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风光 > 药铺女东家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应天麒叹了一口气,轻声劝道:“是,我要阻止你做傻事,你杀了他也于事无补。你有没有想过,你今天威胁痛打了许源,之后许源将如何报复你?还有他身边的护卫可不是吃素的。”

  他虽然出现得很惹人厌,但说的话却是句句关心,綦瑶有些软化,但手上的力道却没放松。“等我问出许源买卖人口的事实,就握有他的把柄了,他不敢报复的。而他那两个护卫早就被我的酒迷倒了,否则你这么大力踹门,他们早就冲过来了。”

  岂料应天麒居然摇了摇头,“你太天真了,如果官府早就与许源勾结了呢?”

  綦瑶闻言娇躯微震,难以置信地慢慢将视线转向地上的进源,而后者在痛极之余,居然还有办法露出一个奸险的笑。

  应天麒接着道:“他如今还能续继买卖孩童,就是有官府的人撑腰,否则这在大夏国是重罪,早就应该被制裁了。”

  战时因为人口贩卖太严重,导致许多百姓妻离子散,所以京城收复后,朝廷便颁下禁令,严厉禁止买卖人口,违者可处斩,以期遏止歪风。

  然而也有像许源这样不信邪的,不过必定有人罩着,否则不会这么多年都没出綦瑶当即相信了应天麒的话,心中又气又担心。

  许源更是带着哭声笑了起来,“哈哈哈,应少主说的没错,吴知府年年接受我的赌赂,他的把柄在我手上,非得帮我不可。綦瑶,你敢伤我,这回你死定了!”

  綦瑶愤愤地看着他,恨不得现在就捅死这头肥猪,但如今的确有些投鼠忌器。

  她自己得罪他事小,万一知府追究起整个綦家,有成千上百个人要跟着她倒楣。

  “所以綦瑶,我说过我会帮你的。”

  应天麒深深地看了一眼,才转向了许源,问道:“许源,你可知罪?”

  “哼,我何罪之有?”许源冷哼一声。

  “你方才已经承认贿赂知府了,我手上虽没有你买卖人口的证据,却握有吴知府贪赃枉法的罪证,等我直接上告到刑部,凭吴知府那胆小怕事的性子,许源,你说他会不会把你这些年来买卖人口的事实全供出来?”

  这下换成许源脸色大变,而綦瑶却是眼睛一亮,难以置信地望着应天麒。

  应天麒朝着她微微一笑,瑶,你可以继续打了。”

  有了他的支持,她仿佛有了源源不绝的勇气及力量,二话不说直接将许源大腿上的匕首拔了起来,只听他慘叫一声,接着她便抬起美腿往他身上猛踹,三不五时再赏他两巴掌,甚至划他两刀。

  一旁的应天麒看得目瞪口呆,直吞口水。

  綦瑶最后又是一刀刺进许源的左臂,待他哀号完才冷冷地说道:“快说!我妹妹们的下落呢?你再不说,我就斩掉你的五肢!”

  五肢?应天麒纳闷了一下,随即恍然大悟,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哭笑不得地感叹着,“这女人……幸好我没得罪她太深啊……”

  许源被打得像猪头一般,知道自己瞒不住了,再这样下去,不被这女人打死,这种折磨还不知道要延续到什么时候,于是他痛哭流涕地求饶,“别打了,别打了,我说!我说……”

  他勉强停下哽咽,老实地说道:“当年……当年我听说綦家的三个女儿都貌美如花,所以找上了于老,要他想办法帮我把人弄来,过了几天,他就跟我说人已经弄到了,不过只弄到最小的那个……”

  綦瑶听到这里,美目已快喷出火来,瞪得许源胆战心惊。

  在刀光的威胁下,他缩着脖子继续说道:“我……我买到的就是当年才九岁的綦卉,本来、本来我也以为我赚大了,可是当那小女孩送到我面前,我差点没吐了出来……”他哭丧着脸道:“什么綦家三姝个个美如天仙,根本是个幌子,那綦卉一张脸有半张都被红斑盖住,看得我恶心”

  恶心?!

  “恶心”这两个字一出,许源马上被綦瑶赏了一巴掌。他自知失言,摸着脸哀声道:“我错了,别打啊!反正……反正我最后是亏了,于老又不认帐,说我指名要綦家女儿,他确实拐来一个,其他的事他不管,我一气之下,就在半路……在半路上把那小女孩扔出马车了,至于她最后怎么样,我就不知道了……”

  綦瑶一听差点昏倒,幸好应天麒眼明手快,来到她背后扶住她。

  感受到她的娇躯颤抖,还有那种发自内心的哀伤,应天随心疼地转过她的身子,轻拍她的背。

  许源无言地看着这一幕,这才知道原来他们两人是真的有奸情,他追求綦瑶那么久,她连碰都不让他碰一下,这应天麒居然可以抱她,显然两人关系匪浅,他这次栽了也不算意外。

  “应……应少主,我已经全都坦诚了,那你方才说的那些证据,还有状告到刑部的事……”许源小心翼翼地问。

  应天麒冷笑道:“那些证据早就交到刑部了,方才跟你说,只是想套出你的话而已。”

  “什么?!”许源惊恐地瞪大了眠。

  “而你方才亲口承认赌赂吴知府,还有买卖人口的事,不只我们听到,大家都听到了,这次许源你在劫难逃!”应天麒厉声喝道。

  许源还搞不清楚状况,突然间,门外冲进来一堆官兵,将他围个严严实实,他才知道原来应天麒今日是有备而来,他这回真的插翅难飞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