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风光 > 药铺女东家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四


  虽然綦瑶一口咬定不嫁自己,让他有些失望,但这结果是自己一家人搞出来的,所有苦里他只能全吞下去。至少她还承认对他的爱,也愿意与他终身厮守,不过是少了一场成亲的仪式,但两人的相知相许,又岂是一般夫妻比得上的?

  见父母吃瘪吃够了,应天麒才谈淡地开口道:“爹,我尊重綦瑶的任何意见,她不想嫁那就不用嫁;她想让孩子姓綦,那就姓綦。”

  “你、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应父不敢相信自己会听到这种话,这儿子是要造反了?

  “我怎么会不知道呢?一开始反对綦瑶嫁给我的,不就是你们吗?”应天麒很犀利地点出了他们应家理亏之处,是自己的错误,他不会逃避。

  “綦瑶还将你们救出京城,完好无缺地送到我这里,再来我们被琉璃出卖,被安南抓去,也是她以将自身献给鬼族族长做担保,隐瞒我的身份,让安南轻易的放我们走,现在她又怀了我的孩子,为了救这个孩子,她宁可投身激流……”他定定地望着面露惭色的父母。“爹、娘,你们说我们欠綦瑶几条命了?我们有什么资格要求她按我们的方式来做?所以我说,我支持她做的任何决定。”

  应父、应母沉默下来,他们突然想到自己先前被琉璃蒙骗一事,他们还以为琉璃是个乖姑娘,想让她给儿子作妾,没想到儿子只是稍微试探,琉璃那狂妄自大又自私的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

  反观儿子自己相中的媳妇,有勇有谋,有美貌、有德行,这些都是他们当初刻意忽视的。更别说琉璃一直拿来指控綦瑶,说她想吞并应家财产的事,天知道綦瑶早把埋藏黄金的地点告诉应天麒了,证明了她根本没那心思。

  其实是他们两老太固执、太迂腐,才会坏了一桩好姻缘,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之前把事情做绝了,如今綦瑶不嫁,他们也毫无办法。

  如同她说的,她自己就可以养活这个孩子,甚至十个她都养得起,她根本不必担心其他事。

  事实上,自家根本没有与她谈判的任何条件,因为全都是他们欠她的,她根本不欠他们什么。

  最后,应天麒抛出了一句话,“何况綦瑶现在大病初醒,你们确定还要这样继续刺激她?”

  这番话像泼下了一盆冷水,让两老原本火热的心一下就凉了。他们想给新媳妇下马威的那种趾高气昂,在体认到现实之后,瞬间冷却下去。

  两老相视一眼,倶在对方眼中看到了苦涩。

  应父清咳了一声,放低姿态道:“綦瑶……过去是我们两个老的不对,我们太重视世俗的眼光了,才会……才会表现得那么肤浅。你怀的孩子……以后不管姓应还是姓綦,毕竟都是我们的亲孙子,是不是生出来之后,也能让我们抱一抱、看一看?”

  应母连声附和道:“是啊,我们只要抱抱孩子就好,至于婚事……就依你们年轻人的决定吧,我们老一辈的就不搀和了。”

  綦瑶默默地看着两老,最后几不可见地点了点头。她知道他们让步了,这么低声下气已经是底限,她虽然理直气社,但毕竟是晚辈,以后她还要和应天麒相处,留点余地也是好的。

  似乎是没脸再待下去,应父、应母随口找个理由匆匆离去,房中又只剩下綦瑶与应天麒两人。

  “我会不会太过分了?”綦瑶摸了摸自己的脸,看着应父、应母那丧气的模样,她有些不忍心。

  “有时候对于固执的老人就是要下猛药,我不方便直接反驳他们,但你却可以。现在让他们看清事实,他们才会懂得尊重、懂得体谅,这样你也越可能接受我。”应天麒倒是很乐观,“他们放弃游说你嫁给我,但我本人可还没放弃。綦瑶,只要我的信物仍在你身上,那么我想娶你的承诺就永远不会变。”

  两人直视着对方,都能感受到彼此身上传出的那种爱意与坚持。如果不是这种信念,那些出现在两人之间的大风大浪,早就将彼此的爱给淹没了,哪里还能走到今天?

  “那……就看你的表现了!”綦瑶娇笑着,再次投入他的怀抱。

  应天麒低头落下甜蜜的一吻。

  过去两人的亲热几乎都是在水深火热之时,抱着燃烧人生最后的光辉,希望不要留下遗憾而为,然而现在却是真挚的爱、深沉的情,细细密密地缠绕着彼此,让这个吻显得那么祥和,那么令人安心。

  终于……一切该雨过天晴了。

  南方的天气比北方潮湿许多,尤其到了夏季,那湿黏黏的触感总是令人不适。

  由北方来的綦瑶很是不能适应,特别是她现在就快要临盆了,捧着个大肚子不方便自由移动,汗如雨下时,许多地方自己擦不到,那种憋闷的感觉令她心情糟透了。

  幸好上天垂怜,她的两个妹妹都找到了,也与她重逢了。

  綦菡美若百合,清新典雅,在一场变故之中磨去了不少小姐脾气,显得温柔尔雅;綦卉犹如空谷幽兰,独立绝美,有种令人不敢亵渎的空灵,更是智慧卓然,两人各有各擅长之处。

  如今綦瑶偶尔心情烦躁时,看着两个貌美如花的妹妹,便会心旷神怡起来。

  “大姊,你将生意都丢给大姊夫,让他在外头东奔西跑,这么热的天,你也不心疼啊?”綦菡端坐在綦瑶身旁,细细地把着她的脉,偶尔摸摸她的孕肚,“嗯,不错不错,孩子很有活力,看来这两天很可能就要生了……”

  綦瑶一听,露出了一个充满母性光辉的笑容,而后笑道:“他现在可是掌握着我们应、綦两家的所有资金,等于以前的事业还要扩大一倍,不忙也难。”顿了顿,她又道:“我还没出嫁呢,你们两个就急着叫姊夫了?”

  綦卉一边拿着小扇子替姊姊掮风,一边娇笑道:“叫不叫姊夫没差,反正也差不多,虽然应綦还是两府,但大姊夫几乎都待在我们府中嘛。大姊,就是因为大姊夫很忙,所以你也要对大姊夫好些嘛,至少……至少让他晚上能睡一场好觉。”

  “他晚上哪里睡不好了?”綦瑶有些好笑地盯着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