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风光 > 不当前男友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她或许太冲动,但这次我也有错,是我太忽略她的感受。”听到赵予欢批评白沛昕,不知怎的,温东璿觉得心里不太舒服。“予欢,也许我和你真的走太近了,不仅沛昕难受,连其他人都误会了,我想,既然你的店准备得差不多了,我就不用天天去你那帮忙……”

  “什么啊,”赵予欢急忙发出抗议,“白沛昕自己不成熟,干我们什么事?你不是答应过爹地要好好照顾我的吗?”

  “予欢,你敢说我没有照顾你吗?”温东璿自认已做得够多了,就差没辞职去她店里工作。“但我也要顾及沛昕的心情。”

  “连这一点事情都受不了,走了就算了。”赵予欢假好心的劝道:“杰森,其实我觉得她根本不适合你。你喜欢吃的东西她不喜欢,你爱的活动她也无法参与,在你忙的时候又只会吵,你以前不是告诉我你讨厌依赖心太强的女生吗?”

  “沛昕不一样。”温东璿摇摇头,但随即想起这动作只有自己看得到,不由自嘲地停下了这个愚蠢的举动。“她对我的依赖,只会让我觉得满足……总之,她不一样。”

  如果她不再依赖他,不再事事以他为主呢?温东璿不知道,若她变得更加独立自主,也许对她而言是件好事,但他确定自己会非常、非常失落。

  一个男人不能让自己的女人依靠,那算什么男人?

  “你不要骗自己了啦!你这是罪恶感,因为你骂了她。当初你和我分手时,不也愧疚了好久?!”赵予欢有意无意地说着风凉话。“照我看来,你还是跟她分手算了。你有没有想过,她只会拖累你,而我爹地可是很希望你到美国去帮他,万一将来你真的去了,她怎么办?迟早要分的嘛!”

  温东璿沉默下来,他不是没想过去美国的事,但却从来没想过要抛下白沛昕。对他而言,他知道白沛昕一定会配合他,所以这根本不会是问题。

  反观赵予欢的一径唱衰,让他听了越来越不悦。回想起来,白沛昕曾质疑过赵予欢的心态,但他总认为赵予欢原就任性,说出来的话不中听也是情有可原,何况他也不会往自己脸上贴金,认为赵予欢对他仍余情未了。

  然而,赵予欢对白沛昕的攻击,还有开口闭口就希望他分手的行为,令他不禁怀疑,赵予欢介入他和白沛昕的事,用意似乎真的不是那么简单。

  “予欢,我不想再听到那种话。”温东璿没有再像以前那么让她,态度反而强硬起来。“沛昕对你虽然忌惮,却从来没有用难听的话骂过你,你这么毁谤她,太没风度了。”

  “好吧好吧,我只是良心的建议,你不想听就算了。就当我没打来过,行吧?就这样了。”赵予欢自讨没趣地挂断电话。

  可是温东璿却不能当她没打来过,尤其她这通电话没头没尾的,根本不知用意为何,简直就像打来试探的,更让已起了疑心的温东璿有所防备,开始细想她是否真的居心叵测。

  如果是真的,他几乎都要为白沛昕落泪了。这种不被爱人信任的痛,脆弱的她是怎么熬过去的?

  哭了三天,应该够了。

  白沛昕知道自己的心情还没整理好,看到和温东璿有关的东西还是会想哭,想到过去和他的快乐仍会悲伤,可是日子还是要过,她不能一直自怨自艾下去,否则不只自己看不下去,一旁的狄欣欣也会将她狠狠骂醒。

  狄欣欣收留了她,见不得她如此无精打采,便带她到KTV唱歌,两人把所有情歌都唱了一遍,在包厢里抱头痛哭,晚上再拉着她到酒吧喝酒喝到吐,而当时来搭讪的人数之多,让白沛昕略感安慰,自己毕竟不是完全没人要的。

  隔天她睡到中午起床,脑子还觉得昏昏沉沉的,完全没办法思考。

  这样也好,至少她就不会再去想着那个令人伤心的男人。

  脑子里乱得像一团浆糊,白沛昕就呆坐在床上让自己放空,但虽然是放空,眼睛却不自觉变得酸涩,好像有什么东西就要落下,幸好狄欣欣在此时走进她的房里,捏了捏她白嫩的脸,硬是止住了她慢慢溢出的悲伤。

  “哟……瞧瞧你,黑眼圈都出来了,记得你以前可是以皮肤白皙无瑕着称的呢!”狄欣欣瞧着她因吃痛而呲牙咧嘴,终于不再一脸哀愁,便放手催赶着她,“快去梳洗一下,今天咱们来去当一天贵妇。”

  当贵妇?白沛昕虽然不懂是什么意思,不过她知道狄欣欣只是想安慰她,用各式各样的活动塞满她的生活,免得她胡思乱想,便从善如流地去浴室里梳洗,换了一件黑色的T恤出来。

  “贵妇啊小姐!贵妇!”狄欣欣闹着要剥她衣服。“给我换件称头点的。”

  白沛听懂了。不是听谁说过,女人的衣服就是战袍吗?她想要摆脱以前的阴霾,更应该打扮得光鲜亮丽才对。于是她豁出去的换了一件从来不敢穿的细肩带洋装,还薄施了脂粉。

  “这才对嘛!走吧!”狄欣欣拿着皮包,推着白沛昕出门。

  她们先到东区享受了一顿贵妇早午茶,接着又去做全身的护肤SPA,最后,当白沛昕终于比较有精神了,她发现自己已经莫名其妙地坐在一间时尚发廊里,听着狄欣欣和设计师讨论她的新发型。

  “这里,可以吗?”狄欣欣犹豫了一下,在白沛昕肩膀附近比了比,“我怕她没办法接受一下子剪太短,她长发都留了好几年了。”

  “但这位小姐很适合短发……”设计师皱眉直看。

  这样的对话令白沛昕又陷入回忆之中。当初温东璿最喜欢她的长发,所以即使有时她也嫌长发太麻烦太热,却从来不敢动念要剪掉它,怕头发少了一分,温东璿对她的喜爱也会少一分。

  可是看看现在……有什么差呢?

  她咬了咬唇,突然抬头,对着设计师道:“剪到这里。”

  白沛昕的玉手,正比着自己耳下三公分的地方。

  瞧她的狠劲,狄欣欣先是吓了一跳,接着鼓起掌来。“干得好!不枉费我帮你拟定的疗愈计划,看来你真的有进步,越来越带种了。”

  然而即使做足了心理准备,当设计师一刀剪下时,白沛昕的眼眶仍忍不住红了,但她拼命忍着,两个小时后,当她新的短发造型完成,她连一滴泪都没有流下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