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风光 > 不当前男友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那……另一个便当是三杯鸡的,你可以吃那个。”他苦涩一笑,转开了话题。“其实我今天来,主要是想通知你,明天我恐怕没办法来了,我要去香港三天。”

  “喔。”去做什么?白沛昕好想问,但她怕得到的答案是他要和赵予欢同行,所以索性什么都不问。

  “你不问我去香港做什么?”她木然的反应令温东璿益发难过,他以前只要出远门,她都是百般撒娇又不舍的,何时像现在这样冷淡?

  “你可以不用告诉我……”她本能的拒绝知道。

  “可是我想说,我不希望你又误会我莫名其妙消失。”既然她不问,那他主动说也一样。总之他不会再搞消失那一套,他已经体会过那种不安全感,不希望噩梦在她或他身上在重演一次。“我去香港参加国际研讨会,我前阵子忙的论文,就是要在哪里发表的。”

  “呃……嗯……”知道和赵予欢无关,她松了口气,但她从来没有遇过他这样的殷勤,反而十分不习惯,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只好随口问道:“你一个人去吗?”

  “是。”温东璿突然警觉,似乎能感受到她心里的挣扎些什么。

  “那……再见。”知道他一个人,她不知是松了口气还是该为自己不争气的开心而深深叹息。

  “我会尽快回来。”似乎连他的离去都激不起她的兴趣,他只能再换个话题。“你要不要先吃便当?”

  “我等欣欣一起吃。”她淡淡地道。

  “那……我帮你刷油漆?”

  “不必了,你衣服会弄脏,而且我们快弄好了。”

  “没关系,我穿件围裙就好。”

  “你下午有课不是吗?”

  她这种不痛不痒、几乎是逐客令的回答,让温东璿气馁得再也找不到话题。他宁可她挑明了问他和赵予欢的一切,责备他不够关心她,甚至像之前那样吵吵闹闹的失控,怎么都比现在这种疏离的冷漠要好。

  两人之间由他劈出一条裂缝,再由她慢慢拉开,想要这么快就愈合,谈何容易?

  “我太急了是吗?”他颓然地一拨头发,放弃再瞎找话题,勾起苦笑,无力地望着她。“我急着找回我们以前的感觉,却似乎一再地显露出自己的无知与不堪。有了这一次的经验,我才知道以前你付出了多少,而我只享受着你得付出,却不珍惜。现在我想付出了,却找不到着力点……”

  “你不必勉强自己。”她能感受到他的诚意以及求和的用心,可是……“如果只是歉疚或是惭愧,那你大可不必——”

  “如果是歉疚,我不会用这种方式,沛昕,你了解我远甚于我了解你,若不是爱你,我不可能低声下气的挽回。”他正视着她,“过去我被予欢的手段以及自己的成见蒙蔽了,如今我已经和她说清楚也划清了界限才敢来找你,因为我不会让你再受任何委屈。”

  他执起她的手,将便当放入沉默的她手中。

  “或许我的承诺有待时间验证,可是我绝不会放弃挽回你。我们正争吵时,我曾说我们的爱情连一次考验也禁不起,可是经过了连番打击,它还是存在,不是吗?”

  说完,他转身离去,留给她思考的空间。

  白沛昕只能愣愣地望着手上的便当,心里因他的话波谈汹涌。

  “你赶他走啦?这么帅气?”洗了好久的手,狄欣欣听到温东璿离开的声音,终于能从后面出来。

  “他自己离开的。”白沛昕还望着门外,表情复杂,像是依依不舍,又像是茫然迷茫。

  “他现在很殷勤的讨好你嘛!”指了指她手上提着的便当,狄欣欣闻到那香气,口水可是流了一地。如果温东璿再待久一点,害她不方便出来吃饭,搞不好她还会赶他走。“三天两头送便当,帮忙东帮忙西的,老实说我不喜欢他,但要是少了他,我们开店的进度可是会大大落后呢!”

  “是这样没错,可是……”白沛昕显得有些苦恼。“我很不习惯,以前他对我也很好,但却不是这般刻意,他现在这样,只会让我觉得他是在赎罪……”

  “他本来就是啊!你趁这次好好享受就对了,想那么多做什么?”狄欣欣有些无奈地望着她,心想好友最大的问题就是什么都闷在心里自己烦恼,然后再拼命转牛角尖。“难道你认为他对你好是赎罪,不是爱情?笨啊!他是因为爱你才赎罪好吗?你怕他跟赵予欢跑了,他也怕你个方颢然跑了哩!”

  “我跟方……你也知道是场乌龙!”想到好友的撮和,白沛昕好气又好笑,还差点被温东璿误会了。“他跟我说,他已经和赵予欢划清界限了,以后不会再让我受委屈。”

  “那不就得了?!虽然我对温东璿的愚蠢很不欣赏,但平心而论,他其实也没有出轨,毕竟他对你的心一直没变过,只是被赵予欢蒙蔽了。因为你们两个都被那姓赵的女人玩弄在掌心,加上温东璿对她和她父亲有着不得不还的人情,所以他处理这件事的态度才会那么驴!”

  虽然在这件事件后,狄欣欣对温东璿的印象坏到了谷底,不过以一个局外人的角度来看,他只是处理的方式不好,但感情的立场始终很坚定。以一个被勾引的男人来说,像赵予欢那么极品的诱惑,忍得住已经不错了,还能坚持选择清纯如小花的白沛昕,实属难得。

  “可我怕得是我没有拾回爱情的自信。”在先前温东璿和赵予欢过从甚密的期间,白沛昕所经历的种种痛苦与悲伤,她实在很怕再来一次。“我知道他始终没有背叛我,但下回他会不会又冒出其他前女友,或是什么重要的事,又开始事事要我忍让,将我放到心里最后一位了呢?”

  是啊,可是要多久?现在这种又像冷战又像分手的冷静期,白沛昕既怕和他复合后就是重演,也只自己承受不了与他分手的痛苦,无法确认他的心态之前,一颗心悬在哪儿的感觉实在很难熬。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