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芳妮 > 财妻带种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不过,听说她爸爸是某位政要,是政治世家,她会绕着我们转,应该不会真的是为了替我们处理那些女生的‘心意’吧?”李毓分析。

  “她爸爸不是某个财团的总裁吗?我听说她母亲的曾祖母还是清朝时期的格格。”韩凯听说的跟李毓完全不一样。

  李毓跟韩凯互看了一眼,又同时看向舒亦帆,却刚好对上了她望过来的视线,两个人的心头同时都震动了下。

  她哪知道他们正在讨论她,朝他们露出了浅浅的微笑,目光在他们周遭巡视了一圈,算算时间那些刚上完烹饪课的仰慕者应该快出现了。

  她有点懊悔这么慢才发现这个可以回收食物的方式,毕竟对那两个天之骄子—— 尤其是韩凯来说,这些粗糙的东西根本不入他们的眼跟口,可对她来讲却是可以不花钱就充饥的好食物啊。

  “你看到了吗?”韩凯别开了跟舒亦帆对上的视线,不知为何,感觉心跳突然加快了些。

  “舒亦帆?”李毓也跟着移开视线,脑中充斥的是方才那张笑靥如花的美丽脸庞。

  “她刚刚是不是在对我笑?”韩凯有点粗声的问,好像这样可以掩饰自己的在意。

  李毓瞅了他一眼,眸底的讶色一闪而逝,唇瓣促狭的弯起,“她可能真的是冲着你来的,要我去搞定她吗?”以往那些对韩凯纠缠不清的女生,都是靠他出马转移她们的注意力。

  虽然他不似韩凯一样粗犷帅气,但阴柔俊美的外表还是让女人无法招架的。

  “你别乱来。”韩凯难得严肃的阻止。

  李毓微微挑起了眉梢。

  “她跟那些花痴感觉不一样,别理她就好了。”韩凯含糊的解释,耳根子却微微发烫了起来。

  李毓点点头,低垂下眼睑,唇瓣始终轻轻的勾起。

  午后的微风煦煦吹抚着,舒亦帆已经又低下头看着手中的原文书,可从那一天开始,韩凯却老是想起他们四目相对时那股撞入心头的电流,直到多年后的再度重逢,依然轻易的让他悸动不已。

  “好久不见。”轻柔的声音平静得闻不到一丝丝的情感波动。

  韩凯卷入回忆的思绪被舒亦帆恰到好处的客套招呼声给拉回,望进那双依然令他心动的灿眸,瞬间又恍神了起来,彷佛回到了当年。这张脸庞美丽依旧,岁月是善待她的,不但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反而增添了一股成熟的韵味,散发出无以伦比的魅力。

  “韩凯……”舒亦帆被他瞅得发窘,瞄了好奇的看着他们的儿子一眼,低喊了声。

  “的确是好久不见了。”韩凯低嗄着声音,有股想要抓住她肩膀摇晃的冲动。

  舒亦帆的心因为他声音深处那抹复杂的情感而微微刺痛了下。

  “你没想到我会出现吧?”没等舒亦帆回应,韩凯接着问,他多希望可以挖出她的心来瞧瞧,看看现在的她是否真的如此冷静,一点都没有跟他相同的悸动跟感慨?

  “人生本来就是充满意外。”舒亦帆浅笑着,一如当年。

  “我也是你人生中的意外吗?”韩凯直视着她,想看透她的心。

  舒亦帆别开被他锁住的视线,却对上儿子好奇的注目,佯装镇定的朝儿子道:“你先进去,外面交给我就好。”

  “没关系,我没事。”舒安信佯装听不懂母亲的暗示,他对这个突然出现的叔叔真的是很好奇呀,虽然妈妈努力维持平静,但他这个儿子可不是白当的,一眼就看出妈妈没泄漏出来的失措。

