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风光 > 药铺女东家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鞭子一道道落在应天麒身上,他闭眼苦撑,硬是连哼都不哼一声。

  外头的綦瑶看得双拳紧握,贝齿都快咬碎了,但她表面上并没有露出太多情绪,因为她知道自己表现得越激动,那么安南施加在应天麒身上的刑罚就会越残酷。

  “怎么样?看到自己的男人被打,是不是很心疼、很伤心?”安南目光扫了扫应天麒那布满可怖血痕的精壮身躯,“听说京城綦家的女当家美丽能干,但到了二十岁都还没有出阁,所以这个男人是你的护卫吗?他为什么带着龙潇摩下李副将的小队?他们是什么关系?”

  从安南的话中,可以推断他根本不知道应天麒的身分,綦瑶自然不会随便泄露,否则只怕应天麒会死得更惨。她胡说道:“他确实是我綦家护卫,因为我认识龙潇,所以在南方动乱之前派他去找龙潇求援,他才会恰巧在山林里救了我。”

  “想不到只是个护卫也能得到你这种美人的青睐。不过无妨,很快你就是本统领的人了,还有你藏起来那些富可敌国的黄金,哈哈哈哈……”

  安南似乎很肯定两人关系匪钱,就是不知道他的消息从何而来。

  綦瑶冷冷地望着他,“你想得美。”

  “那你就眼睁睁看着你的护卫情人被折磨吧。哼,你放心,本统领不会让他死得太痛快,非得将他折磨得不成人形才解气。”

  仿佛在证明自己所言不虚,安南居然命人将一锅烧红的木炭抬进行刑室,接着开始烤热烙铁。

  他狞笑着,“那烙铁上用你们大夏国的文字写着‘罪犯’二字,而且用了特殊的药水,只要烙下,就是一辈子的印子。

  本统领就将这几个字烙满他的全身,包含那张俊俏的脸,未来除非你那护卫愿意将身上所有肉剐去,否则这辈子他就带着罪犯这两个字过活吧。”

  “你!”綦瑶终于勃然色变。

  “怎么样?美人儿,反正你始终要从了我,还不快快供出你那批黄金藏在哪里,免得你的护卫情人现在受刑事小,之后可是要一辈子受辱啊。”安南笑觑看她。

  如果可以,綦瑶真想一把抓下安南那张可恶的脸,但为了应天麒,她必须忍,而且她绝对不能让他遭受那种变态的酷刑。

  依他的尊严、他的自信及他的性格,都不会允许那样屈辱的字眼跟着他一辈子的。

  綦瑶怒力冷静下来,思考着该怎么办?到底有什么方法可以保护应天麒,又可以暂时保全自己的清白?

  她突然泄了气般,无奈地对安南说:“我可以答应你的条件,可是我有更好的方法能让你升官发财,你想不想听?”

  安南听说过綦瑶的机智,因此对她话提起了兴趣,“说。”

  綦瑶淡然地道:“老实说,本姑娘是不甘只委身给一个统领的。听说你们鬼族的族长十分好色,如果你将我献给他,那么你就能受到族长的青睐,要再往上爬并不是难事。”

  安南沉吟着,像是在考虑其中的得失,也在质疑綦瑶的心态。“比起跟着你这个统领,跟了鬼族族长更能吃香喝辣,地位也是我比较能接受的。如果你可以让我成为族长的女人,那么我还可以帮你一个忙。”

  綦瑶直视着他,目光没有一点心虚,“我藏起来的那些黄会,你找到后总是要献出大部分给族长吧?如果我愿意帮你保守秘密,告诉你黄金的位置,那么你大可全部私吞,不必上交,你觉得如何?”

  “你真的愿意帮我?”安南眯起眼。

  “可以,反正我是逃不掉了,跟了你不如跟着鬼族族长,相信凭我的美貌加上经商的能力,他一定求之不得。”綦瑶摆出一副不屑安南的模样,如此更加能取信于他,“而你要我替你保守黄金的秘密,我自然会做到,如我受宠,未来还可以替你在族长面前美言几句,这对你我而言是互利之事,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她指着行刑室里的应天麒:“我要你放了他,毕竟我们有过感情,要他死在我面前,我无法接受,何况如果你杀了他,或者像你所说的对他施以恪刑,那么你不怕我日后报复你?到时你黄金得不到,地位也得不到。”

  安南的表情一变再变,突然发现眼前的女子比自己想象中要聪明太多了,她一边威逼,一边利诱,他居然无法反驳,而且完全被她说动了。

  “而且我可以在你面前羞辱他,让他滚出这个地方,这样你就能相信我和他没有任何勾结了吧?也能断了我和他的感情。”綦瑶咬牙道。

  安南皱起眉头,不舍地看了看她,但又想想天涯何处无芳草,这个烈马似的女人,族长一定会非常喜欢,如果族长知道他在外地收了美女却不告诉他,反而自己享用,应该会气得不轻,心中甚至会产生疙瘩……

  “好吧。”安南愤愤地道:“美人儿,你最好遵守你的承诺,否则我会让你受到比下地狱更可怕的后果。”

  ***

  不知是第几天几夜的酷刑折磨了,应天麒被打得己没有了知觉,浑身伤痕累累、体无完肤,只是凭意志力撑着,根据鬼族人来施刑的次数,默默判断着自己被抓的天教。

  他不明白的是,明明他们一行人掩藏行踪,神出鬼没,还选择了一般人不可能走的路线,可安南却好整以睱地布置好了伏兵等他,这其中究竟出了什么问题?他一点都不担心自己,这副皮囊死了就死了,一了百了好过在这里天天受折磨,而他最担心的是綦瑶,据他所知,安南这个统领也是以好色着称,先前他已觊觎过綦瑶的美色,现在她落到他手里,应天麒简直不敢想像会有什么下场。

  凭她的聪慧,是否能够逃过这一劫?

  应天麒只能这么猜测,否则他会被自己的胡思乱想给逼疯。不是他介意那些事,无论綦瑶遭遇到什么不堪,他都要她,一辈子只要她,但他知道她自己会先受不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