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风光 > 不当前男友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沛昕,快出来!”由于只抓到木板的一侧,温东璿要多飞上好几倍的气力才能撑住。

  白沛昕从木板下方钻了出来,温东璿才慢慢弯身,怕猛烈放手会伤了木板,直到把它平放在地上。

  “你没事吧?”他第一个便是询问她的情况,大手本想搭上她的肩,却不知为什么倏地收回。

  白沛昕摇了摇头,眼尖地看到他收回的手都流血了,不由主动去抓,翻开他的手掌一看,果然看到很多木板上的木屑插进了他的掌心。

  “你流血了!”白沛昕心里一楸,“都是我不小心……”

  “没关系,不是很痛。”这时候即使再痛,温东璿都不会吭一声,尤其这还是为了就她,这一点痛又算什么。

  白沛昕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和他对视几秒,却只能看到他安慰的笑容。

  他没有怪她,即便受伤了。这时候她才想起,他对她一直都是这么温柔啊!

  暧昧又微妙的沉默了半响,她才像故意打破这种气氛似的向老板要了支夹子,小手抓着他的大手,细细地替他夹出木屑。

  温东璿则享受着她久违的温柔,几时她的目光不如以前那么充满爱意,而是有着挣扎,动作也不是在和他撒娇,他仍催眠自己,两人之间又靠近了一点。

  如果这是上帝要他尝一次白沛昕所受的苦,他真的尝到了,而且这样的程度说不定还不到她承受的十分之一。

  白沛昕虽然表面上对他冷淡疏离,他却看见一丝关怀存在她郁郁的美眸中,毕竟三年多的感情不是假的。

  他知道,自己是不会放弃的。

  又过了几天,店内的装潢工作正式开始,两个女生几乎一整天都待在店里,打算先将店里的墙面美化完成。

  戴着报纸做的帽子,穿着一身丑到不行的破烂大衬衫和破旧牛仔裤,上头还沾染了五颜六色的油漆。白沛昕站在A字梯上,挥汗如雨地刷着墙壁,背后另一面墙前的狄欣欣也正做着同样的事。

  工作到一半,狄欣欣突然发出怪声。“喔……我看到火山孝子来了。”

  “什么火山孝子?”白沛昕随口一问。

  “就温东璿那家伙啊!手里还提着东西,看起来就是要来朝贡的。”狄欣欣的角度恰好可以看到大街上。

  “他又来干吗……”白沛昕心中一跳,把油漆桶摆到一边,下了梯子不着痕迹地整理了下头发,还拉了拉衣摆。

  狄欣欣瞧她明明在意又故作镇静,不由扑哧一笑,“他都来好几天了,再怎么丑的样子他都看过了,你怕什么?”

  被好友这么一奚落,白沛昕不由发窘。她真是被温东璿制约了,什么时候都想在他面前表现出最好的一面,方才还担心自己这幅邋遢的模样会被温东璿看到,急忙地想整理仪容。

  现在想想,看到又如何呢?她不是告诉自己,不要再那么在乎他,要做真正的自己吗?

  “要不要我把他赶走?”狄欣欣故意问。

  温东璿挽回白沛昕的行动已经持续了好几个礼拜,再加上他还为白沛昕受了伤,狄欣欣感受到他的诚意,已经没有那么讨厌他了,只是那家伙慢条斯理的动作让她不免有些不耐烦。

  是个男人就直接拖回家扑到就好了,啰嗦那么多干么!

  “赶他走?”

  白沛昕内心纠结着,但她还在犹豫之际,温东璿便已走了进来。

  温东璿目光温柔地望着如此随性打扮的白沛昕。一幅破烂得像是从垃圾堆中捡回来的,上头还站着一块一块的油漆。他早知道她不管做何打扮都很美,这是一种含蓄内敛又温婉动人的气质美,是明艳张狂如赵予欢怎么也比不上的。

  “你又来了?”白沛昕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仿佛连话都不知道怎么跟他说了。

  没有听到她像以前一样亲热又依赖的叫他东璿,还显得如此不自然,温东璿有些失望,不过他仍勉强扯开笑容。“因为你们最近忙着装潢,怕你忙到没时间吃午餐。”

  “呃……谢谢。”白沛昕硬着挤出一个微笑回应,但接下来就不知道要再说什么了,气氛就此凝滞。

  “呃,不好意思打个岔,你们慢聊,我去后头洗个手准备吃便当。”狄欣欣很识相地将这种尴尬的气氛打破,走到后面把空间留给他们。这对有情人彼此误会太深了,需要好好谈谈,他们拖得太久,她这旁观者都快受不了了。

  这一阵子,温东璿清楚地感受到白沛昕对他的排斥与冷淡,他不知道究竟要花多久的时间才能挽回以前的温暖和相属,这个认知令他倍感挫折,但他怎么也不会放弃的。

  “我买了羊肉烩饭给你。”她不说话,他只好自己找话题,右手拿起了一个便当,“我记得我们每次出去吃,你都会选炒羊肉或羊肉炉,逛超商时你也会选羊肉,吵着要吃我炒的辣炒羊肉,我想你应该喜欢羊肉……”

  “其实……喜欢吃羊肉的,是你。”白沛昕欲言又止,心里却满是感慨。

  以前对他的好果然是一面倒的,在两人的爱情里,她苛待自己到连他都误解她的爱好了,“因为你喜欢羊肉,我才选的,你记不记得自己说过辣炒羊肉是你的拿手菜?每次炒出来你都好得意,我喜欢看你露出那样的表情,所以常要你煮,事实上……我比较喜欢鸡肉。”

  所以她不该改变吗?不该学着多爱自己一点吗?万一她再不领悟,对自己好一点,又有谁来爱她?

  有些讪然地将便当放下,温东璿再一次被打击到。原来,他自以为是的了解根本就不是了解,而是一种把她的付出当做理所当然的傲慢。仔细想想,她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吃什么、用什么,他根本都不知道,反观她将他的喜好摸得一清二楚,连他大男人的面子都顾到了,究竟是谁比较不成熟,比较不懂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