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风光 > 药铺女东家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应氏夫妇俩因为太过关心此事,慌了心神,看不出琉璃那深埋的恨意。

  琉璃从小就看着应天麒与綦瑶玩耍,她却因为身分的关系无法加入,且綦瑶比她漂亮又比她能干,还有着丰厚的身家,在这种长久的自卑之下,她的嫉妒化成了恨,她相信自己只是投错胎,否则除了外貌,自己的一切都不会输给綦瑶。

  应家是她最后的堡垒,但綦瑶长久以来与应天麒暧昧不清,等于一脚踏进了她的地盘,叫她如何不怒,如何不恨?

  “没错,绝对不可以!”这次换应父站了起来,“去把天麒给我叫来,我要问个清楚!”

  琉璃应了声,连忙前去找应天麒。

  恰好今日应天麒在书房处理生意上的事,一听父母召唤,很快便与琉璃到了偏厅。

  一见到应天麒,应父也不罗唆,单刀直入地说重点,“天麒,听说你昨天去了诗会?”

  “是的。”这没什么好隐瞒的,应天麒坦白回答。

  想不到应父微微变了脸,“你……你真是为了綦瑶去的?”

  “没错。”应天麒仍然坦然地答道,“混帐!”应父发怒,“你知不知道现在京城谣言满天飞,说你与綦瑶私订终身,为了她与人争风吃醋,现在居然还跑到诗会去与人斗诗?简直丢尽我们应家的面对父亲的怒火,应天麒不疾不徐,平静地反问道:“爹,您与已故的綦老爷是好友吧?”

  “是,不过——”应父的话直接被应天麒打断。

  “綦老爷临死前,是不是有请求我们应家好好照抚綦瑶?!”应天麒的表情越发严肃,“孩儿知道,自从綦老爷死后,您就对綦家的一切不闻不问,孩儿只是替父亲完成您朋友的嘱托而已,这有哪里不对?”

  这件事的确是应父理亏,但他也有苦衷。当年綦威死后,他见綦瑶日渐标致,怕自家的儿子真的被她拐去,加之綦家的未来黯淡不明,他真的觉得綦瑶配不上儿子,这才刻意忽略故友的交代。

  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綦瑶的生意却做得有声有色,他虽然看错了綦家的未来,但如今的綦瑶在外抛头露面,名声有损,加上年纪又大了,他仍觉得她配不上自家儿子。

  “但是——”应父还是想替自己辩解两句,却又再一次被应天麒截断。

  他正色看着应父,散发出来的气势及正直让应父哑然无言。“何况我与綦瑶有没有私订终身,你们应该最清楚,现在听到一点谣言就来质问我,是不是太过分了溺爱儿子的应母见状I,连忙打圆场,“哎,是啊是啊,我们就不要逼太紧了,天麒会到诗会去与人斗诗,一定还有其他原因,对吧?”

  瞧着母亲直使眼色,应天麒的脸色也缓和了一些。京城的谣言、诗会的斗诗,以及他与綦瑶的关系,自然无法与父母完全坦诚,所以他找了一个无懈可击的理由。

  “还是母亲了解我。”他淡淡地道:“我们接下了朝廷的案子,需要配制大量的金疮药,其中一味主药止血草,市面上八成左右都被綦家收购了,所以綦瑶不能有事,否则我们的金疮药也要断货了。”

  他的锐目望向了应父,“眼看着许源对她不怀好意,无论是站在故人托付的立场,还是合作对象的立场,对綦瑶,我都要稍加维护不是吗?”

  应父这才发觉儿子早就成长了,他的气势与话锋,都不是自己可以匹敌的。对此,他十分欣慰,又有些感叹自己日渐衰老,已经远远被年轻一代给抛在后面。

  应母也是感叹地劝道:“孩子说的有道理,既然这样,我们就静观其变就好了。”

  三言两语搞定了父母,应天麒十分有礼地告退,“生意事忙,那孩儿就先离开了。”

  待应天麒走了,偏厅里的三人你看我、我看你。

  虽然被儿子暂时说服,应母仍不免露出了些许愁容,“老爷,你说这……”她其实也不希望应天麒与綦瑶走太近,即使是做个背信弃义的人,不顾綦父的交托,她也不在乎,只要儿子的前途好就成。

  “唉,就如你所说I的,我们只能先静观其变。”应父想了想,还是认为要做一些安排。他虽然已经不管事了,但不代表他不能管,当即唤道:“琉璃。”

  “是,老爷。”琉璃连忙上前。

  “你这阵子好好与小四套套交情,看看天麒究竟在外头搞什么,尤其是与綦瑶的关系,务必要弄得清清楚楚。”应父仔细地交代着。

  琉璃眼底几不可见的闪过一丝精光,“是,老爷,这件事琉璃一定会办得妥当。”

  ***

  许源被气走了,应天麒离间了綦瑶与许源,也许京城的人都以为她与他确实情投意合,应该算是成功地达到了目的,不过綦瑶却是稳如泰山,居然没有因此找应天麒算帐。

  因为她,早就有了解决的方法。

  在众人面前丢了极大的脸,许源气坏了,还当真不再来找綦瑶,綦瑶备了大礼送到许源的京城别院,还命人送去一句话。

  她说,她与应天麒没有关系,如有需要,她可以单独证明给许员外看。

  这“单独”二字说得进源心痒痒,再加上綦瑶姿态摆得极低,她派去送礼的人也礼貌周到,将许源哄得心花怒放。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