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风光 > 药铺女东家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二


  应父、应母有心想说其实他们已经不那么怪綦瑶了,但琉璃一方面是替自己说话,扞卫自家的财产;另一方面綦瑶也确实太骄傲了,他们都己经拉下脸来让綦瑶嫁进应家,她居然不领情,所以应父、应母的心动揺不定,最后只得默认了琉璃的话。

  “琉璃,那么我也告诉你,关于这件事,我就回答到这里,以后我不会再说,你想知道就去问你们少主,以你的身分,没有一再和我平等说话的资格。”綦瑶已经给足应家两老面子了,所以她不打算继续忍受琉璃的挑衅,毕竟区区一个婢女,也真无须她一直费精神去应付。

  琉璃气得脸色涨红,还想再说,却被应天麒挡了回去。

  “好了,琉璃,别再说了。”他朝着綦瑶一笑,站在哪边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了。“其余的事我与綦瑶会处理,应府的人不得再去烦扰她。”

  于是好好一顿晚膳,因琉璃的扰乱而草草结束。

  本以为此事到此为止,但他们并不知道,这才是风波的开始。

  晚膳后,应天麒请綦瑶入了他的营帐,要说的当然就是当初答应她的、关于调査龙潇那位斑面军师的事。

  可两个人早就摆明了两情相悦,月黑风高,孤男寡女,有个什么干柴烈火也不是不可能,因此綦瑶在帐里待得越久,就越引人遐想。

  不过应天麒并不在意别人怎么想,反正在他心里,綦瑶迟早是他的人,而綦瑶同样对他人的眼光不以为意,当初为了一点点找寻妹妹的线索,她都能不顾名誉地接近许源那种恶名昭彰的人了,现在与应天麒就算传出点什么她也不在乎。

  应该说,多年以来,京城里的人对她的风言风语及含沙射影,已经让她练就金刚不坏之身,懒得去管别人的看法了。

  “这次我要告诉你两个好消息。”他不知想到了什么,笑得有点微妙,“为了避免浪费时间,我接到龙潇信函,确认他的军师的确身中奇毒后,便直接去寻那山村里的神医,结果当我寻到那人时,狠狠地吓了一大跳。”

  “怎么了?神医不能去吗?!”綦瑶紧张起来。

  “不是,是神医的身分很特别……”

  应天麒卖关子道:“神医比你年轻,但医术首屈一指,而且你认识那人。”

  “我认识的神医?还比我年轻?”綦瑶沉思了一阵,突然眼睛一亮,难以置信地望向应天麒,“你说的难道是……”

  应天麒没有直接回答她,而是暧昧一笑,“咳,回答这个问题,总该有些奖励吧?”

  綦瑶马上懂了他的意思,毫不害羞地靠了过去,在他俊脸上重重地印了一个吻,然后催促道:“快说呀你!”

  “虽不满意,但勉强可接受。”应天麒得意地摸了摸脸颊,并回答,“那神医就是菡妹妹。”

  “真的是菡儿?”綦瑶紧张地道:“然后呢?然后呢?!”

  “菡妹妹似乎脑子受过伤,个性变化很大啊……”应天麒抚了抚下巴。

  “所以你找到大妹了?那小妹呢?”

  綦瑶着急地接着问。

  应天麒没有直接说,只是点了点自己的唇。

  綦瑶好气又好笑,却没有再着他的道,只是语带玄机地道:“如果你给我的答案令我满意,说不定会有更丰厚的奖赏喔?”

  “应天麒眼睛一亮,马上正色说道:“我确认过了,龙潇的军师的确是男扮女装,身分也确认是卉妹妹,她中毒的原因我不清楚,但菡妹妹已经被人护送着赶过去了。我因为父母的事急着回京,无法同行,才会恰好在鬼族的手下救了你。”

  “所以,我两个妹妹都找到了?”綦瑶十分激动,眠眶泛红。

  “是啊,本少主功劳甚伟,那个,你说的丰厚奖赏呢?”应天麒深深地望着她,星目中像有火焰燃烧。

  綦瑶的芳心狠狠震动了一下,霎时领悟过来,因为自己一时嘴快,今晚似乎有什么要发生了。

  但她不得不承认,自己并不是很排斥,反而隐隐有着期待,因为对象是他。否则她为何要在来到他的营帐之前,先叫玉儿替她备好热水,仔仔细细地沐浴一遍,把自己弄得香气袭人。

  綦瑶想通了,蓦地朝着他娇媚一笑,踮起脚尖,伸手抚上他的俊脸,印上了真心的一吻。

  两个人都思念对方太久,也压抑太久了,几乎是唇碰唇的瞬间,火就燃了起来。

  这一次彼此都没有保留,拚命探索着对方身体的每一部分,想将全部的自己献给对方,每一分触摸都是激情,每一分爱抚都是颤动,急促的呼吸彰显了彼此的爱有多浓,浓到都快让人窒息,让人沉溺。

  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人已衣不蔽体,肉体贴着肉体的刺激,让这一把火再也无法熄灭。

  激情就要发生的那一刻,应天麒逼自己停了下来,哑着声音问道:“再继续下去,你今晚就走不出这个帐蓬了……”

  綦瑶娇喘吁吁,在他胸膛上狠狠印上一吻,似乎要吻得比他凶,才算羸似的。

  “我今晚进来,就没打算再走出去。”她望着他的目光充满欲望及诱惑。

  “你不怕——”

  綦瑶的纤纤玉指抵住了他的口,绽出了一个这辈子最美丽的微笑,“都与你独处一帐了,我有什么好怕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