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风光 > 药铺女东家 >  上一页    下一页


  然而落在应天麒眼中,她这反应倒显得可爱,是两人尔虞我诈交手时唯一的清流,纯然无伪的反应,让他乐此不疲地逗她。

  不过今天显然不能再这么玩下去,他只好硬生生地改口,“小妞——好吧,綦大小姐、綦姑娘、綦当家,现在全城的止血草应该都在你的仓库里吧?请问可否卖一些给区区在下鄙人不才小弟我呢?”

  “止血草,我药仓里堆得像山一样,但我为什么要卖给你?”他的来意她自然明白,不由得拿乔。

  “看来我拦截了于老,真是把你给得罪狠了。”应天麒摇头苦笑,“我当然不会让你白白付出,除了药材我会以高价进货之外,我还会奉上一条你亟需知道的消息。”

  “我亟需知道的消息?”綦瑶疑惑地望着他。

  “没错,你来看看这个。”应天麒由怀里拿出一份卷宗,在桌上摊开来,招她过来一起看,“这是我趁于老酒酣耳热之际套出来的东西。他承认自己以前做过人牙贩子,趁着战乱拐带小孩卖到外地,毕竟当年京城以南虽乱,但北方仍算安定,而且只要说这些孩子来自京城,那价钱就可以翻上好几倍。于老铤而走险,卖了好几年孩童,因为人数众多,卖过哪些孩子,他自己都不清楚。”

  他聚精会神地叙述着,没看到綦瑶望着他,原本犀利的美目转为动容,甚至有着一丝无措。

  “而我手上这一份,是他印象中买量比较大的大户。我猜想当年菡妹妹及卉妹妹如果真落到了于老的手里,凭她们的出身,价格一定不会低,买得起她们姊妹的人家财力必然不俗,这几个大户可能性较高,我便全纪录了下来。”他让她大致浏览一遍后,大方地将卷宗交到她手里。

  她甚至还没答应将止血草卖给他。

  “你……”綦瑶难以形容她所受到的冲击。她原本搜括市面上所有的止血草,就不是想向他勒索什么,只是想要求他让她接触于老问个清楚。

  不过她问的事情太敏感,很可能激怒于老,到时候也许会害应天麒的生意没得做,所以这个要求并不是没有风险,然而应天麒却把这些事都替她做好了,而且比她想象中的更好,让她一时不知该怎么反应,只能呆呆地看着他。

  “小妞妞,你这副呆样我好几年没看到了。”应天麒轻笑起来,没有人知道他有多爱看她这个表情。“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菡妹妹、卉妹妹同样和我一起长大,她们对我来说也像妹妹一样,你一直没有停止寻找她们,我又何尝不是?”

  他只提到了綦菡、綦卉,却没有提到她的名字,綦瑶莫名地心焦了起来。

  “那我呢?”她想都没想就开口问了,“你把菡儿、卉儿当妹妹,那我呢?”

  没料到她问得这么直接,应天麒怔了一下,随即眼带笑意地回答,“我倒是从来没有把你当成妹妹。你没听我从小叫她们菡妹妹、卉妹妹,却叫你小妞妞吗?”

  他用暧昧及勾引的眼神放肆地看着她,并用低沉诱人的嗓音卖了个关子,“……你希望我当你是什么?”

  綦瑶这才发现自己似乎泄露了什么心绪,当下有些慌乱,不过长年在商场上打滚,她很快就收拾起心情,故作镇静地回答,希望他不会瞧出她的不妥,“……那自然是当成可敬的对手了!”

  “可敬的对手?”他玩味地看着她,“你这么说,那就是了。”

  他这句话把刚才两人之间那种微妙的男女之情给轻描淡写地带过了,綦瑶松了口气,心中却有几分失落。

  不过这次他真是帮了大忙,她真心地向他道谢,“……谢谢你。”

  她的真诚让应天麒勾起唇角,“要得到你这一声谢谢可困难着,生意都差点让你断了,你是否该好好补偿我?”

  “我明天会派人把止血草送到你们的药仓去。”她郑重地承诺。

  “欸,这止血草是我高价买的,不能算是补偿。”应天麒朝她摇了摇手指头,这次他默默被她摆了一道,若是这么好搞定,哪里还有资格继续和她玩下去?

  “那你想要什么?”綦瑶柳眉微皱,总觉得他俊朗的脸上充斥着不怀好意。

  果然,应天麒有些坏心眼地笑了起来,“小妞妞,你知道吗?我一直很想念你小时候甜蜜蜜地叫我麒哥哥,逗得你开心了,还会凑上前来亲我一口……”

  “应天麒,作你的春秋大梦!”

  “哈哈哈哈哈……”

  綦瑶过滤了每个于老当年的主要交易对象,除去了几个不可能的家伙,再四处打探,最后将目标锁定在一个名叫许源的富商身上。

  这许源长得肥头大耳,生性很是怪异,不仅好女色,而且上从半老徐娘下至垂发孩童都不放过。他的产业主要在北方,但战乱之后,他便在京城建了一个别馆,让人称他许员外,成天风花雪月,玩弄女性,在京城之中声名狼藉。

  许源身旁永远都跟随着两名武功高强的侍卫,片刻不离身,由此便可见这家伙坏事做多了,怕落单被人给宰了。

  “小姐,你这么做真的好吗?”

  玉儿跟着綦瑶来到了西市里的綦家药行,美其名是来视察,事实上却是另有目的。

  綦瑶很少如此张扬,平常的她最讨厌抛头露面任人窥视或欣赏,这次却刻意打扮了一番,又一直站在药行的待客厅,显然是故意引人注目。

  “玉儿,我自有我的打算。”綦瑶脸色平静地道。

  “小姐,你前阵子特意去参加什么诗会,惊艳了众人一把,那根本不是你的作风,你是想要吸引那个许员外的注意,但如果他真的缠上你,只怕小姐想甩都甩不掉啊!”玉儿不依地跺起脚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