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风光 > 不当前男友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温东璿从善如流,也缠绵地回吻她。不知道是谁说的,做爱这件事可以让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大跃进,有过性关系的情侣和没有性关系的情侣,相处之间是绝大不同的。

  反正他也觉得最近冷落她许多,提升一下彼此间的亲密也好。

  热情慢慢点燃了,温东璿正要解开她胸口的衣扣时,他的手机却在此时不识相地响了起来,让他的动作霍然顿住。

  她湿漉漉的媚眼望着他,在在的说明了希望他别接这通电话。

  “乖,让我看是谁打来的。这个时间说不定是美国那边,最近我的论文正在申请一些资料,可能是他们有了回音。”温东璿安抚着她。

  白沛昕一听和他的论文有关,再怎么不愿也只好放手让他去。想不到他接起电话后喊的名字,却让她的心揪了一下。

  “予欢?怎么了?……好!我马上过去。”

  挂断电话后,温东璿立刻穿起了外套,方才两人的亲密前奏就像场梦一样,被赵予欢的电话给打醒了。

  “她找你做什么?”白沛昕拉住他,一点也不想让他去,“你可以不去吗?”

  “予欢的皮夹不见了,里头有她所有的信用卡和现金,她很紧张,我去看一下。”此事非同小可,温东璿即便知道此时离开是极不适当的,甚至还会再一次伤了白沛昕的心,但事有轻重缓急,白沛昕比较明理,应该能够体谅。

  如他所想,白沛昕放开了手,但心里却是一片凄凉。“我还要和她抢你多久呢?”会不会哪一次,你就不回来了?

  后一个问题,她没问,也不敢问,怕问了他会生气,更怕问了他就真的不回来了。

  可是这是她最深的恐惧,他却从来不知道。

  “乖,我马上回来。”温东璿在她额头上衣吻,便匆匆地出门去了,连她的问题都没听清楚。

  白沛昕在原地站了好久,直到脚酸了、麻了,才慢慢踱到浴室,洗去自己一整天的疲累,再躺到床上。原本希望洗了个澡能好好睡一觉的,但她已然酸涩的眼却怎么也闭不上。

  她觉得,这房间好大、好空啊!连秒针的声音都听得清清楚楚,窗外不知名的虫鸟也叫个不停。夜风吹动,房里的窗帘飘呀飘地,她才注意到,原来房里的窗帘,在外头路灯的照耀下,是淡黄色的。

  一种不知道该称为寂寞或是自怜的情绪渐渐涌上,她开始觉得,自己对这个房间、对这个屋子感到陌生。没有一样家具是她的,连床单花色都不是她选的,少了他,就少了所有的温暖。

  把脸埋在枕头里,枕头却吸不干她的泪。原来,住在温东璿的房子里,她连想要疗伤都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去。

  当男人不可靠时,女人最可靠的就是朋友。

  连日来的委屈,白沛昕也只能找狄欣欣诉苦,正义感强的狄欣欣在听完她与赵予欢之间的暗潮汹涌后,立刻豪气干云地拍桌。

  “直接找那个女人出来谈!什么玩意儿嘛!欺负人欺负到头上来了!”

  白沛昕想,这样下去的确不行,她必须了解赵予欢此行的意图究竟为何,因此她接纳了好友的建议,背着温东璿约赵予欢出来谈判。当然,小绵羊白沛昕自己去的话无异是自投罗网,所以狄欣欣当然很有义气的陪同。

  相约在一间安静的连锁咖啡厅内,一见到艳丽的赵予欢那副笃定的态度,狄欣欣就知道,这次好友真的遇到劲敌了。

  “我这次来做什么?来开时装店啊!杰森不是都告诉你了?”回答了白沛昕的话,赵予欢看起来一副你明知故问的表情。

  “你开你的时装店,应该不必和别人的男朋友一天到晚黏在一起吧?”狄欣欣很不客气的问,她对赵予欢避重就轻的装傻模样很不欣赏。

  “我在台湾只认识杰森,何况我们有那么多年的交情,不找他找谁?”赵予欢理所当然地回答。

  “但要开服装店是你的事,你总不能大大小小的事全靠温东璿,然后霸着他不放。你不知道这样已经影响到别人的生活了吗?”这女人的借口还真不少,狄欣欣在心里咕哝。

  “影响到谁的生活了?”赵予欢觉得好笑,“至少杰森没有这样说过,和我在一起,他都挺开心的。”

  这句话隐隐约约点出了一个重点——温东璿是喜欢和赵予欢在一起的。而这阵子他和白沛昕相处时常常不是争吵就是冷战,令人心力交瘁,再这样下去,男朋友跑了该怪谁?

  才交谈几句,白沛昕就已经处在下风了,甚至还找不到话可以反驳,狄欣欣整个火大,却又不能没有风度的发火,毕竟赵予欢十分沉着冷静,一脸等着看笑话的样子,狄欣欣终于知道好友面对这女人时,只能把闷气憋在肚子里是如何郁闷的感觉。

  “至少沛昕就因为你的关系和温东璿吵了好几次,以前他们从不吵架的。”狄欣欣把话挑明了,“这不就代表着你的存在影响到了他们的感情,你不觉得自己应该检讨一下,和别人的男友保持距离吗?”

  “杰森和我是好朋友,这点不管他换了几任女朋友都是无法改变的事。白小姐为了这件事情和杰森生气……恕我直言,只是显示她的度量不够,对自己没自信。以前我和杰森在一起时就从来不会管他和哪个女人出去……”

  “够了!”白沛昕再也受不了这种无意义的对话,赵予欢根本是耍着她们玩,甚至直接批评到她头上来了。“赵小姐,我不想知道你和东璿以前怎么样,我只相信自己的感觉。你不喜欢我,你说的话都在炫耀你和东璿关系匪浅,你甚至剥夺了大部分我和东璿相处的时间,因为你了解他的个性,他不会不管你。”

  她深吸了口气,决定直接道出约她出来的目的,“我只想问你,你这次来台湾,是来挽回东璿的吗?”

  赵予欢思索了一下,慢条斯理地喝了口咖啡,才回道:“我只能说,我无意破坏你和杰森的感情。”

  “所以,你并不想和东璿重新开始?”

  深深地凝视着白沛昕,赵予欢妩媚一笑。“重新开始是没这打算,但会不会旧情复燃,我可不保证。”

  “你——”白沛昕皱起眉,这摆明了是在挑衅。

  “现在我和杰森只是朋友,”赵予欢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似笑非笑地盯着她,“可是以后的事情谁知道?我可不想随便承诺你什么。如果最后你和杰森分开了,那也是你和他的事,是你们的感情不坚定,怎能怪到我头上来?”

  她的话虽不中听,却也给了白沛昕一些反思。是不是她真的对这段感情太没信心,对自己太没自信了,所以总是觉得有如芒刺在背?

  她突然觉得,找赵予欢似乎不是个正确的决定,反而给了对方看轻她的机会。因为她太在意赵予欢的存在,她仿佛不是来谈判,而是来示弱的。

  “喂!你这人说话怎么这么嚣张——”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