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芳妮 > 财妻带种逃 >  上一页    下一页


  她原本以为这辈子就只能透过儿子凭吊逝去的青春与爱情,怎知这么多年后,“他”会从她的梦中走入现实,活生生的站在她面前,问她儿子的爸爸是谁?

  笨蛋,除了你,还会有谁?

  舒亦帆微微牵动着唇瓣苦笑着,泪光在眸底忽隐忽现的闪烁。

  “妈咪?你怎么了?”舒安信敏感的发现母亲的异样情绪,收起笑容,肃色中带着担心。

  舒亦帆这才回神,摇摇头,微笑道:“没事。”

  舒安信的眸底掠过抹怀疑,但没有追问,只是把话题又拉回方才的叔叔身上,“妈咪,那个叔叔是你以前的男朋友吗?”

  舒亦帆有点心虚的瞪了儿子一眼,粗声道:“呿,你才几岁,懂什么男女朋友的事情?”

  “我怎么不懂?我可是常陪外婆看八点档的乡土剧呢。”舒安信不服气的反驳。

  “以后不许你看了,学些有的没的。”她还不想太早当奶奶呢。

  “妈咪,你还没告诉我,那个叔叔到底是谁?”舒安信可没这么容易被转移注意力。

  “你不用知道这么多,他不过就是个过去的普通朋友而已。好了,我很忙,没事不要叫我。”舒亦帆摆摆手,准备溜进工作室后方。

  “可是我有听到你们刚刚明明就讲了很多,叔叔还握住你的手——”舒安信发现自己说溜嘴,想住口已经来不及了。

  “舒安信,你偷听我们讲话?”舒亦帆瞪圆了眼,耳根子因为被儿子窥探到不想让他知道的秘密而微微烫红了起来。

  “我没偷听,我只是刚好站在门边,门又刚好没关好……”

  “狡辩,刚刚答应你的两百块一笔勾销。”舒亦帆趁势道。

  “妈咪,你怎么可以出尔反尔?”舒安信懊恼的道:“我要跟外婆讲。”

  “你跟谁讲都一样!”舒亦帆别开脸一副没得商量的神态,无视舒安信的抗议。

  “那我去问外婆,叔叔是谁好了。”舒安信眼珠子一转,唇瓣微微翘起。

  就是这坏坏的表情,根本跟那个人一模一样,“舒安信!”真是跟他一样坏。

  “怎么了?母子俩大眼瞪小眼的。”李毓推开门走进了店里,好笑的看着对峙中的母子,将手中装着点心跟饮料的袋子放在柜台上。

  “叔叔。”舒安信迎上前,露出职业笑容道:“你又买点心来啦?要不要顺便看看家里缺什么,今天店里的商品打折喔。”

  “喔?今天怎么这么好,还打折?”李毓好笑的反问,话说他在这小家伙的推销下没有一次是空手而返,真是尽得他母亲的真传。

  “因为妈妈跟一个老朋友重逢了。”舒安信眯着眼笑着回应。

  “老朋友?”李毓眸底闪过抹疑虑,目光望向了一旁的舒亦帆。

  舒亦帆无奈的扯起抹苦笑,白了儿子一眼道:“限你现在马上进去,而且不准偷听,这样我就考虑恢复方才的提议。”

  “那我也考虑一下。”舒安信唇畔的笑容更咧开了些。

  舒亦帆翻翻白眼,没好气的道:“我真是生你来克我的,知道了,快进去。”

  “谢谢妈咪,我最爱妈咪了,你们慢慢聊,我不打扰你们了。”舒安信朝舒亦帆抛了个飞吻,然后开心的闪到了门后。

  舒亦帆没辙的摇摇头,走上前,对上虚掩着的门后的那双慧黠眸子,在他被抓包的吐舌神态中将门给紧实的关上。

  “是他吗?”李毓没等舒亦帆开口,就忍不住先问了。

  舒亦帆转过身子面对他,轻轻的点了点头,“是他。”

