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风光 > 药铺女东家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想到自己的生命及财富都将因这次的色迷心窍而尽失,许源气急攻心,加上一身是伤,一个白眼昏厥了过去,不省人事。而綦瑶心中的那种失望及难受,让她管不了那么多事了,幸好应天麒处理得妥妥当当。

  她难得乖巧地依偎在他怀里,汲取着他给予的安全感,在这一刻,她真的恍然以为自己找到了依靠,找到了寄托。

  但他毕竟不会是她的,她只能放任自己沉沦这一刻,让他的肩膀再安慰她一会儿,一会儿就好……

  许源这里的线索算是断了,就算他的罪行足以让他被砍头上百次也于事无补,毕竟綦瑶还是找不到綦菡及綦卉。

  綦瑶由许府回到家后,将自己关在家中三天三夜不出。

  很快地就到了十五,又是一个月圆之夜,应天麒拎着一瓶酒,毫无阻碍地进入了綦府。

  替他带路的并不是门房,而是綦瑶的贴身婢女玉儿。

  “……应少主,小姐这I几日吃得极少,整个人都清减了,我们看了都好心疼……或许只有应少主您劝得了她。”

  应天麒不语,只是轻轻地点头。他也知道这一次对綦瑶的打击太大了,她简直是什么都豁出去了,却落得一个万事皆空的下场,连一点希望都不存,不管换成谁,都会承受不住的,綦瑶只是陷入低潮,已经算很理智了。

  玉儿带他来到了后院便悄悄退走,还吩咐侍卫别让旁人进来打扰他们。

  应天麒一步入院子,便见一身白衣的綦瑶静坐在花园内的石椅上,怔怔地穿着天空。

  她脂粉不施,长发披散着,秀美的容颜少了点气势,却多了些清纯,整个人沐浴在月光之中,加上浑身散发出的那种幽冷气息,真似天上广寒宫中的嫦娥仙子,让已然习惯她美貌的应天麒也不由出神片刻。

  即使是他,也很少看到她这么不加伪装、脆弱无比的时候。

  他并没有说话打扰她,只是静静地走过去,坐在她身边,将酒瓶放在她眼前。

  綦瑶没有看他,他也没有看綦瑶,两人只是这么肩并肩坐着,赏着明月,但一种无法言喻的情感却在两人之间流动,让她心中的哀怨莫名地好了许多。

  突然间,綦瑶动了,拿起应天麒带来的酒瓶,也没有将酒斟入杯子,而是就着瓶口往口中狂灌。

  她平素根本不喝酒,因为做生意容易碰到那些别有居心的男人,她得保护自己,所以从来酒不沾口,可是今天一股冲动,加上他在身边很安心,因此她难得想要好好放纵一下自己。

  应天麒因为她的豪迈吓了一跳,本想出言阻止,但见她一开始呛了一下,哆了几声之后,就能顺畅地像水一样喝下,便硬生生住了口。

  这小妞妞平时绷得太紧了,喝酒有助于她的放松,既然她愿意喝,那就喝吧,反正有他在,也出不了什么事。

  綦瑶这么咕噜咕噜地喝了大半瓶酒,俏脸涨得通红,那种酒入喉后的刺辣感让她有种发泄的快感,而喝进肚子里又会升起一股暖意,让她觉得心口不再那么泠可是她毕竟很少碰酒,一下子喝那么多,再加上应天麒带来的酒虽温醇,却后劲十足,才一会儿就让她有些醉了,眼神也从空洞与落寞慢慢变成委屈和哀伤,最后眼眶慢慢红了起来。

  一股冲动让她很想很想说话,好想把这么多年来压抑在心里的一切倾吐而出,于是她扔开酒瓶,毅然把头转向了应天麒,表情却像只小猫般,无助又可怜。

  “你知道吗?我好讨厌京城这个地方,我好讨厌每个男人看我的眼神,我更讨厌为什么当年得救的是我,而不是綦菡或綦卉,那我就不会一直觉得对不起妹妹们,也不用面对这些了……”

  应天麒见她可爱地打了一个酒嗝,嘴扁了起来,目光跟着放柔。

  綦瑶没有注意他的转变,只是尽情地倾诉自己的心情,“我这么辛苦地扛着綦家的家业,这样才有足够的财富及资源去寻找大妹和小妹,本来以为有一点希望了,谁知逭许源那个混球居然把小妹给丢了……”

  提到綦卉,綦瑶泪水盈眶。“小妹脸上的红斑是爹故意弄上去的,因为我们三姊妹之中,其实是小妹长得最标致,而且又聪明,爹怕她因为美貌有什么闪失,所以刻意用秘药染红她半张脸,只有用我们綦家的祖传秘方才能洗去……想不到却因为这样被许源嫌弃……不过至少没有被他给糟蹋,是不是?”

  或许是酒能壮胆,她的话越来越多,“……还有大妹,菡儿虽然任性了点,不过我们綦家数百年来传承的医术,只有她学了个滴水不漏,甚至青出于蓝。她从小就是个神医,如果她还在的话,我们的家业至少要比现在扩大一倍,我也不会老是争生意争输你了……”

  应天麒苦笑了一下,想不到自己低估了酒的力量。

  他揉揉她的头,像小时候那样安慰她现在的綦瑶只觉一股气憋在胸口,让她只想把内心的郁闷全呐喊出来,他这么一摸,像是触动了什么,她突然抓住他的手,放到自己的脸上。

  应天麒吓了一跳,但一触碰到她娇嫩无瑕的脸蛋,他便不忍离开,就这么静静地抚着她。

  “我很丑吗?”她气呼呼地问。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