  “你不想要两百块了?”舒亦帆瞪了儿子一眼。

  “喔,我突然想起来还有功课没写完,那我先进去了。”万岁,之前一直跟妈妈协议每天给他两百块当零用钱都破局,没想到今天得来全不费工夫。

  “对了,叔叔,”舒安信忽然想到一事,“你记得要买单哦。”他朝韩凯眨了眨眼,在舒亦帆的瞪视下闪进了房间。

  “你不要理他,这两样东西是非卖品。”舒亦帆想走到柜台后面,好像这样就可以更妥善的武装起情绪。

  “既然商品已经出售,哪有不卖的道理?原来,你就是个出尔反尔的人?”韩凯走上前,双手撑在木柜上将身子往前倾,几乎与她的鼻尖相贴。

  他已经让她逃开过一次,说什么都不会再让她有机会拉开彼此的距离。

  “东西不是我卖的。”她踉跄的往后退,背却贴上了展示的木柜,无路可退。

  “可是你是老板,得负起所有责任。”韩凯勾起唇瓣,满意的看着她被困在自己与木柜之间。

  舒亦帆可以感觉到从他身上传来的气息,带着些许熟悉的烟草香味,“蓝威……”她不自觉的低喃。

  “你还记得?”他俊俏的脸庞闪过抹喜色,蓝色West一直是他抽的香烟品牌,多年不改。

  “烟少抽点。”她迅速的低垂下眼睑,不让他窥见自己武装下的脆弱情感。

  “这是关心吗?”他追问,不让她躲避,低沉的嗓音带着期待,撩动了她的心弦。

  舒亦帆如小扇般的浓密黑睫轻轻颤了颤,静默了几秒,再扬睫却是带着无懈可击的微笑,“抽烟有害无益,就算陌生人我也会这样劝他,更何况我们曾经是朋友。”

  “只是朋友?”这个回答让他原本雀跃的心又沉了下来。

  “还是同学。”舒亦帆努力不被他的逼近影响,挺了挺背脊,话锋一转道:“你说的对,既然我儿子已经把商品卖给你了,我也没道理反悔,你留下资料,我会请货运送到府的。”

  “你才几岁,记忆力就这么差?忘记我们曾经有多亲密了吗?”该死,她怎么可以这么不在乎他们曾经拥有的美好?他不许。

  “韩凯。”她警告的喊了声,制止他将她拉回过去。

  “亦帆,我还记得每当你被我吻肿了唇,总是娇嗔的将脸埋在我胸口,小巧的耳珠像颗熟透的樱桃,让我老是情不自禁的低头将它含入口中——”

  “不要再说了!”舒亦帆举起手抵住了他的胸膛,将他大力的往后推开。

  韩凯没料到她会有这种反应,没有心理准备之下竟踉跄的后退了几步。

  “如果你是来买东西的,我很欢迎,但仅止于此,要是你再继续出言骚扰我,就别怪我不顾情面将你赶出门。”舒亦帆压抑着急促的心跳,冷凝着神色道。

  韩凯的俊眸微微眯起,胸口宛若压上了一颗大石般窒闷了起来,每呼吸一口都是痛。

  曾几何时,她还在他怀中娇羞的回吻着他,渴求的呼喊着他的名,而今这一切却都成为了骚扰。

  “知道了,是我不好。”韩凯好不容易平复了胸口的剧痛,收起眸底的失落,正经的道:“我们重新来过吧,你好,我是韩凯,好久不见。”

  看着他伸出来的大掌,舒亦帆脑中不争气的闪过他的手指曾如何在自己肌肤上烙下灼热印记——该死,明明是她要他不要再骚扰她,怎么自己反而胡思乱想了起来?

  “嗯。”她将手轻轻放在他掌中,没等他回握就又抽回了手,害怕他掌心的温度会勾起她更多的回忆。

  “如果你没其他事情的话,我要继续忙了。”她背对他,佯装整理柜上的物品。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