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芳妮 > 财妻带种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是。”司机唇瓣的窃笑缓缓加大,他家的小少爷真的是转大人了。

  舒亦帆哪知道韩凯将她放下车后并没有离开,而是一路尾随跟着她来到了打工的地方,并疑惑的在店外看着她竟然换上制服工作起来。

  “她是在体验人生吗?”韩凯隔着车窗看向店内,忍住下车的冲动,嘴上不禁嘀咕着,“这笨蛋,身体不舒服还逞强。”

  他从没想过自己会像个变态一样窥探女生,可现在他却正在干这样的事……若是被李毓知道了,还不知道要怎样打趣他了。

  韩凯的视线完全无法自舒亦帆认真美丽的脸庞移开,比起那些只知道穿戴名牌、逛街喝下午茶的女生来说,眼前的舒亦帆虽然做着那些人认为的“低贱”工作,但却充满了魅力,每个神情都让他悸动。

  韩凯按住了胸口,虽然很不想承认,但胸口流淌的异样情怀好像再再宣告了他的陷落。

  他就这样默默看着她,直到她结束工作,提着一袋东西走出了店家跃上公车。

  “跟上。”这次韩凯不再掩饰自己的念头,迅速命令。

  这么晚了,她怎么没有叫司机接送?一点警觉性都没有?这女人真是让人放心不下——

  车子在夜色中前进,在前方的公车停靠某站时,就见她纤细的身影自公车上下来,然后缓步走着。

  “停车。”韩凯拍了拍前座,在司机停下后打开车门道:“你先回去。”

  “少爷——”司机还来不及反应,韩凯已经跳下车,悄悄的跟在舒亦帆的身后走进巷弄中。

  晚风徐徐抚面,偶尔将舒亦帆的长发撩起,露出了白晰的颈项,幽静的夜色中隐约传来她轻哼着旋律的歌声,感觉得出她的心情挺不错的,让跟在身后的韩凯也忍不住轻扬起唇瓣。

  他放轻步伐小心翼翼的跟着她,就怕会破坏这一刻的美好。

  每次他都以为她就要走进一旁的豪宅了,却都不见她驻足,直到越走越偏僻、直到他眉间越拢越紧,她才在一栋公寓前停下脚步。

  她到这里干么?韩凯就着昏黄的街灯打量了下周遭,很讶异在台北都会区中还存在这样破败的老房子,看起来像砖砌的,墙上的水泥还四处剥落露出了红色的砖块,生锈的铁门摇摇欲坠,真让人怀疑是否有防盗功用。

  这样的房子,他只有在鬼片里看过。

  只见舒亦帆没有迟疑地自口袋中掏出了钥匙,熟门熟路的开门进去一楼的住户家,韩凯下意识的提步追上前,却只能看着她纤瘦的身影消失在门后。

  他曾听过关于她的传闻,说她是最不骄纵的富家千金,心地善良的她常会收集一些日用品或食物布施给穷苦人家。

  看她刚刚从烧腊店提了一大袋东西出来,想必是带来救济这户人家的吧?

  不过这么晚了,她也真是一点警戒心都没有,要是出事怎么办?

  话说回来,或许正因为她这么独特,他才会忍不住被她给吸引吧?

  唉,果然还是李毓了解他,就算嘴巴上再逞强,内心的感觉是骗不了人的啊……

  可是现在他们之间闹得这么僵,要他怎么拉下脸来跟她求和?

  韩凯看着紧闭的大门,烦恼的思索着该怎么化解跟舒亦帆之间的矛盾,有点期待等等看到她,又有点忐忑会不会又搞砸。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铁门却丝毫没有打开的迹象。

  不太对劲,都已经十点半了,她不该还停留在别人家中,莫非出事了?!

  韩凯脑中闪过舒亦帆被人压制在地的画面,心猛地一跳,想都没想就冲上“猛按着电铃。

  叮咚——叮咚——

  电铃的声音在门内回荡着。

  韩凯等不及的又举起手猛力敲打着单薄的铁门。

  砰砰砰——砰砰砰——

  “来了,是谁啊?”一道熟悉的声音随着开启的门扉飘出,在门内外的两人视线相对时,同时在对方眼底看到了惊愕。

  “你、你怎么会来我家?”该死,他怎么知道她家住哪?

  “你家?!”韩凯的震撼不比她少,整个人都呆住了。

  眼前的舒亦帆穿着泛白的T恤跟运动短裤,一只手拿着吃了一半的鸡腿,唇角还沾着酱汁。

  “亦帆啊,是谁来了?”屋内传来的询问声,将处于极度震惊的两个人同时唤醒。

  “没、没有——问路的。”舒亦帆随便找了个借口,连忙闪出了门外,紧张的看着韩凯。

  “你——”

  “你跟踪我?!”不然,他怎么会知道她家?

  “我——”

  “好吧,既然被你发现了,我也不想否认,没错,我根本不是什么千金大小姐,我爸也不是什么富豪有钱人,相反的我家穷得家徒四壁,我必须很努力才能勉强维持家计。”舒亦帆抢在韩凯开口之前,一鼓作气承认自己的贫穷。

  “等等,你是说,你在学校的形象都是诓人的?”他有点无法消化自己方才获知的真相。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