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芳妮 > 财妻带种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你很明白我说的是谁,除了她,我不会娶其他女人。”韩凯毫不犹豫的承认。

  “啊——”王溱突然失控的尖叫出声,将李毓的告诫完全抛在脑后,猛地站起身指着韩凯道:“我不准,我绝对不会允许你跟那个贱女人在一起!”

  “你最好闭上你的嘴,否则我就让你永远无法开口!”韩凯暗黑的瞳眸危险的眯起,不带一丝温度的警告。

  王溱缩了缩身子,随即委屈的真哭了出来,朝王母道:“妈,你看他,竟然为了别的女人欺负我啦。”

  王母脸色难看的起身搂住女儿,安慰道:“别怕,妈在这里,看谁敢给你难堪!”

  “凯,还不快向亲家母跟小溱道歉!”韩母见情况不对,板起脸来斥喝儿子。

  “妈,除非你还有另一个儿子可以娶她,否则这句亲家母他们担当不起。”他就是要把关系彻底破坏,免得后患无穷。

  “好、好,你养的好儿子,移情别恋还可以这么理直气壮?真当我们小溱没人要,非得巴着韩凯这个浪荡子吗?我这就带小溱回家,你们自己看看要怎么向小溱她爸交代吧!”王母气得全身发抖,拉着女儿就往外走。

  “妈,我不走,我这辈子非嫁他不可。”王溱挣脱了王母的手,冲回韩凯身边试图攒住他。

  “别碰我!”韩凯闪开她的碰触,冷冽的道:“你不走,我走。”

  “我哪点比不上她?这些年来陪在你身边的是我,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王溱不放弃的追了上前,扯住他的衣摆。

  “我们从来就没有在一起过,你醒醒吧。”他顿了顿脚步,几乎要没了耐性。

  “不要,我不要,我才是你老婆。”王溱拒绝接受事实。

  “放手!”他不想再继续跟她纠缠不清,用力的甩开了她。

  “啊——”王溱惊呼了声,踉跄的跌坐在地,随即身子整个瘫软了下去。

  “女儿你怎么了?小溱?!”王母大惊失色,扑上前去查看着王溱的状况。

  只见王溱双眸紧闭,脸颊上还带着泪痕,任凭王母怎么叫唤都没反应。

  “韩凯,枉费小溱这么爱你,你怎么可以这样伤她心,要是她有个三长两短,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王母愤怒的道。

  “凯,还杵在那边干么?快送小溱去医院。”韩母懊恼的提醒站在原地不动的儿子。

  韩凯抿抿唇,暗咒了声,沉默的跨步上前一把将王溱拦腰抱起快步往外走,却没发现怀中的王溱悄悄的翘起唇角。

  她绝对不会把韩凯拱手让人,九年前不会,九年后更不可能。

  舒亦帆,你永远是我的手下败将,永远!

  王溱咬紧了牙关,原本垂下的手暗暗的紧攒成拳。

  相对于韩家的一团混乱,舒亦帆则是被自己的爸妈叫到房内夹击,两个人坐在舒亦帆左右,轮流轰炸似的发问。

  “真的是韩凯吗?”

  “他什么时候出现的?”

  “他有没有说找你是为了什么?”

  “该不会是知道了安信的事吧?”

  “你们旧情复燃了吗?”

  舒亦帆只觉得两只耳朵嗡嗡嗡的,搞得她原本就烦躁的心绪更加的紊乱,投降的举起双手道:“停!拜托你们让我静静好吗?”

