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风光 > 药铺女东家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他们不就是叫你来找我,让我去解释?”应天麒不慌不忙地说着,“我会说服他们的。”

  看到琉璃好像仍处于震惊之中,他揺头笑了笑,“琉璃,你平素服待我爹娘,是离他们最近的身边人,你偶尔也替我与綦瑶说说好话,如果以后我与綦瑶能开花结果,好处不会少了你的。”

  琉璃胸口的一股怒气简直快把她憋死,却只能强挤出一张笑脸,“少主,琉璃一定会帮您的。”说完,她带着应天麒前往应家两老所在的偏厅。

  这二段路不长,但难得只有她与他两人,看着他那宽厚的肩膀与俊挺的侧脸,她不由得一阵恍惚,心中某种决心更加强烈了。

  来到了偏厅,应父及应母果然神色不善,不过这次先发难的并不是应父,而是一向宠溺儿子的应母。她知道应父一开口一定没什么好话,为了问清楚这件事,还是让她先来,对话也能缓和一点。

  “天麒啊,上回问你与綦瑶的事,你说是因为和她买药材才会走得比较近,可这次怎么又有风声说你和她两情相悦了呢?上回那个许源下狱砍头的事,也有人说你是什么冲冠一怒为红颜,究竟是怎么回事?”

  “许源作恶多端,綦瑶为民除害,我只是帮了一把而已。”他简单把那件事带过,毕竟里头牵扯太多他不方便说的事,“不过也因为那样,我与綦瑶的感情一日千里,京城里现在谣传我与綦瑶情投意合,我并不否认。”

  应母张大了嘴,本来想问的话硬生生卡在喉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而方才一直忍住不语的应父,直接跳了起来,“你说什么?你真的与綦瑶情投意合?”

  “真的。”应天麒回答得坦然。

  “你知不知道她已经二十岁了!这么大年纪尚未嫁人,你不怕娶她会被人说闲话?”应父哼了一声,槌了下椅子扶手。

  “爹,我大她五岁多,如果以您的说法,那我不是更容易受人议论?”应天麒不慌不忙地回道,在他心中,只要他喜欢,年纪根本不是问题。

  “可是綦瑶名声不好啊,前阵子与许源的事闹得风风而雨,她那种轻浮的性子,和她在一起会丢了你的脸面!”应母也急了,出口便是贬抑。

  应天麒皱了皱眉,“綦瑶揭发了许源的恶事,对官府来说是立下大功,有多少人办得到?爹,您能吗?娘,还是您可以两老被他问得一顿。

  应天麒冷声道:“如果她这叫轻浮随便,那全城的人都比她更轻浮随便。”一向不在父母面前生气的他,心中终是升起一丝愠怒了。他们批评綦瑶的话都是无的放矢,而且越来越难听,让他无法忍受。

  但他的态度却激怒了应父,应父怒道:“綦瑶那坏女人是怎么蛊惑你的?居然让你反抗起父母来了?!”

  “爹、娘,我平时顺着你们,并不代表你们是对的。”应天麒十分淡然,完全不受应父的怒气影响,“而且我今日愿意来解释,只是要让你们知情,并不是要接受你们的反对。不过你们放心吧,我与綦瑶是不会私订终身的。”

  “天麒:你的意思是?”应父、应母闻言心中一喜,连在一旁一直听着的琉璃想不到应天麒的下一句话,直接将他们击落谷底。

  “如今战乱四起,我准备等到时局稳定一些时,再向綦瑶求亲,你们赞成就皆大欢喜,你们反对也没用。”

  应天麒说完便不再多说,迳自告退,离开了偏厅。

  偏厅里只剩三个人,而这三个人的脸色都黑得像鬼。

  说得难听一点,应家现在全靠应天麒撑着,以往应家药行在应父手上时,生意差了不少,差点关门大吉,还是应天麒年少便显现出了做生意的手段,一手将家业光大到现在这个地步,甚至能与百年世家綦家相抗衡。

  在这种情况下,应父、应母挟着父母的威胁想去逼应天麒是没有用的,他也不可能乖乖听话。

  瞧应父、应母一副气得快炸了,却又无可奈何的模样,琉璃心中一冷,阴恻恻地开口了,“老爷、夫人,奴婢看少主是被迷昏头了,既然说不动少主,奴婢建议直接从綦小姐那里着手……”

  ***

  綦瑶好久没过得像这阵子这么愉快了。

  因为有着寻找妹妹的任务及愿望,她一直以来都活在莫大的压力下,再加上大夏国战乱四起,她一个女人还要出外周旋,与人做生意,她其实过得并不快乐。

  可是现在不同了,她有了应天麒,似乎一切困难都迎刃而解。

  他为她问到了綦卉的下落,虽然还不能肯定,但綦瑶却比往常都抱着更大的期待;而她的医药生意或许会因为战事紧迫而面临莫大危机,但应天麒在这方面洞烛机先,早早做了各种淮备,也不吝将经验传授给她,让她即使未来可能面临家业的全面清散,也不再那么惶恐了。

  最重要的一点,有了他的陪伴,她的人生自此变得多釆多姿,她不再在意那些满怀恶意的言语攻击,不再理会那些有色的眼光,因为她綦瑶也是有人爱、有人疼的。

  只是这样的光景能够持续多久呢?她不知道。人说好景不常,她只能好好地把握每一刻与他相处的时光。

  这时候应家双亲偏偏找上门来,綦瑶对他们的来意喜忧参半,但仍十分殷勤地接待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