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芳妮 > 财妻带种逃 >  上一页    下一页


  “好好包装本来不就是应该的吗?”这小家伙真的让他一直想起某人。

  “当然,不过我可以替您升级免费绑缎带喔,叔叔您真是赚到了,这缎带很多人想要还买不到,我们只送给VIP客户呢,那您是要自己载走,还是我们帮您运送?”小男孩加大了唇瓣的笑纹,好像对方绝对不会拒绝这么好康的事情。

  韩凯看着眼前宛若奸商的小男孩,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双手交抱在胸前,摇摇头道:“我不买。”

  “喔?没关系,那叔叔您慢慢看,有需要再叫我。”小男孩也不恼怒,笑容未减的朝韩凯微微屈身,随即走向柜台。

  对于小男孩的言行举止,韩凯是惊艳的,一个年纪这么小的孩子竟然可以有这样的应对进退,不因为达不到目的而失望恼怒,实在是很难得,往后大有可为。

  “对了,叔叔刚刚好像有问我认不认识舒亦帆?”突然,才走进柜台后的小男孩,故作想起什么似的开口。

  韩凯微微眯起眼,对上了那双带着笑意却明显另有企图的瞳眸,心脏宛若被紧紧的掐住。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那神色,根本一模一样。

  他垂下眼睑沉默了几秒,随即拿起夹在胸前口袋上的笔,流畅的在柜台上的纸条写下自己的地址,“送到这里吧。”

  “成交。”小男孩满意的朝韩凯眨了眨眼,随即扯开喉咙往门帘后方喊,“妈咪,外找。”

  “妈咪?”虽然隐隐约约有猜测到,但听到心中的怀疑被证实还是让他几乎无法呼吸。

  “对啊,她是我妈咪,我是她儿子,叔叔您是我妈咪的朋友吗?”小男孩漾着笑意的眸中带着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审视。

  朋友?他们的关系怎么能用“朋友”这两个字简单交代清楚?韩凯心情复杂的看着小男孩,还来不及开口,帘后的门倏地被打开,露出了一道虽然久未见面,却依然熟悉的纤细身影。

  “妈咪不是说过,妈咪在工作的时候谁也不见吗?”无奈的娇脆嗓音撞入了韩凯的耳中,也撞击着他的心。

  “可是叔叔买了流星门帘跟台灯啊。”小男孩得意的朝着正走出来的身影邀功。

  “我不是说那是非卖品?”女人皱皱眉,将目光自小男孩身上移到了方才一直没有仔细留意的身影。

  忽地,空气彷佛在两人视线交接的同时冻结了,舒亦帆的脑中一片空白,柔丽的水眸中激起一片包含着惊愕与悸动的复杂情绪,然后迅速沉淀平寂,彷佛方才的波动只是一场幻影,可内心翻滚的波涛骇浪却久久无法停息……

  “你们还是带着东西快点走吧。”另一道醇厚的男子声音柔善多了,但依然没有唤醒追星般的女生们。

  只见被包围在中央的男子终于理智断线,朝着失控的女生们怒斥,挥手驱赶,“闭嘴,全都给我滚!滚!”

  原本激动兴奋的女生终于被男子凶狠的吼叫给震慑住,声音骤地消失,就怕真的惹恼他反而让他厌恶。

  “你们听到了?还不快点走?”另一个男子无奈的苦笑,温声劝道。

  女生们犹豫了几秒,随即纷纷将甜点塞进两个男子的怀中,不等他们反应,转头就跑开。

  两个男子彷佛已经习惯这种状况,其中一个将满怀的甜点小心的放置在一旁廊边的栏杆上,方才咆哮的男子则满脸不耐,看了看很多甚至来不及塞入他怀中,滚落在地上的东西,咂咂唇,将捧了满怀的礼物毫不在乎的作势往外抛——

