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风光 > 不当前男友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二


  “这、这是欣欣推荐的啦!说什么穿起来很舒服……”白沛昕都快羞死了,当时她什么都豁出去了,买的内衣是什么款式,自己都不太清楚,事实上也没穿过,如今仔细一看,那内衣的罩杯部分居然是透明的,分明是情趣内衣!

  白沛昕再一个大翻身扑向温东璿,为了抢内衣,她都快骑到他身上了,但这男人简直故意整她,就是不让她拿到,还故意拿在她身上比划。

  “我还没看你穿过这种款式的内衣呢!要不你穿给我看看,让我确认一下你是不是真的瘦了!”

  说完,温东璿立刻动手剥起她衣服,惹得她娇声惊叫,却又被搔得发笑。两人就这打闹着,直到温东璿受不了欲念的驱使,忍不住深深吻住她,笑声才暂歇。

  已经好久没有碰她了,他是个正常的男人,身下是自己爱的女人,两人分离了许久,又是在她酥胸半露这种旖旎情境下,当然无法自持。从一开始的轻吻到最后益发激情火热的深吻,白沛昕上半身的衣服都被他在不知不觉中脱光了,更别提试穿什么内衣啦!

  “东璿……”白沛昕极媚、极热的望着他,在他的手正要解开她的裤头时,小手柔柔地握住他的手。“你忘记了……”

  “我忘记什么了?”温东璿的思绪早已被欲火冲得迷迷糊糊,“保险套?我马上拿……”

  “不是啦,”她感受到他的手亟欲想挣脱她的箝制,继续刚才的动作,干脆打他一下,“你忘了你为什么从香港回来?我……我没完啦……”

  什么还没完?温东璿甩甩头,用最后一丝理智思索,最后恍然大悟,当下像被浇了一盆冷水,欲火顿时消了大半。

  生理期……他忍不住将头埋在她的胸口,颓然不动。要再被这么多搞几次,以后大概需要去看泌尿科了。

  难怪有人说,每个月都流血不止的生物是最可怕的!

  他索性抱起白沛昕,将她带进浴室,作势要扔下她,最后在她的尖叫声中轻轻地将她放进干燥的浴缸,接着自己出去,关门。

  白沛昕坐在浴缸里傻眼,三秒后门又打开了,她平时穿的保守睡衣和纯棉内衣裤被他丢了进来,正好落在她的身上。

  “伤了我的男性威风,你在里头好好反省一下!”

  砰!门再次关上,回应温东璿那句话的,是她在里头的大笑。

  两人和好后每天浓情蜜意的,白沛昕也每天笑眯眯地上班,看得狄欣欣好嫉妒。但十天之后,隔壁的店铺开始营业,白沛昕却再也笑不出来了。

  隔壁新开了另一家服饰店,这家服饰店显然与她们的风格不同,走的是高档路线,光是橱窗模特儿手上提的包包,价格可能就抵得起她们一个衣柜里所有的衣服。

  这家店的位置离大街更近,装潢更是华丽到不行,走的是大红大紫的风格,十足抢眼,原本会走进她们店里的客人,时常还没走到便拐弯先进了那家店。

  “至少我们衣服的价位不同,多少能做出市场区隔吧?”白沛昕这么安慰着自己。

  然而事实证明,隔壁开幕期间打出五折的折扣,她们店的生意瞬间掉了好几成,原本开店时的乐趣,现在成了一片惨绿。

  “奇怪,我当初明明打听过这一带没有类似的店啊!怎么会突然杀出这一家?”狄欣欣百思不得其解。“我们先静观其变吧!隔壁店的衣服都是高价货,低价也低不了多久。”

  然而这一场低价战却足足打了一个月,狄欣欣与白沛昕都快被打趴了。重点不是没人买她们的衣服,而是客人总是喜欢捡便宜,很贵的衣服突然打对折,比百货公司周年庆还划算,原本她们的客人看到了隔壁的广告,总是会拐个弯,然后就不会再来了。

  她们也不是没试过去隔壁打探敌情,不过当狄欣欣乔装一番进门后,发现里头的产品原价都是贵得令人乍舌,打了五折才勉勉强强比较能够接受。只是当她没有购买任何东西就离开时,原本态度亲切的店员马上摆出晚娘面孔,用鼻孔看她,一副嫌弃她穷酸的模样,究竟是什么样的老板会教出如此势利眼的店员?

  终于她们撑不下去了,只好也使出杀手锏,将店里架上的衣服摆上花车,学对方来个跳楼大拍卖,总是薄利多销,看谁的气长。

  “上衣五折,裙子长裤六折起……”中午时分,她们趁着上班族休息时间在门口叫卖,果然有些客人被吸引过来了,还完成了几笔交易。

  就在花车战略看起来似乎奏效时,隔壁精品服饰店里突然走出了一个人,直直来到她们店里,让两女的叫卖声戛然而止。

  尤其是白沛昕,她难以置信迎面而来的人,居然是以为不会再干扰她生活的赵予欢,而且对方还笑得很刺眼。

  “你们也来这招了?”走到她们面前,赵予欢嫌弃地打量了一下她们的店面与花车。“打对折啊,不就是学我的!还要用叫卖这么低俗的手法才能卖的出去,会不会太凄惨了?”

  这么明显的嘲讽让火爆的狄欣欣差点忍不住冲上去打人,只不过白沛昕动作更快,及时阻止了她。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开店?”白沛昕挡在狄欣欣面前,虽然她自己也很想一拳挥上去,但她不想让狄欣欣因此惹上麻烦。“我记得东璿说,你开的店在东区啊……”

  “为什么?理由很清楚吧,我就是冲着你来的,一知道你要在这里开店,我就偏要开在你隔壁,所以改租在这里,先前装潢好的我全不要了!”她就是有钱,就是阔气,怎么样?“我本来是想看着你们倒闭,想不到你们撑起还挺久的。你敢不敢跟我打个赌?”

  “什么赌?”

  白沛昕觉得不妙,狄欣欣更是拉了她一下,跟她严肃地摇头,示意她别理赵予欢。

  可是赵予欢继续说着她想说的话,对方提防的反应,她只当没看到。“很简单,我们比谁的生意好,如果我赢了,你必须放弃杰森。”说到这里,她还冷笑了一声。“为了公平起见,我们比成交量,不必销售额,否则你们这寒酸的小店,卖光了还比不上我卖一件大衣。”

  “我不和你赌这个。”白沛昕严词拒绝。“东璿是个人,不是赌注,他有他自己的想法。”

  “所以你是没自信赢我了?”连激将法都用上了,赵予欢就是咬住她不放。反正温东璿最近对她十分冷淡,她也没什么好顾忌的。“我还记得你说过什么有自信穿地摊货也好看的屁话,如今事实不是证明了,即使我的东西贵,大部分的人还是会选择我的东西。我想,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品味的问题。”

  “你这么贵的东西打对折卖,几乎是赔本价了,当然卖得好!”狄欣欣听不下去的反驳。

  “我有这个本钱啊,你有吗?”要比呛,赵予欢可不觉得自己会输人。

  白沛昕与狄欣欣都沉默了。确实在资本上她们怎么也比不过背景雄厚的赵予欢,甚至连开店的资金都是她们挤光了自己的钱,还需要向银行贷款才凑齐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