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风光 > 药铺女东家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七


  先不说她小时候之所以在颠沛流离之中度过,就是因为鬼族攻打大夏国;而后她与两个妹妹失散多年,也是鬼族害的;父亲在战乱逃难时留下隐疾,所以早早升天,让她成了孤儿,还必须以一介弱女子之身扛起家业。如今应天麒好不容易替她找到妹妹的消息,小妹綦卉却因为鬼族的缘故身中奇毒,治疗之后也不知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这样的仇恨已足够令綦瑶萌生想杀死鬼族族长的念头,这一次就算以生命为代价,她也要深入虎穴,与鬼族不死不休。

  骗走了应天麒之后,她反而冷静了下来。幸亏安南不知道应天麒与龙将军的关系,误以为他只是一个与自家小姐偷情的护卫,才会愿意放人。现在她要做的就是替他多拖一点时间,让他们有多远走多远,最好能逃到龙将军的势力能够保护到的地方,那样她就无后顾之忧了。

  这时候,綦瑶所在的房门被不客气地推开了,来人是趾高气昂的安南。他虽然还是色眯眯的看着綦瑶,但始终不敢对她动手。

  “綦姑娘,你要我放的人,我已经放了,那么是不是该换你带我去找黄金的下落了?”安南不悦地道。

  綦瑶望向他,“你倒是放得很爽快,等他逃得无影无踪,不怕我食言不带你去找黄金?”

  安南不以为意地冷笑了起来,“你的顾虑根本不需要担心,你以为我放走他,就再也找不到了吗?”

  “什么意思?”綦瑶极力想掩饰心湖的波动,但表情仍不禁微微色变。

  “你没想过我们当初怎么能先一步前去埋伏你们吗?那是因为你们之中有个小婢女,叫琉璃的,以身体为条件要求见我,向我透露的。”

  安南嘿嘿笑了起来,笑容十分邪气。

  或许是认为綦瑶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了,他太大方方地把整个阴谋说了出来,“那小婢女似乎对你恨之入骨,告诉我们你拥有无数黄金,抓了你我不仅能报仇,还能立功。之后那小婢对我们提的唯一条件,就是放了那个侍卫。”他不屑地道:“哼,想不到那个侍卫长了一副好皮相,居然让这么多女人为他争风吃醋。”

  原来琉璃也一口咬定应天麒是綦瑶的护卫,才让安南轻易相信应天麒的低下身分,而非怀疑他与龙潇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因为綦瑶也承认自己才是认识龙潇的那个人,她的说法与琉璃不谋而合。

  瞧綦瑶脸色越来越难看,安南就越有快感。他不想看着她一直摆着高姿态,既然得不到这个女人,恶心一下她也好。

  “所以我卖了个人情给那小婢女,让你的护卫情夫以为他是被小婢女救走,如果我想找他们,我自有办法透过小婢女找回你那情夫,所以我根本不怕你食言。至于另外两个老的,就算是送给你的礼物了,也希望你能答应当初的承诺,在族长面前替我美言几句。”

  綦瑶越听心情越凝重,只想出去寻应天麒,把琉璃的种种手段告诉他,要他加以防范。

  她想不到琉璃因为妒意及占有欲,居然可以出卖整个应家及綦家的人,只为了置她綦瑶于万劫不复之地,这种爱情太可怕、太致命了。

  可是綦瑶即便有再多的挣扎及忧心,都只能往肚子里吞。

  听安南的言下之意,应天麒等人是跟着琉璃走了,虽然琉璃心如蛇蝎,但至少她对应天麒的爱应该是真的,换句话说,她不可能再安排什么令应天麒等人陷入险境的作为。

  从这个角度想,綦瑶紧绷的心情陡然放松了一些。

  虽然她与应天麒分开了,而且还是她一手造成的后果,但是她不后悔,只要他能够安全,那就够了。至于他与琉璃会不会有结果,那不是她应该担心的,而且她也不想去担心,她最好不要再知道他们的任何消息了。

  即使一直逼自己想通,逼自己豁达,綦瑶的心仍然如同刀割般疼痛,毕竟亲手把挚爱的男人推到陷害自己的女人手中,那是多么令人不甘心、令人痛苦的残酷现实。

  她深吸了一口气,猛地看向安南,“他们离开多久了?”

  安南想了想,很坦白地道:“该有一天了。”

  綦瑶微微点头,也就是说,再几天他们应该就可以远离宁城、远离鬼族的势力范围。

  然后,她的人生就再也没有爱情,只剩下复仇的火焰。

  綦瑶突然笑了,笑得很美,很迷人,好像夏末的荼靡花一般,绽放最后的美丽,一眨眼就会凋谢似的。

  这样的美丽带着哀愁,带着泪花,凸显出一种虚幻出尘的气质,连一直看着她的安南都忍不住失神。

  “再等三天,等我准备好了,我便带你去寻那些黄金。”

  在成功逃离宁城后,失魂落魄的应天麒慢慢恢复了正常,除了绝口不提綦瑶之外,只比往常沉默了些。

  他带着众人与李副将成功接头之后,一行人便被接到安全的城镇之中,这大半年颠簸动荡的生活,才勉强算安定下来途中,应天麒有意求见龙潇,但毕竟他们只是平民,见不到高高在上的龙潇。

  应父、应母失望之余,琉璃却松了一口气,至少她的谎言目前看来是不可能被拆穿。

  而琉璃对应天麒无微不至的照顾,好像真的夺得了他的心,两人越来越亲近,他也不若以往事事都自己独断,几乎对她的话言听计从,因此旁人看了,都认为两人好事近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