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芳妮 > 财妻带种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我没骗人。”舒亦帆有点受辱的咬紧下唇,“是因为大家一直以为我是千金小姐,而我又不忍心破坏他们的想象,所以才没说……”虽然她真的是因为这样才隐瞒真正的身分,但不能否认的是,她内心深处或许也不想将真实的自己摊在阳光下让人评论吧。

  这倒是真的,她从来没有主动说过她的家世,也未曾利用别人的误会摆架子或占便宜,反而还是做她该做的事情,韩凯想了想,很快就释怀了,同时也为她的辛苦感到心头酸酸的。

  “现在你抓到我的把柄了,想说就去说吧。”大不了就是被唾弃罢了……她努力装出不在乎的模样,但还是有点沮丧。

  “你就觉得我一定会讲?”该死,她到底把他想得多坏?好像是故意要找她的错事打击她似的?

  原本黯然的黑眸骤地一亮,带着点期待的看向他,“你……不会说?”

  “我干么要……”等等,他顿了顿,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随即脱口而出,“不说可以,除非你当我女朋友。”

  “什么?!”舒亦帆错愕的瞪圆了眼,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心脏突然加速的跳动了起来。

  她的视线让他的脸庞忍不住发烫,暗暗庆幸现在灯光昏暗,看不出他古铜色肌肤泛起的红晕。

  “你、你别以为我是因为喜欢你才这样提议。”你这该死的要面子的家伙!他在心中澳恼的咒骂自己。

  “我又没这样想。”她垂下眼睑,掩饰自己被说中心事的困窘。

  “你放心,这只是一场交易,我不会让你吃亏的。”他有点佩服自己,可以迅速想到这么好的方法,既可以让她安心跟他在一起,又不用让自己没面子的低声下气求和。

  交易?舒亦帆扬睫看向他,眸底闪过抹困惑,“什么意思?”

  “你当我女友,帮我赶走那些烦人的苍蝇,我就答应你继续帮你保密,而且……还付你薪水,如何?”他按捺着心头的紧张情绪,佯装平淡的问着。

  听到有薪水,舒亦帆的眼珠子骤地亮了起来,但是这不就等于卖身?“不行,我还没穷到出卖自己的身体!”

  “你想到哪里去了?”她话中的含意让韩凯的腹部一阵燥热,曾经怀抱过她的双臂,又想起那片柔软,血液直往脑门冲。

  “就你话中的意思啊。”他的指控让她也跟着羞窘了起来,好像她很色才会想偏一样。

  “我只是要你假扮我女友,又没要你跟我上床。”他佯装不屑的道:“我还不想那么吃亏。”

  “谁吃亏啊。”舒亦帆没好气的道。

  “你有钱拿又可以保守秘密,总之吃亏的不会是你。”他虽然好像施恩的模样,其实很担心她拒绝,这还是他这辈子第一次感到如此忐忑。

  他说的好像也没错喔……“你保证不乱来?”她动心了。

  “我韩凯说话算话。”保证不乱来,但若她同意总可以吧?

  舒亦帆咬了咬下唇,挣扎了好半晌,就在韩凯感觉过了一世纪之久时,她才仿佛下定决心似的抬起了头,晶亮的眸子带着机伶的计算,微微翘起唇瓣道:“先说说酬劳怎么算吧?”

  多年后的现在,当韩凯想起舒亦帆那副精明狡诈的生意人模样,不但丝毫不觉得讨厌,反而觉得特别的可爱——这世界上也唯有她,可以让他心甘情愿被她算计。

  “你在笑什么?”坐在副驾驶座上的舒亦帆没好气的睨了他一眼,等等回家非要好好找卖母的儿子算帐不可。

  “你们还真是像。”他勾起唇瓣,想起舒安信同样狡诈的神态,忍俊不住的摇头,“当年你也从我这边赚了不少。”

  想起当年,舒亦帆的眸光闪了闪,紧抿的唇瓣线条柔和了些,但很快又努力维持不悦神色的道:“那怎么一样?”自己愿意跟被卖可是差很多呢。

  “他是青出于蓝。”总算有人克得了她了。

  “恶劣的地方就是遗传到他老爸。”跟他才是一样呢。

  韩凯的笑容突然冻结,空气瞬间冷凝了下来。

  虽然他很想表现的不在乎,但该死的还是难免会介意那个曾经出现在她生命中的男人。

  舒亦帆也惊觉自己方才的嘴快,赶紧闭上嘴沉默了下来,暗自祈祷他不要开启这个敏感的话题。

  而韩凯也如她所愿并没有碰触这个彼此都不愿意讨论的话题,任由沉默在车内蔓延,直到他缓缓将车停靠了下来,才开口道:“下车吧。”

  舒亦帆将视线望向窗外,这才发现他竟然将她载回了当年的校园。

  她缓缓打开车门跨出了车外,心绪复杂的跟着韩凯走进了学校。

  现在学校正在放假,校园内偶见几个学生三三两两的走着,一时之间时光仿佛倒流了似的,让她有点分不清今夕何夕。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