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芳妮 > 财妻带种逃 >  上一页    下一页


  舒亦帆的眼珠子瞪得比韩凯还大,“我干么要送你情人节礼物?!”

  韩凯的脸瞬间烫红,透过了古铜色的肌肤,在他的眸底蓄积成一片狼狈与羞窘,第一次有种想要挖洞把自己埋起来的冲动。

  “噗哧!”李毓忍俊不住的笑声,获得了韩凯狠狠的一记白眼跟一个肘击。

  该死,都怪这家伙上回说了那些话,让他不由自主的期待起什么来了。

  “老天爷,你真的以为我跟着你是想送你情人节礼物?”看着他那张涨红的俊颜,舒亦帆也忍不住笑了出声,“我可不想成为这些女孩的其中之一,傻傻的送你礼物却被丢掉。”

  “我不是说了,我会收下吗?”难道她是因为担心他不要,所以才没送?

  “这样啊……”舒亦帆有点可惜的道:“既然你不需要我帮你收拾善后,那就把袋子还我吧,我先走了。”

  “舒亦帆!”该死的女人,她是真的不在意?还是故意想表示她的与众不同?

  “干么叫这么大声?我没聋!”舒亦帆举起手挖了挖耳朵,没好气的道:“袋子借你装就是了,下次再还我就好。”

  她朝他们摆摆手,转身就走。

  韩凯错愕的看着她的背影,突然觉得胸口闷痛得难受,胡乱将地上的礼物全都扫进了袋中,追上前抓住了舒亦帆的手腕,在她还来不及反应之前把袋子背上了她的肩上,“我才不要这些,给你!”

  “可是你刚刚不是说你会收下?”舒亦帆实在搞不懂他在想什么。

  “我现在不要了不行吗?”韩凯懊恼的粗声回应,甩开她的手,扭过头大步走开。

  “他在生什么气?”舒亦帆纳闷的询问李毓。

  李毓双手一摊,意味深长的瞅着韩凯的背影一眼,随即快步跟了上前。

  “有钱人就是任性。”舒亦帆摇摇头,很快就收回注意力,感受到肩上的重量,唇角微微翘起,也举步朝校门口走去,几乎等不及要看到妹妹开心的模样了。

  她边走边哼着轻快的歌曲,直到身后传来一道娇叱声才让她停下了脚步。

  “舒亦帆,你给我站住!”

  几个女生来势汹汹的将她围堵在中央,其中一个走到她面前,不怀好意的上下打量着她,然后停驻在她肩膀上的大袋子。

  “你们有什么事吗?”舒亦帆淡淡的回视着她们恶意的视线,另一只手下意识的抓紧了背带。

  “你还有脸问我有什么事?”带头的女生冷笑了下,朝一旁的女生使了使眼神,几个女生马上一拥而上试图抢走舒亦帆肩上的袋子。

  “住手,你们想干么?”舒亦帆挣扎着抓紧背带不让人扯下,别瞧她身形纤细,力气却比那些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大上许多。

  “哎哟!”其中两个女生在拉扯舒亦帆时不小心跌坐在地上,发出了哀嚎声,“好痛!”

  “你敢动手打人?”王溱恼怒的瞪着舒亦帆。

  “做贼的喊抓贼。”舒亦帆冷眼环视了她们一圈,“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找我麻烦?”

  “你不知道我是谁?!”那句话彻底惹怒了带头的王溱,生在政治世家,从小就是众人捧在手中的娇娇女,也因为外表亮丽可爱,不管到哪都是镁光灯的聚焦点——直到遇到了舒亦帆。

  所有的赞叹跟倾慕的视线都被她抢走,让她第一次尝到了输的感觉,也从此对舒亦帆怀恨在心,早就想找机会教训她了。

  “你是谁?”眼前站着的女生一身名牌服饰,娇俏的脸上妆容完备,吹烫有型的亚麻绿大波浪卷散发出一股富家千金的傲慢,她直觉就不喜欢这个女生。

  “你连她是谁都不知道?她是王溱,爷爷是将军,爸爸是立委,人长得漂亮,身材又好,她才是咱们学校真正的校园公主。”一旁的跟班马上迫不及待,讨好的将王溱捧上了天。

  “喔?”舒亦帆对她的身分根本没兴趣,敷衍的应了声道:“这跟你们拦下我有什么关系吗?”

  “怎么会没有关系?舒亦帆,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想动我的男人?你也未免太不自量力了,我今天就是要你搞清楚跟我作对不会有好下场。”王溱上前推了她一下。

  “我本来就没想要什么公主名号,你想要就拿去吧,至于男人?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看你是找错人了。”舒亦帆稳了稳身子,按捺住性子跟她解释。

  见她一副毫不在意名气的姿态,让王溱的妒火莫名的熊熊燃起,“你还想装傻?你这个心机女,每天像只苍蝇一样跟在韩凯身边打转,拿走所有女生送给韩凯的东西想要独占他,还敢说没有!”

  原来她口中的男人就是韩凯啊。舒亦帆恍然大悟,忍不住轻笑出声。

  正想解释时,王溱又恨得牙痒痒的道:“你是什么东西,神神秘秘的连爸妈是谁都不说清楚,我看八成也只是个上不了台面的暴发户的女儿,信不信我爸一只手指头就可以捏死你爸?”虽然校园都传说她是什么名门之后,不过她才不相信,毕竟台北的世家望族她几乎都认识,就偏偏没有姓舒的。

  舒亦帆晶亮的黑眸逐渐深沉了下来,打消了解释的打算,唇瓣讽刺的勾起道:“喔?原来你说的男人是韩凯啊?对啊,我就是喜欢他,那又怎样?”

  “你总算承认了吧!”相较于舒亦帆的悠哉,王溱气得全身都要发抖了。

  “我是承认了,所以呢?你有时间找我麻烦,不如回去想想怎么捉住韩凯的心吧,用这些下三滥的手段排除情敌,只会显示你的无能跟让男人更讨厌你。”舒亦帆淡淡的道。

  “你——你给我闭嘴!”她恨不得打掉舒亦帆脸上那股轻蔑的表情,也真的朝一旁的跟班道:“你们还站着干么?还不把她给架住!抓住她的人我就送她香奈儿最新款的项链。”

  旁边五、六个女生听到奖赏,瞬间像吃了大力丸似的一起凑上前抓人。

  即便舒亦帆使力挣扎还是寡不敌众,两只手臂被几个女生牢牢的架住。

  “哼,我看你还能有多嚣张?”王溱满意的走上前,越看舒亦帆那张冷艳的脸庞越恼怒。

  “你就只能使出这种低级的手段吗?你应该是出自流氓世家,而非政治世家吧?又或者,你们的家教就是如此?真是让人不敢恭维。”舒亦帆没有一丝慌张,无惧的看着王溱调侃。

  “你——我打烂你这张臭嘴!”王溱气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高举起手用力的朝她掴去。

  舒亦帆下意识的闭眼,等待脸颊上的痛楚袭来,可耳边传来的喊痛声却不是自己的,让她讶异的睁开了眼。

  只见王溱娇丽的脸蛋痛苦的扭曲成一团,原本扬起的手被一个高大的身影紧紧的攒住手腕,在半空中呈现一个僵直的角度。

  “韩凯……”阳光自他身后照来,让她被他高壮的影子给包围,不知为何让她充满了安全感。

  “你没事吧?”韩凯帅气的脸庞布满了无法掩饰的关心。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