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芳妮 > 财妻带种逃 >  上一页    下一页


  “每一任你都说合不来,交往没两三个月就换新的,根本就没给彼此时间磨合啊……”舒亦帆顿了顿,突然眯着眼上上下下的仔细打量着他,“老实说,你该不会其实喜欢的是男人吧?难怪以前老跟韩凯混在一起—— ”

  “想试试看我喜欢的到底是男人还女人吗?”李毓咬咬牙,突然抓住舒亦帆的手将她往自己的方向扯。

  舒亦帆错愕的撞上他的胸膛,抬头对上他认真灼热的视线,一颗心差点从喉咙跳出来。

  “你敢开我玩笑?找死吗?”她有点尴尬的想自他怀中退开。

  “若我是认真的呢?”她身上清幽的馨香飘入他的鼻间,让他有股想要狠狠吻住她的冲动。

  舒亦帆蹙了蹙眉头,脸色微沉。

  李毓的心抽痛了下,勉强挤出抹笑,在她开口之前赶紧松开了手道:“知道了,不闹你就是了。”

  “呿,不好笑。”舒亦帆站直身子,信了他的话,微微松了口气,苦口婆心的道:“说真的,你年纪也不小了,该好好找个好女人定下来才对。”

  “你怎么知道我没找过?”李毓苦笑。

  “我怎么没听你说过?”舒亦帆讶异的瞠圆了眼。

  “她根本就不给我机会。”李毓凝视着她道。

  “机会是自己制造的,你这么会把妹应该不用我教。”舒亦帆兄弟似的拍拍他的肩膀,走回了柜台后,视线落在方才韩凯写下地址的纸上,心思不由得又飘向那个桀骜阳刚的身影。

  他的字还是一样跟他本人很不搭,秀气优美,让人很难跟他那张率性的俊帅脸庞联想在一起。

  这么多年了,他身边也该早有个伴了吧?是不是还是当年的“她”?其实刚刚她很想问却怎么也问不出口,就像她一直不曾问过李毓关于韩凯的事情一样,毕竟不管答案是什么都已经跟她无关了。

  只是为什么胸口会堵着一股气,好像在嘲笑着她的惺惺作态?

  “所以,你觉得我应该要勇敢追求自己所爱?”李毓带着期待的问。

  “唔……”舒亦帆心不在焉的回应。

  李毓皱皱眉,顺着她的视线看向柜台上的纸张,“你在看什么?”他趋前想要看个究竟。

  “没什么。”她迅速的遮住了纸,有点心虚的问:“你刚刚说什么?”

  李毓没有错过那熟悉的笔迹,一股怒气突然盘踞在心头,冷着脸道:“算了,不打扰你了。”其实他一直知道,她虽然对过去表现的云淡风轻,但在她的心中,那道身影始终没有消失过。

  “欸,李毓!”舒亦帆纳闷的喊住他带着冷意的背影,但他却没有多作停留,带着怒气的脚步飞快的走了出去。

  “奇怪了,他吃错什么药了?”她困惑的嘟囔着,不过很快就把心中的疑惑抛在脑后,再度拿起压在手下的纸,出神的凝望着。

  打从回国之后,韩凯就搬出了韩家位于集团附近的豪宅,自己找了间距离不远的大厦居住,虽比不上自家大坪数的豪奢装潢,但这里三面采光,北欧风格的设计却更深得他心,就跟他的人一样,讨厌任何复杂烦琐的事情,可偏偏在感情上就是那样剪不断,理还乱。

  “我找到她了。”韩凯在李毓踏进门的同时开口,手上还拿着杯喝了大半的Whisky。

  李毓看了坐在沙发上的他一眼,抢过他的杯子将剩下的酒一饮而尽,“所以呢?”

  “你不讶异?”韩凯有点意外李毓淡然的反应。

  “我比较想知道,你找到她之后有什么打算?”李毓在他身旁坐了下来,回避他审视的视线,注视着手上摇晃的空杯反问。

  “你应该最清楚我想做什么。”这些年来,他一直托李毓找她,关于他跟舒亦帆之间的纠葛,最清楚的也是他。

  “凯,你有没有想过这么多年了,或许很多事情都变了,或许是你该放下的时候了。”李毓的眼神闪烁了下,回应道。

  “我这里很明白,但这里却情不自禁,你教教我要怎么放下?”韩凯比了比自己的脑子,然后又停驻在胸口左边口袋的位置。

  李毓不由得沉默苦笑,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他可以体会韩凯的心情,但他却无法成全他的执着,爱情跟友情之间,他自私的选择了爱情。

  “就算她已经结婚生子,我还是想要问清楚为什么她当年没有出现。”韩凯没发现李毓脸上闪过的怪异神色,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她……结婚生子了?”看来韩凯是误会了什么,不过这也让他稍微松了口气。

  “我有看到她儿子,像是她的翻版。”虽然他很想杀了那个不曾谋面的男人,但对这个孩子却有种熟悉的喜爱感觉,应该是因为很像她吧。

  “既然如此,你更不应该再去打扰她,别忘记了你跟王溱之间也有婚约,不久后就要结婚了。”李毓完全不想让他知道真相,只希望韩凯能打消继续接近舒亦帆的企图。

  “我不会答应跟她结婚的。”韩凯的神色冷凝了下来。

  “你们双方家族都已经谈妥,由不得你不答应。”李毓略微心急的道。

  “那是他们自作主张的协议,跟我无关!”他从来就没有承认过那桩婚事。

  “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你不能跟以前一样任性!”若韩凯真的拒绝结婚,他不能想像还会有多少麻烦。

  韩凯墨黑的瞳眸罩上一层浓浓的困惑,“你是我最好的兄弟,为什么不是站在我这边,反而逼我娶一个我不爱的女人?”

  “我、我只是觉得你对家族有责任,你的婚姻本来就不仅是你一个人的事,这在你出生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享有家族的荣耀跟财富,同时必须回馈跟牺牲,不是吗?”李毓按捺住罪恶感,强迫自己也相信自己的说词。

  “你不是我认识的李毓,我认识的李毓从来就不吃家族这一套。”他突然觉得对这个从小玩在一起的好友感到了陌生。

  “你知道我的身分的。”李毓俊美的脸庞闪过抹黯然,但很快又恢复平静,“我可以不吃,你却不能。”

  “我们没有什么不同,再跟我讲那些狗屁身分的道理就别当兄弟了!”韩凯恼怒的吼道。

  看着韩凯愤怒得拧紧了浓眉,李毓的心中彷佛打翻了调味盘五味杂陈,对于韩凯不计较他出身,真心待他如手足,他一直是很感动的,但内心深处却又忍不住产生矛盾的妒恨心态,尤其在他爱上舒亦帆之后,那种不平衡的感觉更加强烈,有时连他都忍不住对自己的丑陋感到厌恶,却又无法控制遏止,只能放纵自己堕落。

  “你们在讨论什么?我在门外都听到凯的声音了。”突然,随着大门被开启的声响扬起,一道苗条的身影走了进来,好奇的看着坐在沙发上沉默对峙的两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