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芳妮 > 财妻带种逃 >  上一页    下一页


  从她有记忆以来,自己的父母就跟别人的父母不一样,爸爸虽然是个作家,但从没有认真工作过,拥有无可救药的浪漫个性,想不想工作都随心情决定,所以一直在挥霍爷爷奶奶留下的遗产,直到她国中时宣告破产为止,而母亲则是父亲的拥戴者与追随者,从不认为父亲的行为有什么问题,甚至还觉得一个“文学家”就该有这种艺术性格,所以总是随着丈夫四处游玩,一兴起两个人甚至可以失踪好几个月才想起还有两个孩子—— 也可以说是缺钱了才不得不回家。

  或许是因为有一对特别“天真随兴”的父母,所以她们姊妹从小就必须比一般的小孩独立成熟。

  虽然她已经努力守护着小她六岁的妹妹,希望让她拥有无忧无虑的青春岁月,但家里的环境还是让妹妹早熟贴心,而乖巧懂事的妹妹也成为她最大的安慰跟奋斗的动力。

  “姊,我看我也去打工好了。”舒亦梅试探的声音自舒亦帆身后传来。

  舒亦帆停顿原本准备开火的手,转过身,严肃的道:“你说什么?”

  “我……姊,我不想你一个人这么辛苦,我已经长大,我可以帮忙——”

  “住口,你连想都不用想,只要好好读书就是帮我最大的忙了。”舒亦帆打断妹妹的话,正色道。

  “可是——”

  “好了,你再说的话,姊姊可要生气了。”舒亦帆结束了这个话题,转过身继续方才的动作。

  舒亦梅看着姊姊单薄的身影,心头酸酸甜甜的,怕姊姊真的动怒,只好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小梅,姊姊最大的愿望是什么你知道吗?”舒亦帆突然又开口问。

  “是什么?”舒亦梅好奇的问。

  “就是有一天靠自己的能力开一间小小的店,让爸妈还有你都过着安稳的生活。”舒亦帆转过头来看着妹妹,晶亮的眸中充满了对未来的期待,让原本就美丽的脸庞更让人眩目。

  “我也是,我以后也要努力工作让爸妈跟姊姊不用再担心经济。”舒亦梅对未来也充满了雄心壮志。

  “好啊,我们一起加油,不过现在你唯一的责任就是好好读书,为以后的成功好好奠定基础,懂吗?”舒亦帆提醒她道。

  “知道了。”舒亦梅点点头,“我会好好读书,跟姊姊一样当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舒亦帆朝妹妹露出了慈爱的笑容,这才转过身子继续准备晚餐。

  蛋香随着热气在狭小的空间中四散,舒亦帆熟练的将拌了番茄酱的饭包在蛋皮中,装盘后端到了桌上。

  “姊,超香的。”舒亦梅深吸了口气,即便材料再简单,姊姊总能将它烹调得色香味俱全。

  “快吃吧。”舒亦帆柔声道。

  “那你呢?”桌上只有一份蛋包饭,舒亦梅迟疑的问。

  “我不饿,我吃这个就好。”舒亦帆拿起一旁的甜点,笑着晃了晃。

  “姊……”

  “好了,还是你觉得姊煮的难吃,所以不想吃?”

  “当然不是——”

  “那就闭上嘴,快点吃。”她佯装生气的板着脸。

  舒亦梅知道这是姊姊心疼自己,只好无奈的拿起汤匙,听话的开动。

  见妹妹总算愿意吃饭,舒亦帆这才满意的拿起甜点往嘴巴送。

  好甜!她微微蹙了蹙眉,不过看着妹妹心满意足的笑容,她的唇角也跟着微微的轻扬了起来。

  “你看到了吗?”韩凯穿着淡蓝色衬衫、亚麻色长裤,双手斜抱在胸前,目光瞟向不远处正拿着本书坐在草地上阅读的身影,朝身旁的李毓问道。

  李毓顺着他的目光看向斜前方,翘翘唇角道:“舒亦帆?”

  “你不觉得她最近常在我们周遭晃吗?”尤其是一群女生包围着他们,抢着“上供”时,她总会“贴心”的替他们解决那些不知该怎么处理的麻烦物品。

  李毓看了韩凯一眼,打趣道:“你什么时候也会留意起女人来了?”

  韩凯古铜色的脸庞泛起抹几乎难以察觉的红晕,有点狼狈的道:“她的行为这么怪异,要不注意到也很难吧?”

  “说不定是故意要引起你注意?”李毓好笑的审视着韩凯的反应。

  虽然韩凯不乏前仆后继,试图想要爬上他床的女人,但说真的,打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以来,他还没看过韩凯对任何女人多看一眼,严格来说,韩凯对男女之间的情愫还属于幼稚园阶段,根本没开窍。

  “怎么不说她是来看你的?”韩凯的心脏因为李毓的话而突然漏跳了一拍。

  “我?她每次都是先找你讲话呀。”李毓漫不经心的回答。

  “你真的这样觉得?”韩凯静默了半晌,突然开口问。

  李毓有点讶异的看向他,没料到自己随口说说的一句话,韩凯竟然会认真?

  “干么这样看着我,我只是对这个女人古怪的行为感到好奇罢了。”韩凯故意用淡然的态度掩饰自己的困窘。

  “我可没说什么喔。”李毓双手一摊,神情无辜。

  “算你聪明。”韩凯白了好友一眼。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