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风光 > 药铺女东家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突然间,行刑室的门开了,应天麒抬头望去,不经意间牵动了身上的伤势,让他微微皱眉。

  当他见到了来人,顿时瞪大眼,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谁。

  “小妞妞?”应天麒不顾疼痛,竟不由自主地想朝她走去,身上的铁链却因此勒得更紧。

  “你没事吧?你怎么……”他一边问,一边关心地扫视着她全身,第一时间发现她受到的待遇似乎不若他所想象的不堪,因为她身上干干净净的,而且……没有受到任何束缚,就像她才是这方空间的主人般,大大方方地走进来。

  綦瑶见到了应天麒,眼中没有过往的柔情,而是略带嫌弃地道:“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应天麒苦笑道:“阶下之囚,能保得一命已经不错了,倒是你……他们没有对你怎么样吧?”

  綦瑶定定地望着他,像是有些烦恼,又有些不悦地道:“他们对我很好,甚至……甚至比你能给我的更好。”

  应天麒顿了一下,似乎在思索她话中的玄机,她的态度及语气似乎都朝着他最不愿意看到的方向发展。

  他收起了原本惊喜的心情,略带沉重与担心,问道:“你……你有受什么委屈吗?你怎么没有被安南囚禁,还能在牢里来去自如?”

  綦瑶终于笑了,笑容中带了些嘲讽:“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你应该看得出来,我在这里过得如鱼得水,原因没有别的,安南他要把我献给鬼族的族长,而我也认为鬼族现在如日中天,族长更是尊荣无比,比起你这一介商人,又处在揺揺欲坠的大夏国,跟着族长似乎更有前途。”

  她无视应天麒那几乎要喷火的眼神,继续道:“我本来也是不从的,但我看到你们这些阶下囚凄惨卑微的样子,我发现我不想过这种日子。凭我的美貌,我明明可以锦衣玉食,可以高高在上,为卄么我要和你们搅和在一起?”

  “所以我最后选择了鬼族,我愿意当族长的女人。”綦瑶正视着应天麒,脸上露出了一丝鄙夷,“所以,我和你已经结束了。”

  “綦瑶!”应天麒大受打击地喷了一口血,内伤一次涌上,咳得他话都快说不出来,“我不相信!你的承诺,还有你与我过去美好的日子,难道都是骗人的?”

  “我没有骗你,当时我是真心的,只是我现在选择了别人。”綦瑶不耐烦地道:“而且你自己摸着良心说,你对我好吗?我跟着族长可享荣华富践,但自从跟了你开始,我过的就是颠沛流离的生活,族长可以给我尊崇的地位,四周的人对我惟命是从,但你呢?你的父母是怎么对我的?他们承认过我吗?我能对我们的未来有什么信心?”

  一说到自家父母,应天麒沉默了下来,她的话残酷且针针见血,但都是事实。

  他相信她独立坚强,相信她聪明机敏,所以他敢把事情让她去扛,她也的确扛了起来,却不见得没有怨言。

  他以为可以不管父母的反应,只要相爱,两人的事自然会水到渠成,但那些对她都是伤害,即使他有把握父母的反对没用,可是站在她的立场来看,那就是委屈,就是不圆满。

  是他亏待了她。

  应天麒从没有觉得如此屈辱过,当她把两人曾有的爱情用那么功利的观点剖析之后,他才发现自己似乎是个彻头彻尾的混帐,她明明能享有美好的生活,他却从来没有给她,还逼着她给承诺。

  “小妞妞,无论如何,我对你的心,是真的。”应天麒痛心地道。

  綦瑶蓦然冷笑起来,“真心值多少银两?能让人吃饱吗?!”

  “但我们才刚拥有过一夜美好……”

  应天麒不愿放弃,更不愿面对现实,因为她是他的挚爱,即使她口中说着已经变心了,他仍然不相信,如果能说放就放,那肯定不是爱。

  他的未来计划中一直都有她,从他很年轻、很年轻的时候,她就在他心中了。

  可是好不容易拥有了她,那美梦难道只持续几天就要碎了?

  看着她冷淡的表情,他心痛加剧,仿佛有人掐着他的脖子,让他无法呼吸。那种从天堂瞬间掉到地狱的落差,不是意志极为强大的人遇到,一定会疯的,会疯的!

  他压抑着最后一丝理智,不落入疯魔状态,可是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次,他快被她的无情击垮了。

  “我已经把女人最重要的东西给了你,你也算不亏了,反正我知道依鬼族的风俗,族长不会在乎。”綦瑶似乎对自己的清白不以为意,说出口的话越发冷漠,“看在你帮我打听到妹妹下落的分上,我可以让安南饶了你们的命,不过我希望你永远不要再来烦我,不要破坏我的幸福。”

  说完,她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而后无视他痛苦压抑的表情,离开了行刑室。只是才刚出了行刑室,她便听到里头传来悲哀沉痛的大吼,像是爱了伤的野兽在咆哮,像是被一刀刀凌迟而发出的痛苦嘶吼。

  她当即红了眼眶,却握紧了拳头,紧紧咬住嘴巴,不敢发出一丝哭声。

  应天麒在遭受非人的酷刑时,哼都没有哼过一声,现在却因为她的背叛而失控,那该是多么大的打击、多么痛的体会?

  他现在应该恨死她了吧?因为她的见异思迁、爱慕虚荣。可是如果不这样,他怎么可能离开她?他又怎么能在安南面前不露出半丝异样,让安南放他出去?她的痛,绝对不下于他。

  即使她再怎么想回头看他一眼,多么想安慰他,告诉他一切都是假的,她都只能忍着,只能把所有的想望深埋心底,因为她知道安南很可能正在别的地方看看她的一举一动。

  綦瑶只能装着若无其事,再度迈开脚步,把那令她痛彻心扉的悲吼声抛在脑后,走出了阴暗潮湿的地牢。

  她最爱的男人啊……再见了……

  应天麒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过的是什么日子,他只觉得自己像个行尸走肉,即使从行刑室被关回地牢之中,仍浑浑噩噩,失魂落魄。

  失去了綦瑶,他才知道自己的心再也不完整了,他的自信及意志好像在她转身离去的那一刹那被推毁殆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