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风光 > 药铺女东家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你……你这是在报复我们吗?”应母一副天要塌下来的样子,她直觉认为綦瑶是在报复他们两老不让她与天麒在一起,所以迷惑天麒,让他将信物交给她,想不到綦瑶这女人做事居然这么狠,这是要刨他们应家的根啊!

  綦瑶笑得古怪,虽然没有承认,但她的表情似乎在说“就是这么回事”,而且她一副故意要激怒应家两老的模样,更让人相信她来搬空应府是一种恶意的报复。

  她耸耸肩,“随便你们怎么想,不过我告诉你们,这座府邸也被我卖了,你们最好快收拾细软走人,免得被人丢出府去,那可不好看。”

  “我不会放过你的,这是我们应家的财产!”应父破口大骂,但他也只能骂,因为应家的护卫都碍于綦瑶手上的信物不敢动手,而綦瑶带来的人则守在她的两旁,他连自己要上前动手都没办法。

  “我没有说它们不是应家的财产啊,我只是代管,在这段期间我要怎么处理,那是我的事。”綦瑶像是懒得再理会他们,还刻意再刺激了一旬,“我要走了,难道你们还能跟着我,拿回你们的财产吗?简直笑话。”

  其实她这一趟最想说的就是这一句,她很少事情做得这么绝、这么坏,第一次就用在了自己爱人的父母身上,也真够刺激。

  这时候,綦家的一名护卫上前禀报道:“小姐,搬好了,连同屋中值钱物品,一共三大车的财物,已经列表。”

  綦瑶不管应家两老的反应,迳自喃喃算着,“加上我那五大车,一共八车……已经行了,我们立刻走吧。”

  说完,她领着一批奴仆,就这么大揺大摆地离去,不再理会暴跳如雷的应家两老及愤恨不平的琉璃。

  “綦瑶,你绐我等一下!綦瑶……”

  应父还想追上去,却被应母拉住。

  “别叫了,人都走远了,还是想想要怎么办吧。”应母看着空了的库房,甚至屋子里的值钱东西也一样都被搬走,急得眼眶都红了。

  “奴婢就说綦瑶把少爷迷得团团转,一定是不怀好意,现在果然如此。老爷、夫人,我们绝对不能让应家财产落入那个女人手里啊!”琉璃急得跺脚,在她心中,无论是应天麒还是应家的所有财产,最后都应该是她的,怎么可以这么轻易地被綦瑶抢走了?

  尤其应天麒将信物交给了綦瑶,让綦瑶可以为所欲为,这更是琉璃完全无法忍受的。

  应父也是在商场上打滚过的人,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心想着綦瑶已经搬走了所有财产,连自家大宅都被她卖了,他们现在连个容身之处都没有,看来要阻止綦瑶的恶行,只有一个办法了。

  “哼,她那么多辆车,走不快的,我们把东西收一收,也驾车追上去,另外派小四去联络一些天麒认识的大官,请他们帮忙抓人,看这女人能逃到哪里去!”

  ***

  綦瑶领着八辆大马车,引人注目地出了京城,之后便往南疾行。

  随后不久,应家的马车也跟上了,因为应家的护卫都被綦瑶解雇了,除了驾车的车夫及几个比较忠心的护卫,车子里就只有应家两老及琉璃。

  马车疾行许久后,车子出了官道,进入山林,由于森林中大树遍布,马车不好走,綦瑶还是被应府的人追上了。

  应府的马车不管不顾地直接冲向綦瑶的座驾,令綦瑶乘坐的马车的马匹差点失控,幸好车夫机伶,勉强控制住,不过此时也不宜再行。

  这时候,应父、应母及琉璃一身狼狈地下车,带着一群护卫以肉身挡在綦瑶的马车面前。

  “綦瑶,把我应家的财产还来,”应父咬牙切齿她道:“否则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綦瑶见状悠然下了车,似乎对应府人张牙舞爪的模样很不以为意,谈谈地道:“就凭你们这点人?”

  在她的一记眼神下,綦府那群高手迅速地把应家的人围了起来,人数是应家人马的好几倍,武力显然也高出一大截。

  应父没有露出任何害怕的表情,恶狠狠地道:“你敢动我们一根汗毛,我看你怎么跟天麒交代!”

  綦瑶睨了他一眼,“反正我绝不会嫁给应天麒,我需要跟他交代什么?”

  应父、应母被她堵得一阵无语,綦瑶不嫁应天麒是他们逼的,现在居然成了她为所欲为、无法无天最好的凭仗?

  现在他们不仅势弱,还词穷,拿她完全没办法,可是要他们眼睁睁看着她谋夺自家的财产,那是绝对办不到的。

  最后,应父索性拉着应母及琉璃,并吩咐自家护卫,一行人全往马车前笔直地一站,一副“我不走你们也别想走”的模样。

  “老子跟你拼了,如果不将财产归还,那就从我们身上辗过去吧。”应父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綦瑶还想说什么,她的身后突然跑来了一名护卫,将一张小纸条交给她,并急急道——

  “小姐,京里飞鸽传书,说官府已派兵追出城,算一算时间,应该距离我们不到五十里了。”

  綦家在京城自然有自己的眼线,綦瑶早就料到会有追兵,所以特地做了防范,只是想不到官兵这么快就来了。

  听到那护卫的话,应父冷笑道:“綦瑶,你以为你赢了吗?我已经叫小四去找我们熟识的官员了,你有种就在这等着,官兵就要来了,我让你吃不完兜着走。”

  綦瑶冷冷地看着他,“你不知道应天麒叫小四全听我的吗?你们应家变卖家产,还是小四出面处理的呢,现在来的官兵,只怕不是抓我,而是抓你们的。”

  “你在说什么?”应^父等人听得莫名其妙。

  綦瑶并没有回答应父的话,而是当机立断下令道:“放弃那五辆马车,令他们往五个方向奔逃,剩下的原地找隐蔽处躲藏。”

  一声令下,綦家的护卫很快就动了起来。

  应父一见,急忙道:“你想做什么?那五辆车是变卖我们应家产业换来的财宝对不对?车轮那么沉,肯定是黄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