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风光 > 药铺女东家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应天麒倒是直接,直指许源这猪八戒想觊觎像嫦娥般美丽的綦瑶,反正以他的身分,也不用忌讳许源有钱有势,若两人身家真要比起来,应天麒可以打趴好几个许源。

  下一瞬,众人哈的一声全大笑起来,綦瑶的脸上也不禁染上笑意,只是许源在身边,她不能笑得太明显,一时之间憋得俏脸都红了。

  “哈哈哈哈……好诗好诗,好好笑的诗……”一群早就看许源不顺眼的才子们拍腿大笑,一点面子也不给,惹得许源一张肥脸涨成了酱紫色。

  “应少主奇思妙想,这两首诗一比,意境上显然胜出太多太多了……”还有人酸言酸语,将这“意境”两字硬是说得用力。

  许源又羞又气,失却风度地指着应天麒骂道:“应天麒,你这诗是冲着我来的?”

  应天麒泰然自若,完全没有被许源的暴怒所影响,耸肩摊手道:“唉,许员外,在下的诗没有指名道姓,你今日是怎么了,为什么每件事都拚命挖洞自己跳下去呢?”

  许源气得都快昏厥过去了,綦瑶忍不住远离了一步,怕这胖子真的倒下来,被他波及可不得了。

  “你……你……很好,我们走!”许源恼羞成怒,就这么甩袖而去,连綦瑶都顾不上了。

  他身边的两名护卫只能急忙跟上。

  许源这气急败坏的模样,令在场的众人笑得更大声了。

  綦瑶并没有追过去,她可不想自讨没趣,而且她已经想出之后要怎么利用现在这个情势达到她目的的办法,所以她并不是很生气,只是无奈地看着应天麒,质问道:“你是故意的?”

  “对,我是故意的。”应天麒大方承认了,“但你看看四周众人,相信他们都喜欢我的故意。”

  他编出了才子佳人的故事,又气走了故事中的反派猪八戒……噢不,是气走许源,眼下正得人心,她当然不会傻到去触犯众怒,直接否认两个人有任何关系,或者学许源当场跟他翻脸。她只语重心长地道:“你不希望我作茧自缚,但在我看来,你这才是作茧自缚。”

  綦瑶始终知道应天麒的父母不太喜欢她,虽然是对门邻居,可自从她接下家业当家开始,他们就再没有正眼看过她一次。现在应天麒放出这种与她关系匪找的谣言,只怕他自己很难向应父应母解释。

  “我不担心。”应天麒坦然道。

  她真是拿他没办法,他有办法就好,反正他的父母会有什么反应,都不关她的事。

  “即使你这么说,我也必须告诉你,我不会放弃的。”綦瑶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转身便要离开。

  “我也不会放弃的。”应天麒望着她的背影,露出了一个高深莫测的浅笑。

  那离开的身影顿了一下,似乎轻轻逸出了一声长叹,最后决绝地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只不过綦瑶想都没想到,他们两个那句“不放弃”,仿佛成了两人相爱的铁证“不好了!不好了!”应府中,一名面貌姣好,年约十七、八岁的婢女急急忙忙地来到了偏厅。

  此时应天麒的父母正在里头喝茶歇息,一听到这喊声,心齐齐提了起来。

  “琉璃啊,你怎么匆匆忙忙的,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应母有些紧张地问道。

  这名婢女是应母的贴身小婢琉璃,她自幼在应家长大,很得应父应母的欢心,虽然名为婢女,但她要做的事并不多,且地位隐隐比其他奴仆高出一截,也因此在她乖巧的外貌下,隐藏着高傲的一面,比如说,她绝对不甘于只做一个小小的婢女;比如说,她看上的男人必须又富有、又年轻、又英俊,而且还要风度翩翩,而全京城最符合她要求的,似乎只有一个人……

  只是这一面,她当然不会在应家双亲的面前表现出束,在他们心中,她永远是那个忠于应家、乖巧伶俐、毫无心机的小婢女。

  所以琉璃表现出来的急迫,表面上看起来绝对是真诚的,“夫人,最近京城里一直流传着一个谣言,说我们少主与对门綦家的綦大小姐已经私订终身,可是綦大小姐最近却与恶名昭彰的许员外走得很近,我怕这种消息对我们应家的名眷有损啊!”

  听到这番话,应父皱起了眉,摆摆手道:“我们早就知道了,也为此心烦着。

  唉,如果对门的綦老爷没死的话,说不定我们两家几年前就结亲了,可惜他死得早,綦瑶逼不得已抛头露面做生意,现在应该二十岁了吧?这种女子已经没有资格进我们应家门了。”

  应母倒是好整以睱,“放心吧,天麒与綦瑶从小一起长大,要有些什么早就有了,我想天麒不会那么傻的。”

  “老爷、夫人,奴婢原本也是这么想,不把那谣言当一回事,可是昨天发生了一件事,让奴婢不得不重视啊!?”琉璃见两老不以为意,连忙加油添醋了一番,“奴婢有个朋友是黄家大小姐的婢女,黄家大小姐以文见长,时常出入京城的诗会。昨日十五恰好是京城的例行诗会,那婢女也跟着黄大小姐前去,没想到她看到少主也在诗会现身了。”

  “天麒这孩子虽然很少去那种场合,不过他文才不俗,偶尔去一次有什么奇怪的?”应父觉得琉璃有些大惊小怪。

  “但是,少主去诗会是为了綦太小姐啊!”琉璃卖足了关子,才把最关键的消息一次说出来,更增添了冲击感,“听说少主一去,就表现出与綦家大小姐两情相悦、却被许员外逼得分开的样子,然后还与许员外争风吃醋,斗起诗来。当然,我们家少主技高一筹,将许员外气走,可现在全京城的人都在说这件事呢。”

  她说得仿佛身历其境,绘声绘影,让应家夫妇也跟着着急起来。

  “怎么会这样?你说的是真的吗?”

  应母终于坐不住了,猛地站了起来。

  “千真万确啊!尤其是綦太小姐,竟利用自己的美貌游走在两个男人之间,简直……简直伤风败俗,千万不能让少主接近她。”琉璃说得咬牙切齿。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