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风光 > 不当前男友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我不吃了,你们自己去吃。”她退了一步,用极为失望的眼神瞅着温东璿。“我坐捷运回去。”

  “沛昕,不要无理取闹。”温东璿也不高兴了,不明白明明是一场简单的聚餐,为何白沛昕却要把气氛搞得这么僵。

  “为什么总是我无理取闹,总是我要让步?”她瞪着他,死命不让眼泪流下来。她不能哭,绝不能在情敌面前示弱。“我连决定自己要吃什么,要怎么回家的自由都没有了吗?”

  “好嘛,那不要吃日本料理,看你要吃什么喽!”赵予欢凉凉地插了一句话。

  “不是这个问题!”白沛昕失控地大吼,“我不想和你一起吃饭!”

  工作忙碌的烦躁和这阵子他的冷落,以及两人情感上的疏离,让她再也忍耐不下去了。

  温东璿不想和她在大街上吵架,但她的表现显然失态了,他也忍不住有些严厉。“沛昕!注意你的口气。”

  瞧瞧,情势根本就是一面倒啊!面对前女友的挑衅,面对情敌的示威,她总是有苦难言,而她的男人却老觉得错的是她,是她在找麻烦。

  当他的女朋友,不能有任性的权利吗?

  “所以我说我根本不想和你们吃饭,夹在你们之间,我究竟是什么呢?”她的泪终于忍不住落下,为之间的委屈,为他的不公平。

  交往三年,这是他第一次这么严厉地指责她,为的居然是他的前女友。

  白沛昕转身就走,不理会背后温东璿的叫唤。她怕自己再继续待下去,会心痛到站不起来。

  白沛昕坐上捷运后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坐到终点站,再换车从终点坐到起点,就这样来来回回好几趟,直到捷运收班了,她才顶着红肿的双眼踏上回家的路。

  这其间,她还因逾时出不了捷运站大门,最后要由工作人员替她开闸门。

  回到两人的家门外,她意外地看到里头的灯光居然是亮的。她以为温东璿今天生她的气,应该不会回来了。

  她应该为此欣喜的,但她却笑不出来,因为他伤了她的心,已经让她没办法再像以前一样,为了一点点小事儿欣喜,拿一堆自己都不相信的理由说服自己。

  一开门,以为会见到温东璿气冲冲质问的面孔,然而她却只见到一脸疲惫的他坐在沙发上,看到她回家后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

  “你终于回来了。”他上前轻拥了她一下,“你一生气就跑了,这么晚才回来,难道不知道我会担心吗?”

  就这么简单的关怀,白沛昕好不容易流干的泪又溃堤了,不受控制地扑簌簌直落。她以为他不会再这么温柔地对她说话了,她以为,他的心早已转向了别人,她只是等着他随时会离她而去。

  不管做再多再足的心理准备,与他分离她都会受不了的,想不到他的反应竟和她想像的完全相反,心中感动与悲苦相互激荡着,让白沛昕忍不住像个孩子般嚎啕大哭起来,哭到甚至都要喘不过气了。

  “别哭了!有什么好哭?我的晚餐到现在还没吃,我才想哭呢。”温东璿拍着她的背安慰她。

  “你不是……和赵……去吃……日本料理……”她哽咽着。

  “你都气成这样了,还吃得成吗?”他无奈地抽了几张面纸替她擦掉眼泪,“我后来直接载她回饭店就回家等你了,想不到你混到这么晚才回来,害我好担心。”

  想到自己一整晚的悲惨心情,白沛昕忍不住又悲从中来,好不容易才稍微忍住的泪意马上又化为泪水奔流。“我一直在捷运上,坐到了淡水,又从淡水坐到新店,又从新店坐回来……我整路都在哭,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觉得很委屈,可是不知道可以跟谁说……”

  是他把她逼得连委屈都不敢说吗?温东璿很心疼,也很自责,他应该注意到白沛昕最近工作忙碌,本就容易因为压力大而心情不好,何况她本来就对赵予欢的事很在意。

  “这阵子辛苦你了,等予欢的店开了,我就不会和她走这么近了。”他还是只能这么说。“不过我会尽量不让你和她见到面,这样好吗?”

  “不能让她……自己处理吗?”为什么开个店要一直霸着她的男朋友?白沛昕对此超级不满,“她又不是……三岁小孩……什么都要人帮……”

  “我在美国时,她父亲和她都帮了我很多,我必须帮她。”恩情压在头上,温东璿也颇为无奈。“不过,我总觉得你对她太有敌意了,我说过我和她已经是过去式……”

  “你确定她也是……这么想吗?”白沛昕深吸了好几口气,才能缓和一点胸口的窒息感,平顺一点的说话。

  虽然她自认不是什么聪明人,但女性的直觉还是有的。“我才觉得她对我有敌意呢……”

  “她对人一向是那样,所以我一开始才会请你多多包容她,她直来直往的性子本来就很容易得罪人。”

  看来要让赵予欢和沛昕多接触,改变一下赵予欢的想法,应该就此破灭了。温东璿心想,沛昕根本和她处不来,再加上身分敏感,两个人可能永远不能成为朋友。

  即便如此,他还是要替赵予欢说句话,“其实她也不是那么坏,像今天惹你生气了,她还要我回来替她向你说声抱歉呢!”

  “真的假的?”白沛昕完全不相信,“这只是你帮她说好话吧……”

  “沛昕,厚道点!虽然你对她有成见,但不能因此抹灭她的人格,认为她什么都不好。”温东璿的温柔收了几分,话语也多了几分严肃。

  “好嘛!”她乖乖地闭上嘴,又被他说服了一次。但她知道这次她不是完全的心服,只是再一次的将所有委屈和不满吞回肚子里。

  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忍多久,悲观一点想,或许她只是在等待那个爆炸的机会。

  “好,快去梳洗一下,准备睡觉了,明天还要上班呢。”

  温东璿放开她,她却主动黏了上去。

  “东璿……我们今天可不可以……我们好久没有那个了……”她微红着脸,向他做着含蓄的邀约。她觉得,在这个差点失去他的夜晚,她空虚的心情需要他的体温慰藉。

  温东璿诧异地道:“你不累吗?”

  她摇摇头,主动献上自己的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