  “等等!”娇脆的声音才响起,一道纤细的身影用比跑百米还要快的速度冲到了男子面前,按住了他蠢蠢欲动的双手。

  “你……舒亦帆?”被扯住手的韩凯轻拢起浓眉,墨黑的眸底迅速掠过抹诧异,目光由她瓷白清丽的脸庞,缓缓移到她按在自己手臂上的青葱玉手。

  通常女生只要被他一瞪,不是娇羞的低垂下头就是害怕的转头逃走,从没有人跟她一样,平静无波似的回视着他。

  “你没听到我刚刚说的吗?如果你以为趁她们都离开,你就可以独占我的时间,那你就打错如意算盘了。”他倒是没料到,这个私底下被称为“校园公主”、品学兼优的舒亦帆也会学那些聒噪肤浅的女生一样,试图引起他的注意。

  舒亦帆的眼睛微微的睁大了些,好像在看什么奇珍异宝似的瞅着他瞧,然后出乎他意料之外的翻翻白眼,唇边还闪过抹嗤笑,“难怪你成绩不怎样。”

  “什么意思?”她这句话怎么想都不是褒奖的意思,他的成绩明明不差好吗。

  “字面上的意思。”舒亦帆淡淡的回答。

  “所以你的动作不是在吃我的豆腐?”这女人,以为自己长得美,又是全校第一名就了不起吗?

  舒亦帆愣了愣,随即有点尴尬的松开手道:“我只是要阻止你暴殄天物。”糟糕,她的确是有点失态了。

  “这里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吗?”韩凯傲慢的微微扬起线条刚硬的下巴。

  舒亦帆瞥了他一眼,弯腰拾起了个散落于地的甜点,在他面前晃了晃道:“心意,不过我看你应该也不懂。”

  “如果你整天被一群花痴追着跑、追着送东西,强迫你接受她们所谓的‘心意’,再来跟我谈该怎样珍惜。”他只觉得困扰,一点都没感觉到所谓的心意。

  舒亦帆侧头想了想,算是认同了他的说法,弯起唇瓣道:“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糟蹋食物是会遭天谴的,既然这些甜品不合你意,那我就勉强替你处理善后好了。”

  舒亦帆的声音还没落下,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个大袋子,开始动手捡拾被他弃如敝屣的心意。

  韩凯目瞪口呆的瞅着泰然自若的舒亦帆,转头跟站在一边一直缄默着的男子对看了一眼,在对方眼中也看到了不可置信的诧异。

  舒亦帆好整以暇的将韩凯怀中的甜点全都扫进袋中,又将目标放在另一个男子身上,美丽的脸庞透露出一丝丝期待,“你的我也顺便帮忙处理了?”

  男子忍俊不住,噗哧的笑了声,点头道:“那就麻烦你了。”

  “不会不会,一点都不麻烦。”她秋风扫落叶似的将所有女人贡献上来的心意全都扫入袋中,沉甸甸的重量压在她单薄的肩膀上让她的右肩微微下垂,可唇角的弧度却是加倍的上扬。

  “好了,这里没我的事了,掰。”她拍拍双手,目光却是梭巡着周遭是否有遗漏的物品,随即连看都没看他们一眼,神色满足的离开。

  “我有看错吗?她真的是舒亦帆?”个头挺拔高壮的韩凯微微眯起了俊眸,审视的盯着舒亦帆的背影。

  “除非我也看错,不然应该是她。”另一个身形修长,俊秀斯文的男子也忍不住瞅着同个方向。

  两个人收回视线互觑了眼,一阵静默,又同时望向舒亦帆离去的方向,瞠目结舌的摇了摇头。

  “看,是舒亦帆耶。”

  “她好美好有气质喔。”

  “不只这样,她这次又拿书卷奖了。”

  “还有呢,听说她受过严格的新娘训练,什么为人妻子该具备的才艺都难不倒她,为以后嫁入门当户对的世家大族做准备呢。”

  “好羡慕她喔,简直就是完美的化身。”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