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芳妮 > 财妻带种逃 >  上一页    下一页


  安静的小巷子中,一阵阵低沉的引擎声由远而近,打破了原本的静谧。

  韩凯微微松开了脚上的油门,让车子的速度减缓,狭长的俊眸闪烁着锐利的光芒,视线在巷弄间梭巡着,直到一个挂在庭院栏杆旁、小巧温润的木质招牌映入眼帘,才倏地被带着兴奋与期待的柔光给取代。

  这是个位于台北郊区不甚热闹的社区,交通虽然有些不便,但走一小段路就有公车站,转一班公车就可以到达捷运站,房价相对于市中心却低廉许多,非常符合那个女人精打细算的个性。

  应该就是这里没错了。

  身为旗下拥有海、陆、空运物流,百货、饭店等休闲游憩事业,以及金融保险产业的永缘集团接班人的他,从小就过着王子一般富裕且随心所欲的生活,几乎没有什么足以让他恐惧忐忑,或者渴望祈求的事情,但现在他却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心跳迅速的加快,带着点雀跃紧张,这是自从多年前就几乎不再出现的情绪。

  韩凯将车子停靠在路旁,不自觉的深呼吸了几口气,按捺着心底翻滚的激动情绪,强迫自己放缓步调,一派优雅的跨下车,走向这间隐身在住宅区中的创意手作工作室,他短暂的驻足在庭院外,视线定格在木招牌角落处的流星图腾,原本就失序的心跳瞬间又加剧了。

  “真的有流星雨耶!”

  “当然,本少爷什么时候出过错?”

  “可惜啊……”

  “可惜什么?”

  “要是掉下来的都是钻石该多好,不知道能卖多少钱喔。”

  “……”

  他还记得当年她的话是怎样破坏那时浪漫美好的气氛,害他后来生了好久的闷气,毕竟那可是他第一次带女人去看流星雨,预期的是对方的惊喜娇呼,而不是这种充满铜臭味的叹息。

  之后她还真的用流星当成自己手作产品的标志,私下赚了不少外快,也“大方”的送了他一个以他为范本缝制的Q版玩偶,让他又高兴了好几天,虽然后来他发现她利用他的人形布偶在学校小赚一笔……

  或许就因为她的率直独特,不因他的身分而对他有所不同,所以他才会无法克制的被她吸引,然后深深的爱上了她吧。

  看着招牌右下方的流星,韩凯的眸光蓦地深了深,肯定是这里没错!

  “欢迎光临,不要客气,进来看看喔。”忽地,一道稚嫩的嗓音自他下方传来,熟练的招呼着他。

  韩凯将视线自图腾移向下方的声音来源处——

  好个漂亮的小男孩,乌黑的双瞳如琉璃般灿亮,红润的唇瓣挂着得宜的微笑,清秀斯文,有种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早熟气质,而且……简直跟他记忆中的她是同个模子刻出来似的,一样让人惊艳。

  韩凯原本蹦跳的心微微的沉了沉,像是晴空中突然飘来了一片乌云,遮掩了阳光。

  “你认识舒亦帆?”或许,是她家人的孩子?这是他唯一想听到的答案。

  小男孩慧黠的目光在眼前这个高壮的男人身上打转,唇畔笑容依旧,脑中却转了好几个念头,慢条斯理的道:“这里就是她的工作室呀,里面先请。”

  得到了他原本就笃定的答案并没有让他感到兴奋,只因现在他想知道的是另一件事。

  韩凯来不及再开口,小男孩已经转身往里头走,让他不得不迈步跟上。

  越过了小小的庭院,拉开镶着玻璃的木门,映入眼帘的是各具特色的手创品,精巧细致,看得出创作者的用心与创意,尤其是挂在柜台旁房门前的流星珠链门帘,用一颗颗琉璃珠串起,每个角度都闪耀着不同的光芒,就像当年的流星雨一样璀璨炫目。

  “叔叔您看,您喜欢那串流星门帘吗?这门帘可是独一无二手工制作的,每一颗琉璃珠都精心挑选过,没有一颗是一样的光泽,白天跟晚上折射的光芒也不一样喔,当摆动时真的就跟流星雨一样栩栩如生,不管自用或送人都很适合。”小男孩发现他的目光停驻在门帘上,熟练的介绍起物品。

  “你是店员?”韩凯对他流利的介绍感到非常讶异。

  小男孩微微一笑,又指着一旁罩着琉璃灯罩的台灯道:“叔叔若买那个门帘的话,一定要买这盏灯,相互辉映比天上的星星还要美,以后约会都窝在家里就好,根本不用出去看什么流星雨,浪漫又省钱喔。”

  韩凯的唇角抽了抽,还来不及讲话,小男孩已经拿起计算机边按边道:“我感觉跟叔叔很投缘,如果叔叔两样都买的话,我可以免费替您好好包装喔。”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