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芳妮 > 财妻带种逃 >  上一页    下一页


  几个女生对着经过自己面前的纤细身影窃窃私语的赞叹着,眼中盛满了欣羡。

  “学姊。”忽地,两个女生自一旁蹿了出来,带点羞怯的拦住了她。

  “有什么事吗?”她停顿下脚步,对着忐忑的两个女生露出了微笑。

  “我一直好崇拜学姊,您是我效法的榜样,可以帮我签名吗?拜托。”其中一个女生恭敬的弯腰低头,双手捧着笔记本朝她伸去。

  “还有我,我也要。”旁边的人也不甘落后的重复着同样的动作。

  “呃,好喔。”她只迟疑了几秒就应允,接过笔记本熟练的签名,然后再递还给对方。

  “太棒了,谢谢学姊。”两个女生开心的将笔记本捧在胸前。

  “对了,学姊,您又要拿东西去捐助给孤儿院了吗?”两个女生崇拜的目光移向她肩膀上的大袋子。

  “呃——没——这不是——”

  “学姊除了人美之外,心地更好,不愧是名门望族之后。”

  “是啊是啊,学姊不但家世好,人美丽,头脑更是一级棒,不愧是我们F大的校园公主,我们一定要努力向学姊学习,做个更完美的人。”

  两个女生打断了舒亦帆的否认,简直把她当成女神一样的崇拜。

  “欸……其实我没那么好……”她尴尬的笑笑。

  “学姊您别谦虚了。对了,再过两个月就是我的生日,我可以邀请您参加我的生日派对吗?”方才第一个开口的女生接着提出邀请。

  “我——”

  “学姊请您一定要来,我爸妈知道我们学校有您这样才貌双全、气质高贵优雅的千金,都一直嘱咐我要向您学习呢。”不给舒亦帆拒绝的机会,女生眨眨单纯的黑眸,期待的瞅着她。

  “学姊去嘛,我也会去,学校的千金名媛都会参加,怎么可以少了学姊这位校园公主呢?我也想介绍您给我父母认识。”另一个女生帮腔游说。

  “我……”她实在无法拒绝她们殷切的目光,只好点点头道:“如果那时方便的话——”

  “万岁,太棒了,学姊答应了耶,我要赶紧告诉大家。”发出邀约的女生开心的跳跃了起来,“学姊再见。”

  “学姊拜拜。”

  两个女生边走边兴奋的交头接耳,好像刚拜见完什么大明星似的,一直到走远,那雀跃的情绪都还荡漾在方才的驻足之地。

  舒亦帆心虚的目送两个年轻身影的远离,拉拉肩上的背带,朝着反方向的校门走去。

  她,舒亦帆,今年二十一岁,私立F大企管系三年级,身高一六四,体重四十六,从小就是个让人惊叹的美人胚子,加上她气质独特,总会让见到她的人自然而然的将她当成生长在某个豪门世家,拥有良好教养的千金小姐,跟一般那种有钱人的等级不同,完美得有如公主般。

  所以打从她一进这所私立贵族大学之后,马上获得了“校园公主”的称号,引起众多女人好奇与崇拜的注目、男人爱慕与渴望的追求,当然也免不了被嫉妒厌恶。

  不过大部分的女生还是把她当成偶像,三不五时就有学妹找她签名。

  可是没人知道,出了校门的她回到的不是他们想像臆测的豪宅,而是一间毫不起眼的老旧公寓,那红色的铁门甚至已经掉漆斑驳,跟墙面上龟裂的痕迹一样透露了这栋建筑物的年久失修。

  没错,现实中的她非但不是什么千金名媛,甚至连一般的小康之家都构不上边。

  若要说哪几个成语可以代表她家的状况,应该就是一贫如洗、家徒四壁等等相关词句吧。

  与其他人将她塑造出的假象简直有如天壤之别,就连能上这所贵族学校也是靠她高分录取而拿到奖学金,才得以毫无负担的进入就读。

  其实好几次当她面对别人钦羡崇拜的赞叹时,都很想要解释清楚自己真正的模样,却每每被打断,第一次没机会说,第二次没时间说,第三次……第四次……随着时间越久,反而越开不了口,最后变成不忍心破坏他们的想像,只能缄默扮演着他们口中那位“校园公主”的角色。

  也罢,反正就快毕业了,等毕业后自然而然就可以回归到真实的舒亦帆的人生了。

  她微微吁了口气,拉了拉包包肩带朝家门走去。

  “姊姊,你回来啦?”门才打开,一道娇嫩的声音飞快的迎向了她。

  “我回来了。”舒亦帆朝着跟自己模样肖似的妹妹露出了微笑,让她接过了自己肩上的袋子。

  “哇,姊姊你今天大丰收喔?”女孩青涩的脸庞上绽放出兴奋的光彩,从袋中取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点心瞧了瞧。

  “你晚上还没吃吧?先吃这个填填肚子,姊姊马上去准备晚饭。”舒亦帆摸摸妹妹的头,对于这个小自己六岁的妹妹是疼惜的。

  “我不饿,姊先吃吧。”舒亦梅将甜点递给舒亦帆,肚子却抗议的咕噜噜叫了起来。

  “傻瓜,这么多还怕不够吃吗?快吃吧。”舒亦帆不舍的将她的手推了回去。

  舒亦梅这才红着脸点头,开心的将包装小心翼翼的打开,拿出甜点吃着。

  舒亦帆顺手将妹妹打开后的包装纸盒放在一旁的大箱子中回收,对他们这种穷苦人家来讲,任何可以再利用的东西都不能浪费。

  “爸妈又不在了吗?”舒亦帆环顾了只有十坪出头的屋内,其实不用问也知道答案。

  “嗯……”舒亦梅咬了口蛋糕,点了点头。

  “这两个人。”舒亦帆无奈的叹了口气,进到自己跟妹妹共用的小房间,脱下上学时穿的衣服仔细挂好,换上了家居服——泛旧的T恤跟短裤,这才又回到狭隘的客厅。

  “姊,你今天好不容易不用打工就不要忙了,我吃这个就够了。”舒亦梅连忙晃了晃手上的蛋糕。

  “那只是点心,怎么吃得饱,我来看看有什么好煮——”舒亦帆的话在打开冰箱的同时顿住。

  冰箱内只剩几颗蛋跟一把发黄的葱,原本从打工处带回来没卖完的烧腊跟配菜却不见踪影。

  “爸妈带出去赏花了。”舒亦梅解释。

  她就知道。舒亦帆轻叹口气,无奈的道:“姊煮蛋包饭给你吃?”好险电锅里还有白饭。

  “好啊好啊,我最喜欢吃姊煮的蛋包饭了,比五星级饭店的主厨做的还好吃。”舒亦梅马上捧场的欢呼。

  看到妹妹无邪的笑容,舒亦帆也跟着莞尔,“那等等你可要吃多点。”

  “那当然,我去收拾饭桌。”舒亦梅用力点头,随即走向客厅中唯一一张小方桌,将桌上原本敞开的书本阖起,放入一旁的包包中。

  舒亦帆看着妹妹纤细的背影,脸上流露出抹心疼。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