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风光 > 药铺女东家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三


  “我早就知道你会以藏起来的黄金为条件来抗衡安南,所以早早就在藏黄金处安排好人手,推备一举拿下安南他们,而你也没有辜负我的期望,真的将他们引来了。”

  随着他的叙述,綦瑶终于明白在两人分离时,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而他也看穿了她在宁城天牢里那瞥脚的演技。

  她不由有些讪讪,同时间愧疚与难过一齐涌上,毕竟为了她,他除了肉体受到酷刑之外,心中所受的伤痛一定也非同小可。瞧她才多久未见他,他已樵悴了许多,形容并不比她这个遭逢大难的人好多少“所以……所以你不气我吗?你不气我爱慕虚荣,宁可献给身鬼族族长,也不愿与你共渡难关?”她不安地问。

  “小妞妞,我们认识多久了?我会不知道你吗?”他轻声一笑,点了下她的额头,“在宁城你与我决裂时,或许一开始因为受刑多日,我身体变得虚弱,脑袋也不好用了,真有那么一瞬间被你糊弄过去,让我大受打击。但后来当我静下心来想,你的转变太突然、太反常了,直到我真的被放出去,我更确定你一定和安南做了什么交易,毕竟我给你的信物,你并没有还给我,对吗?”

  “你……”綦瑶内心大受震撼,眼泪被他逼了出来。

  原来都到那种地步了,他仍相信她,一直相信啊!有多少男人能做到这些?她当时对他说的话不轻,十分伤人自尊,这些他居然都包容了下来?

  像是为了证明他的话,应天麒突然低下头,轻轻地在她唇上一吻,见她娇柔地承受了,他又加深了这一吻,不过还是小心翼翼的,像是在测试她所能承受的底限?

  这么久不见,两人又是因为不同的原因,苦苦压抑着内心的情爱,现在情感一触即发,他们丝毫不想离开对方的触碰及爱抚,将一记安慰似的轻吻发展成抵死缠绵的前奏。

  直到应天麒发现綦揺娇喘吁吁,才离开了她的唇,见她眼中仍残留着渴望与留恋,他用额头抵住她的额,“我本想好好教训你一顿,但因为你大病初愈,又怀着孩子,所以先让你欠着,之后你可是要好好偿还我的。”

  綦瑶被他挑起的情欲一下子灭了不少,他那半点威胁力也没有的话,也让她放下心来,娓娓诉说起自己这一阵子的心情,“……其实我很害怕,即使刚接下家业,面对那些如狼似虎的生意人时,我都没有这么害怕过。”

  她痴痴地望着他,纤手抚着他的俊脸,“在与你决裂的那时,我真的以为自己会从此失去你,我是抱着死志,想混进鬼族为我一家父母双亡、姊妹分离报仇,可是后来发现我竟有了孩子……”她放下了手,突然回避了他的眼光,“为了孩子,我想活下来了。”

  应天麒知道她突然心虚的原因,没好气地道.“然后你就想了跳河求生的方式吗?小妞妞,那也是九死一生啊!你以为我有几条命可以让你这么吓?”

  “我以后不会了。”她连忙告饶。

  “还以后?以后我要天天把你拴在身边,免得你老是做一些危险的事。”应天麒揉着她的头,又捏了捏她的脸,像是在两人沉浸在重逢的甜蜜之中,谁也不想再开口,只想享受这屋里甜得足以腻死人的气氛,以及这样带着暧昧、温馨的时光。

  只可惜好景不常,每每浓情密意之时,就一定会有人来打扰。

  或许是守在外面的下人听到房里头有动静了,去通报了应氏两老,应父与应母敲门准备进来,应天麒与綦瑶也只能不得已地松开彼此的怀抱。

  “綦瑶醒了吗?”应母一进门就看到精神状况不错的綦瑶,心中的大石也跟着放下。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她一反平时对綦瑶的冷淡,异常热心地说道:“綦瑶啊,大夫说你可以吃点东西了,我们准备了鲜鱼粥,你吃得下就吃些吧。”

  “谢谢伯母。”綦瑶仍是那般疏离而有礼,毕竟她与应家两老的芥蒂不是一两天造成的,不可能人家一句好话,她就要觉得受宠若惊。

  应母像是没看到她的冷淡,自顾自地道:“怎么叫伯母这么见外呢:我们都快成一家人了,你肚里还怀着我们应家的骨肉呢。”

  应父也忍不住开口搭腔,“是啊,等你病好,我们马上替你和天麒举行婚事,届时你就是名正言顺的应家少奶奶了,到时候你可不能再抛头露面,在府里相夫教子就行了,那些生意上的事不用你烦恼……”

  “等一下。”綦瑶一脸莫名其妙,看着一头热的两老,“应伯伯、应伯母,我什么时候说要嫁了?”

  “你都怀了孩子,可以不嫁吗?”应父皱起眉来,毕竟他架子摆惯了,总觉得他们夫妻能同意綦瑶入门,是她的荣幸,她的反应不应该是这样才对。

  綦瑶见应父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他们接受的是她肚里的孩子,而不是她这种认知让她幽幽地长叹了口气,重申道:“但是当初是你们逼我做下承诺的,我必须遵守诺言——绝不会嫁给应天麒应父整张脸都板了起来,一副准备大肆说教的样子,“现在情况不同,你肚里的是我们应家子孙——”

  綦瑶淡淡地打断他,“我没有嫁,我肚里的孩子,姓綦。”

  “你……简直不可理喻!一个女人未婚生下孩子,孩子还要跟女方姓,这像话吗?”应父一听,再也忍不住,气得跳脚“应伯父,这哪里不像话了?我一向不靠任何人,这个孩子我自己养得起。”

  綦瑶也不甘示弱地直视他,眼中没有一丝心虚或退缩。

  她的坦荡及不屈,让应父、应母有些措手不及。他们以为倚老卖老就可以达到目的,想不到她却不吃他们那一套,没办法之下,他们只好对着儿子直使眼色,“你……你有问过天麒的意见吗?他愿意让你这样胡搞?”

  这麻烦终于丢到应天麒头上了,他一直没有开口,就是刻意让綦瑶发泄一下,对抗父母一直以来施的下马威。

  对于父母那势利眼的姿态,他也不满很久了,现在让他们知道綦瑶不是他们可以随便摆弄的女人,以后他们对她才会更加尊重。

  更何况綦瑶肚里是他们的亲孙,还是长孙,这可是杀手锏啊,他们不改变态度也不行,否则别想抱孙。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