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芳妮 > 财妻带种逃 >  上一页    下一页


  “难道这么多年不见,连老朋友叙叙旧的时间都没有?”韩凯觉得当年的伤口又隐隐渗出血来。

  “韩凯。”她深吸口气,转过身强迫自己直视着他,“人不能一直活在过去,我们都已经迈开脚步走向不同的人生了,我只想着该怎么好好过我的未来,你也应该如此。”

  韩凯凝视着舒亦帆依旧美丽的脸庞,试图寻找一丝丝属于过去的情愫,却只看到一片清冷。

  “好吧,那我们就来谈谈未来。”他低沉着嗓音,脑中盘算的绝对不是放弃。

  “什么意思?提醒你不要再乱讲话。”舒亦帆警戒的蹙了蹙眉。

  “别担心,我是来找你谈生意的。”他有自信她会上勾。

  “生意?!”果然,舒亦帆的眼睛亮了亮。

  “你躲我躲了九年,总不会认为我是突然找到你的吧?”韩凯讲话有点酸溜溜的味道。

  “我哪有躲你?你想太多了。”舒亦帆心虚的垂下眼眸。

  “不管有没有,我们失联了九年是事实。”打从当年等不到她的出现,他就从没有放弃委托李毓帮忙寻找过她,可却始终没有好消息,直到近年他从美国回台才因为公司礼品部员工推荐将她的手创品当成今年VIP客户的回馈礼,这才知道原来近期窜红的“星”手创就是他一直寻找的她所创立的,真是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不是说要谈生意?”舒亦帆回避他的话题道。

  “我是代表永缘集团来跟你洽谈合作方案的,我们打算用你的手创品当成这次礼品部的主打商品,如果反应好的话,甚至可以开辟一个品牌给你主导,不知道你觉得怎样?”他顺着她的话导回正题,既然现在已经找到她了,他的确是不用那么心急。

  “我的品牌?”虽然现在她的手创商品已经逐渐在网路上打开知名度,但是要成为独特的品牌,还是很需要一个强而有力的幕后推手帮忙拓展通路跟广告行销。

  看着她的脸庞骤地绽放出跟小女生一样的兴奋光芒,韩凯的眸子不自觉的柔软了下来,含笑点头,肯定的重复,“你的品牌。”

  舒亦帆乌黑的眼珠子转呀转,弯起唇瓣道:“怎么个合作方式?我可是不做吃亏的生意。”

  “我还不了解你吗?”这点她从来就没变过。韩凯低笑出声,让舒亦帆的耳根子忍不住微微烫了起来。

  “你二我八,我只出人跟作品,其他都你负责。”舒亦帆没好气的道。

  韩凯失笑的看着她,摇摇头道:“我错了,你比以前还狠。”也比以前更吸引他。

  “要不要一句话。”她有点耍赖的道,讲到钱的事自然要精打细算,不过她会故意开出这么不平等的条件,其实也是源自她内心的矛盾,既想要有这个机会,却又害怕跟他太接近让自己重蹈覆辙。

  “那要看看你的东西是不是真的能引起回响,才会有下一步的计画。”他怎么可能不要?即便获利全给她都无所谓,他要的只是跟她产生关联的机会。

  “自然是如此,不过我对自己的作品一向信心十足。”他的说法激起了她的好胜心。

  “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宾果,这鱼饵果然抛得不错。

  “嗯……”她是不是答应得太快了?唉,不管了,笨蛋才会跟钱过不去。

  总之,这只是生意,只是生意。她在心中默念着。

  “正式的合约公司拟好后,会再请你来公司一趟签约,希望我们合作愉快。”韩凯朝她伸出了手。

  舒亦帆迟疑了几秒,随即也爽快的朝他伸出手来,打算仿效方才的方式点到为止。

  只是生意,只是生意——她的默念在手被他的大掌牢牢包握住后骤止,心跳漏了好几拍,正打算挣扎时他却已松开了手,反而让她感到没来由的失落。

  “这些年你过得好吗?”他深深的凝视着她,收敛起一开始想要得到她相同回应的急迫。

  “很好啊。”她故作轻松的道。

  “你有个儿子。”老实说,他曾想像过她或许已经嫁人生子,但总是心存侥幸的认为,或许她会跟他一样依然想着对方,如今真正证实了心中的恐惧,他只觉得自己的脖子像被人掐住了似的,几乎无法呼吸。

  “是啊。”提到儿子,她的目光霎时柔和了下来,充满了母爱的光辉。

  “他几岁了?”目测看来,似乎跟他们分别的岁月差不多。

  “没几岁。”她撇开脸,含糊的带过。

  “没几岁?”这是什么回答?韩凯微微挑眉,追问:“他长得很像你,连个性都像,看样子似乎没有遗传到爸爸。”

  “唔。”她淡淡的应了声,试图让他觉得无趣而停止讨论这个话题。

  “你什么时候结婚的?他是个怎样的人?从事哪一行?”没想到韩凯非但没有打住的欲望,反而欲罢不能的越问越多。

  “够了,若是跟你谈生意还得接受你的身家调查,那这笔生意我不做了,你回去吧。”舒亦帆突然恼怒的将他往门外推。

  “亦帆?”她突如其来的情绪变化,让韩凯毫无准备的被推到了门边。

  “你走吧,我们还是不要连络的好。”舒亦帆板起脸道。

  “我知道了,我以后不再过问你的私生活就是了,你不要生气。”他这辈子一向傲慢,偏偏就是遇到她后老是在低头。

  他的迅速道歉反而让舒亦帆觉得自己反应过度,沉默的低垂下头,一股僵滞的气氛霎时在他们之间弥漫。

  “接受我的道歉好吗?”不管她是不是已婚有孩子,他都无法放下她,即便只是共事也无妨。

  舒亦帆轻轻的颔首,“记住你的话。”他这个天之骄子都道歉了,她还能拒绝吗?

  一直屏住的气息终于获得解放,韩凯松了口气,自嘲的弯了弯唇瓣,“你说了算。”

  他声音中的某种苍凉敲痛了她的心,都过了这么多年,为什么他又突然出现在她面前试图扰乱她?他们的缘分在当年他出国时就已结束,即便现在重逢,也早已物换星移、人事全非,一切都无法再回到从前,只能抛开过去继续往前走……

  送走了韩凯,舒亦帆感觉自己彷佛打了一场硬仗似的,全身虚软无力地跌坐在柜台后的座位上,脑中思绪翻飞杂沓,一向平静的心湖此刻好像落石不断,激起一圈圈的涟漪,从心头蔓延到全身,不断的将她拉回到过去。

  她想起了一直以来努力淡忘的气息与温度,这让她有点心慌。

  不过,最让她忐忑的却是另一件事——一件她隐瞒了多年的秘密……

  “妈咪,叔叔走了吗?”舒安信的声音随着门的开启传了出来,小小的身影也随之出现在她眼前。

  凝视着那张跟自己肖似的脸庞,舒亦帆忍不住出了神,只有她知道儿子的五官乍看之下的确跟她像同个模子刻出来的,但那双会因光线而变幻色彩的琥珀色瞳仁,还有笑起来时那微翘的唇瓣,根本就跟爸爸一模一样。

  他像“他”,在每一个细节、在表象之下,每每让她看到儿子就像见到“他”一样,欣慰也心痛。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