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芳妮 > 财妻带种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金钱既出,概不退还,今天你非跟我走不可。”韩凯毫不妥协的拒绝。

  “你——怎么还是这么霸道。”刚刚才想说他变成熟了,怎么现在又跟以前一样不讲理。

  “我一直都没变。”韩凯意味深长的凝视着她。

  那天之后他忍不住找人查过她,这才知道她并没有丈夫,是独自带着儿子跟父母一起生活,而妹妹则在外地工作。

  当他听到那个让他妒恨入骨的假想敌并不存在时,简直不知道该用什么形容词去形容当时的狂喜,那是种几乎炸开胸腔的喜悦。

  虽然她曾经爱过别的男人,也替他生下孩子的事实依然像根刺一样扎在他心头,三不五时就隐隐作痛,但至少那个男人现在不存在她的生活之中,这根刺相较起来也就显得无关紧要了。

  “走!”不管舒亦帆愿不愿意,韩凯将她自柜台后拉了出来,大步往外走。

  “韩凯——欸——可恶——”舒亦帆踉臆的跟着他走着,突然觉得这一幕好熟悉。

  曾经,他也这样强硬的带走她,强硬的,偷走了她的心……

  舒亦帆感觉自己仿佛回到母亲的怀抱,依偎着母亲的体温,在母亲轻摇着的双臂中得到全然的放松与安全感。

  “嗯……”她将脸颊埋入那抹温暖中磨蹭着,唇角勾起了抹满足的笑靥,可迷糊之中却又感觉好像有哪边不对劲,原本应该柔软丰腴的地方,为什么会硬得跟铁板一样?

  等等,她都这么大了,妈妈怎么可能抱得动她?!

  舒亦帆猛地一凛,瞬间惊醒,瞪大了眼。

  “你醒了?”韩凯低头望进那双带着惊愕的迷蒙双眸,胸前还残留着方才她磨蹭引起的骚动,声音不由自主的低沉沙哑了起来。

  舒亦帆在最初的意识混乱后,旋即举起手来猛捶着他的胸膛,挣扎着道:“放开我,你想干么?”

  “该死!别乱动!”这女人安静的时候像只温驯的小白兔,醒来却跟只野猫一样泼辣。

  “亦帆,你刚刚昏倒了,韩凯是要抱你去保健室。”跟在一旁的乔可心赶紧上前解释。

  “我刚刚昏倒了?”舒亦帆顿住了动作,茫然的眨了眨眼,方才的记忆瞬间充盈脑海。

  她记得自己放学后正赶着要去打工,然后在校门前遇到乔可心,乔可心带了几件衣服说是自己穿不下的,问她要不要,她看着那分明是全新的衣服,感动得想要开口说话时,就突然像开关断电了一样,什么都不知道了。

  “对啊,真是吓坏我了,好险韩凯听到我求救赶紧过来帮忙。”乔可心感激得看了眼韩凯,虽然觉得他有点可怕,但他三番两次替舒亦帆解围也是事实。

  舒亦帆这才有点不好意思的垂下眼睑,平静的道:“谢谢你,我没事了,请放我下来。”想到自己刚刚竟然将脸往他身上埋去,她的耳根就热得发烫,心脏怦怦的跳着。

  “不行,去保健室再说。”韩凯拒绝松手,明明她整张脸就毫无血色,到底哪里没事。

  舒亦帆楞了楞,再次强调,“我很好,放我下来。”他的体温让她浑身燥热,只想赶快跟他保持距离。

  “很好的话为何会晕倒?”她那张脸明明就苍白得吓人,到底哪里好?

  “我——”总不能说她是因为肚子饿才晕倒吧?舒亦帆咬咬下唇,故意板起脸道:“你不是已经跟我划清界线了吗?管我晕不晕倒?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快放我下来。”

  “亦帆,韩凯也是好意……”乔可心见韩凯一张俊脸又瞬间黑了下来,赶紧开口打圆场。

  “不必了,我只觉得很困扰。”她还得去打工,根本没时间在这边耗。

  “你觉得困扰?”韩凯半眯起眸子,唇瓣扬起抹危险的笑容。

  “你想干么?”她有股不祥的预感。

  韩凯冷笑了声,“让你更困扰。”

  “韩凯!”舒亦帆的声音还没落下,韩凯已经抱着她大步的往校外走去。

  “欸!韩凯、亦帆——”乔可心紧张的喊着,一时之间拿不准该追还是不该追。

  “怎么回事?”李毓这时才跟了上来,纳闷的看着韩凯抱着舒亦帆离去的背影,问着乔可心。

  乔可心乍见李毓,原本因为着急而泛红的脸更加的嫣红了,含羞带怯的道:“怎么办,韩凯跟亦帆又吵了起来,现在不知道要把亦帆带到哪儿,我很担心。”

  李毓沉默了几秒,朝乔可心漾起笑,问道:“你跟舒亦帆感情很好?”

  “当然,我们可是超级麻吉,感情再好不过了。”乔可心没有多想的拍拍胸脯。

  李毓的黑眸闪了闪,笑容更温柔了,“你等等有事吗?”

  “没、没事,我等等闲得很。”乔可心的心脏突突的跳着,有种期待在胸口发酵。

  “那你愿意陪我吃晚餐吗?我想多了解你一点好吗?”李毓柔声问。

  “当然——好,好啊,我愿意。”乔可心压抑住心头的狂喜,努力让自己表现得体,不让他发现自己几乎想要尖叫的喜悦,至于方才对舒亦帆的担忧,早就远远被抛在脑后。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