世界外,尖锐的叫喊着。

  “不想看你可以滚。”韩凯冷冷的道。

  “凯,你别忘记我才是你的未婚妻。”

  “我从来没同意过。”

  “你!你就算不承认,也无法否认!这是两个家族的决定,你未来的老婆就只能是我!”王溱红着眼宣告。

  韩凯寒着脸沉默的怒视着王溱,而这沉默让舒亦帆的心像被压上了一颗大石头,有说不出的窒闷。

  “还有你,都是你,要是你不在的话,凯就不会这样对我了。舒亦帆,你为什么不去死!”王溱将所有的奴心气都发泄在舒亦帆的身上,举起手朝舒亦帆的脸抓去,可才挥舞到半空就被韩凯牢牢的攒住手腕。

  “你真的让我想吐,别让我再看到你!”韩凯用力的将王溱给甩开。

  王溱难堪的红了眼眶,硬咽道:“韩凯,你这傻瓜,我一定会找出舒亦帆家世的真相让你明白,够格站在你身边的女人只有我王溱。”

  “我爱她是爱她这个人,跟任何条件无关。”韩凯握紧了舒亦帆的手,真挚的宣言又让舒亦凡心中不受控制崩塌的一角扩大了范围——即便明知这只是场戏。

  “你只是被她蛊惑而已,你不可能真的爱她,你骗我!”王家跟韩家是世交,从小她就喜欢着这个霸道狂傲的男人,也一直认定会成为他的妻子,怎么能接受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卦?

  “我有必要诓你吗?不过既然你硬要我证明……”韩凯突然一把将舒亦帆扯进怀中,捧起她的脸,低头覆住了她的唇瓣。

  舒亦帆倏地瞪圆了眼,脑袋一片空白,站在一旁的王溱也不可置信的瞠大眼珠子,随即发出一声尖叫哭着跑开。

  傍晚的阳光虽然已逐渐西沉,但依然带着夏日的热度,却远远不及舒亦帆唇上感觉到的灼烫,她全身血液几乎都要沸腾,全都冲向了脑门,紊乱了思绪。

  “你的眼睛要张开多久?”韩凯舍不得移开唇瓣,低沉的嗓音因为情绪变化而沙哑,举起手覆住她的眼睛,又重新加深了这个吻。

  被捂住眼睛让舒亦帆的感官更加敏锐,他粗重炽热的呼吸,在她唇内生涩探索的舌尖,还有按住她脑后的大掌,每一个感觉都让她浑身瘫软,快要窒息在这片热浪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韩凯才松开了她,而她却只能柔软无力的依偎在他怀中,耳边传来彼此交错起伏的喘息声,泄漏了方才横流在他们之间的汹涌情潮。

  “亦帆……”韩凯的呼吸稍微平息了些,正准备开口时,舒亦帆却猛地自他怀中站直了身子。

  “我知道是演戏,不过因为有实际接触,这报酬要高点,我想想要收你多少钱再告诉你,再见。”不给韩凯说话的机会,舒亦帆转身就逃了开来。

  与其说她是没脸面对韩凯,还不如说她是无法面对沉醉其中的自己!

  后来舒亦帆回想起来,自己的心在那一天应该就已经悄悄地遗落在他的怀中,从此没有再属于她过……

  为了说服自己,也为了向韩凯表明她并没有放入感情,所以她跟韩凯的初吻,舒亦帆硬是公事公办的跟他要了五千块报酬。

  到现在她还记得韩凯当时的表情有多难看,给了她一万块之后,又狠狠的吻了她一次。

  就这样,他们原本谈好最大尺度只有牵手的交易,竟然不知不觉中进展到了亲吻,而且还变成常态。

  虽然她明知道这样不行,也极力想要从这段注定没有结果的感情中脱身,可当她妹妹因为流感高烧不退,苦无病房,爸妈又不知道跑去哪旅行时,是韩凯不顾她拒绝,霸道的出面替她解决一切,安排最好的病房跟医生、给她最大的依靠,让她再也无法抗拒不断坠落的心,放纵自己在这段假扮男女朋友的关系中享受他给予的爱情假象。

  这段假恋情当时不知道羡煞了多少人,就像童话故事中的王子与公主一样,是同学眼中最完美匹配的一对,直到参加学妹生日宴会的那一天,她的真实身分被戳破之后,她才不得不面对这场梦即将结束的事实。

  “亦帆,你有在听吗?”李毓看着坐在对面的舒亦帆,心紧紧的拧着,感觉她似乎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呃,你刚刚有说什么吗?”舒亦帆猛地回神,带着歉意反问。

  “跟我聊天真的这么无趣吗?”李毓阴柔的俊美脸庞露出了受伤的表情。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