  李毓俊美的脸庞上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没想到他会找你。”其实他比较想说的是,没想到他会自己找到她。

  一直以来,韩凯都是委托他帮忙寻找舒亦帆的,而这么多年来他将她藏得好好的,甚至误导韩凯寻人的方向,没想到百密还是有一疏,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始终还是发生了。

  “我也没想到,都这么多年没音讯了。”舒亦帆佯装不在意的耸耸肩,彷佛这只是茶余饭后闲嗑牙的话题罢了。

  “他找你说了些什么?”相对于舒亦帆的淡然,李毓却显得有些不安。

  “没什么,他是来跟我谈生意的。”她省略了过程只讲结果,将方才韩凯的提议简短的提了一遍。

  “你答应他了?这样好吗?这么多年了,你好不容易才恢复平静的生活,要是到时候又惹出一堆风波怎么办?”李毓的声音带着激动。

  舒亦帆睨了他一眼,好笑的道:“你干么比我还紧张?只不过是做生意罢了,干么要跟钱过不去?”

  “我是担心你,担心安信——”李毓的声音在舒亦帆的神色肃穆起来时骤止,有点狼狈的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提起。”

  舒亦帆脸色稍霁,摇摇头道:“没关系,不过以后不要再把两个没干系的人扯在一起,引起误会就不好了。”

  “我知道,我会小心。”见她没生气,李毓这才松了口气。

  “我知道你一直以来都很关心我们母子,当年要不是你,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度过怀孕生子的那段无助时光,我一直都很感激你对我的照顾。”当年能草创这间店也是靠他的资金挹注,虽然后来她慢慢将钱还清,这份恩情她永远不会忘记。

  “那是我应该做的。”他想从她那边要的,跟感激只差一个字,却相差十万八千里。

  “没有什么是应该的,况且你也只是他的好友,实在没必要替他做到这个地步,只能怪你交友不慎还摊上我这个麻烦。”舒亦帆没发现他眸底的感情,促狭的道。

  “跟他无关!”李毓因为她的误会而忍不住微微动怒。

  舒亦帆讶异的看了他一眼,唇瓣跟着勾起,“知道啦,我知道你最善良,是大好人,放心,我不会认为你是在替你朋友善后的。”

  “舒亦帆,你真的挺可恶的。”这么多年来他不是没暗示过自己的情感,但不知道她是神经太大条又或者是故意装不懂,每当他想进一步时总会被她巧妙的闪过,拉开彼此的距离,然后他又得重新接近她。

  也因为深怕她会越退越远,他不敢逼她,装作一贯的风流不羁,每交一个女朋友就跟她讨论一次,期待看到她的妒意,但除了卸下她的防备之外,他却什么都没看到……

  这些年来,他们就这样维持着算得上亲近的朋友关系,他也是唯一可以如此靠近她、进入她生活的男人,所以他对这样的状态并不是太担心,只等着用时间来改变一切,得到他想得到的。

  可没想到……这该死的韩凯,为什么就是不死心!

  “你怎么了?真的生气了?”舒亦帆打量着李毓的神色问。

  “算了,我怎么可能对你生得了气?”李毓无奈的道。

  “也是,我可是你的最佳感情顾问呢,你应该谢我都来不及了吧?不讲他了,你最近交往的那个名模呢?挑一个礼物送她吧,给你打九折。”舒亦帆一副大气的样子道。

  九折……李毓摇摇头,“不用了。”

  “不用打折吗?那可是你自己说的,别怪我不够朋友。”谈到钱,她可是不会客气的。

  “只要你开心,卖我更贵都没关系,只是我跟她已经分手了。”李毓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一样,一点都没有因为分手而影响自己的情绪。

  “分手?不是才交往没多久?”她记得应该不到两个月吧。

  李毓耸耸肩,“合不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