  “亦帆,爸妈也是关心你啊。”舒母委屈的道。

  “妈,我不想提起他。”舒亦帆揉揉太阳穴,疲惫的道。

  “可是……他毕竟是安信的爸爸,你不可能永远隐瞒这件事。”舒母噘噘唇道。

  “妈!”舒亦帆忍不住严肃起神色,警告的喊了声。

  “知道啦知道啦,不说就不说。”舒母赌气似的抿紧唇。

  “至少让我们知道,韩凯找你到底是为了什么?”舒父还是忍不住好奇心。

  为什么……想起白天他用来回答她的那一吻,舒亦帆的脸庞倏地红了起来,唇瓣似乎还残留着他炽热的余温,一路延烧到心头让她无法平静。

  “等等,你们之间是不是有发生什么事?”舒母打量着女儿的神情,脸上带着点雀跃。

  “没有,什么都没有,我累了,你们也早点休息吧。”舒亦帆站起身,狼狈的逃离了父母的房间。

  当年她坚持独自养育安信而不让韩凯知道时,她父母就曾经发出不苟同的声音,但一向作风自由开明的他们也秉持尊重女儿的原则,选择支持她的决定,将韩凯这个人尘封在记忆中。

  这么多年了,他们果然没有再提起韩凯这个名字,直到今晚……舒亦帆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儿子跑去外公外婆面前问了什么,才让他们以为解禁了。

  自从韩凯出现之后,事情发展有点超出她的掌控范围,让她有点不安了起来,尤其是今天……她怎么会这么没用?这么轻易就卸甲投降?若不是那通电话……舒亦帆咬咬下唇,胸口好像被什么压住了似的,沉甸甸的。

  女人的直觉告诉她,电话的另一端也是个女人,而且跟韩凯的关系应该不简单……

  想到韩凯当时闪烁的眼神,舒亦帆的心就一阵刺痛,懊恼的咒骂着自己的愚蠢,更坚定要跟韩凯保持距离的决心。

  “妈咪,你回来啦。”舒安信的声音在舒亦帆打开房门的同时传了过来。

  “你还好意思问?”舒亦帆没好气的白了儿子一眼,朝他伸出手来,“拿来。”

  韩安信墨黑的眼珠子转了转,走进浴室拧了条毛巾出来,“妈咪擦擦脸。”

  “乖。”舒亦帆接过毛巾在脸上抹了一把之后,还是朝儿子伸出手,“别以为这样就可以糊弄我,拿来。”

  “没道理啊,那是我赚的耶。”舒安信微微撅起唇瓣,转身跳上床。

  “那可是你妈我的卖身钱,当然是要由我收了。”舒亦帆跟着坐上床,脸上带着危险的笑容。

  “知道了,给你就是了。”舒安信明白母亲脸上那种表情是暴风雨的前兆,只好自口袋掏出了钞票递给舒亦帆。

  舒亦帆满意的将钞票自他手上抽走,遇到了小小的抵抗,然后她低头数了数,又看向儿子,“只有两张?”

  “经纪人总是要抽成的嘛。”舒安信嘻皮笑脸的道:“妈,我算抽得少了呢。”

  “你还敢说,我怎么会生出你这种儿子!”这小子到底像谁?

  “不就像你吗?”舒安信心有灵犀的答道,靠向舒亦帆,揽住了她的手撒娇。

  “每次都用这招。”舒亦帆没好气的曲起手指敲了下他的额头,但目光却柔和了下来,摆明了拿他没辙。

  “妈咪,那个叔叔感觉跟其他人不太一样。”舒安信安静了片刻,像在想什么似的,然后开口说道。

  舒亦帆的心猛地一跳,脸上表情未变的道:“有什么不一样?”

  “不知道耶……”舒安信思索了半晌,突然看向舒亦帆道:“我觉得他感觉好眼熟喔,妈咪,我是不是有看过他啊?”

  舒亦帆的表情僵了僵,硬扯出抹笑道:“当然没有,连妈咪都好久没跟他见过面了。”

  “喔……可能是叔叔长得太帅,很像明星吧。”舒安信给了自己解释。

  这还是儿子第一次对其他人这么有兴趣,竟然还说他帅?难道真是父子天性?

  “还好吧,李毓叔叔长得也不错啊。”虽然李毓从小看着舒安信长大,但很奇怪的,舒安信跟他并没有很亲近。

  “韩凯叔叔比较帅。”舒安信毫不犹豫的道。

  “你才见过他几次,怎么就替他说话?”舒亦帆拨开儿子垂落在额头上的发丝,看着儿子的琥珀色瞳仁,心脏微微抽紧。

  “我没有替他说话啊,李毓叔叔是长得漂亮,韩凯叔叔才是帅。”舒安信煞有其事的分析了起来,突然反问舒亦帆道:“妈咪,那你觉得哪个叔叔比较帅?”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