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风光 > 药铺女东家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六


  尾声

  綦映月,綦瑶与应天麒的儿子,自小便生得虎头虎脑,聪明伶俐。

  这一日恰恰是他的周岁生辰,綦瑶摆宴庆祝。

  因为战乱,綦瑶只在自宅宴请亲友相聚,綦家基本上除了三姊妹,在綦威死后已经没有任何亲戚往来,而应家除了应天麒,应家父母自然也在受邀之列。

  明明是孩子的亲祖父、祖母,却只能当个宾客出席,孩子还不能姓应,直叫应家两老快吐血三升。不过谁叫他们过去对綦瑶的态度太差,对她抱持太大的偏见。

  如今事过境迁,冷静下来一想,人家綦家的家世并不输给应家,綦瑶的美貌也是世间少见,做人做事的手腕更是高明,绝对能够当一个好主母,应父、应母深恨自己被偏见遮住眼。

  不过即使面子、里子都输了,他们仍是应邀而来。

  綦瑶虽然没让孩子姓应,但依旧让两老坐了主位,这也算是安慰他们的失落。

  宴席中,两老顾不得吃东西,直抱着宝贝孙子不放。

  小娃儿在他们怀里笑得欢畅,让他们心中大慰,内心那隐藏已久的惭愧与失落也慢慢浮现出来。

  “伯父、伯母,你们用菜吧,等等菜都要凉了。”綦瑶朝着他们温婉一笑,仿佛过去那些芥蒂从未发生一样。

  她朝着綦映月伸伸手,綦映月突然咯咯地笑了起来,在祖父身上挣扎着想往母亲那里去。

  应父不舍,又不好不放,只好无奈地将孩子交给綦瑶。

  谁知道綦映月一到綦瑶身上,一张小脸蛋就拼命往她的胸口钴,让一旁的应天麒看得好笑不已。

  “嗯,臭小子,你不知道这是你爹的权利吗?”他低声用着只有夫妻俩听得见的音量说道r綦瑶顿时红了脸,也降低声音笑骂,“这么多人,你胡说什么?”

  应天麒脸皮可厚了,“这么多人,这小子都可以胡来了,为何我这做爹的不可以胡说?”

  綦瑶好气又好笑,居然无法反驳。

  应天麒瞧綦映月突然停下来,不再朝母亲的怀里进攻,反而将那张肥嘟嘟的脸转过来,直盯着自己,那圆滚滚的大眼眨巴着,可爱至极,他忍不住伸出魔手,想在那圆润的小脸捏上一把。

  想不到他才刚凑过去,小娃儿的胖手就忽地使出一掌,想将他那张太脸推开,一点都不领情的模样,那可爱又直接的反应引人发噱,四周的人们都笑了起来。

  “应大哥,你的魅力失效了。”綦菡及綦卉娇笑着,在应氏两老面前,她们不好揶揄叫姊夫,不过开开玩笑倒无伤大雅。

  “他的魅力也只能拐拐你们这些小女孩啊,我的映月够聪明,知道他爹要欺负他,才不会让他爹得逞呢。”綦瑶一边笑着,一边得意地道。

  应天麒闻言,只好摆出一张苦瓜脸,“我这爹真是一点威严也没有了……”

  此话一出,又是一阵大笑,宴席上充满着喜乐与愉悦。

  一直微笑看着这一幕的应氏两老感触良多,他们不是没有被这股平和喜乐的气氛感染,只是因为他们心中横着一件事,所以始终无法彻底融入大伙儿,反而越看,越觉得心里的话不吐不快。

  “綦瑶啊!”应母忽然开口,一群年轻人的笑语顿时停了,皆纳闷地把目光投了过来。

  见自己一开口就破坏了气氛,应母与应父只能相视苦笑。

  反正在座的都是自己人,应母也不掩饰什么,感慨地直言道:“你们这里真是热闹啊?”

  “伯母喜欢的话,也可以常过来。”

  綦瑶自然知道应家两老不常到綦府的原因,不过她也不点破,事实上,她早就不介意那些陈年旧事,两老要过来看孙子什么的,她还是很欢迎的。

  应母感受到了她的大度,不由幽幽一叹,“早知你这么通达事理,以前我们怎么就看不清呢?呃,过去是我们两个老的太顽固,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虽然你没有嫁入我们应家,但我们也视你为一家人了,你偶尔也可以过去我们那里看看我们,就当自己家一样。”

  应父也不太好意思地开口道:“以往因为成见,我们两家其实没有好好相处过,现在我们彼此也了解了,我们都知道你是个好女人,没能让你成为我们应家媳妇,是我们的遗憾。”

  应母搭腔道:“是啊,綦瑶,你千万别误会了我们是为了孙子才希望你过来,只是我们两个都老了,府里冷冷清清的,有你在的地方总是热闹许多,所以我们很希望你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