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风光 > 不当前男友 > 上一页    下一页


  “不方便。”温东璿维持平稳的语气回道。

  “哪里不方便了?”趁着酒意,赵予欢居然开始耍赖,眯着眼睛道:“难道……你们住在一起?”

  温东璿答了声是,白沛昕当然更是头点到都快落地了,本想这样可以逼退她,没想到赵予欢脸皮的厚度异于常人,把矛头转向似乎比较好搞定的白沛昕。

  “白小姐,我能和你们住在一起吗?我保证不会干扰你们。”

  “真的不太方便……”白沛昕晓得为难,用温东璿的话堵回去。她在怎么笨都知道赵予欢不可能不啊干扰她和男友的生活。

  “可是杰森要帮我开店,如果住在一起也比较方便嘛!而且我一个单身女子住在旅馆里,好可怕哦……”赵予欢连苦肉计都使出来了。

  然而温东璿很了解她,知道这些全是她的借口,便面不改色地扯了个慌,“家里没有多余的房间了。”

  白沛昕看向他,想不到这男人居然也会说谎,表情还这么自然,她一直以为身为知识分子的他,不可能空口说白话呢!

  看来,她对他真的还不够了解。

  连没房间的理由都搬出来了,赵予欢自然不能再强求。只是温东璿以前对对她的要求都是有求必应,现在居然为了白沛昕而拒绝她,她怎么想都不甘愿。

  “算了!杰森,想不到你这人这么没良心,以前你也住过我家,我都没这么见外。”赵予欢貌似挖苦得道。

  白沛昕瞬间变了脸,温东璿为什么会去住赵予欢家?

  温东璿也知道女友不高兴了,他不着痕迹地牵着白沛昕的手,像是在安抚她的情绪,接着淡淡的回道:“那是因为你父亲是我的指导教授,我是住在老师家,而且有付房租的。”

  “但我们以前交往的时候,你也常常跑到我房间啊——”赵予欢似乎自觉说错了什么,陡然闭上了嘴。

  可是白沛昕却听得很清楚,脑子瞬间一片空白。她如果没听错的话,赵予欢似乎不若温东璿说的,只是个普通朋友。

  她,是温东璿的前女友。

  温东璿感受到白沛昕的僵硬,立刻沉下脸。“予欢,你说的太多了。”

  赵予欢也知道自己闯了祸,但一点歉意也没有,因为她本来就是故意的。

  “啊!对不起,我不小心说溜嘴了,因为我喝多了嘛!”

  鬼才相信她这么清楚的口条是喝醉了。但她话都说了,温东璿也拿她没办法,只能等下再安抚白沛昕了。

  “好了,我进去了,行李我自己拿就行了。”投下一颗炸弹的赵予欢干脆利落地拿了行李就走,一点也不在乎自己引起了什么风暴。

  温东璿转身想和白沛昕解释,但是脸色惨白的她,却第一次主动放开了他的手。

  两人坐在车里静默了十分钟左右,车甚至尚未驶离晶华酒店。

  在机场初见赵予欢时,白沛昕便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而赵予欢对她的敌意,加上她在餐厅听见温东璿隐瞒,她早知不对劲了,只是她一直告诉自己不要多疑,想不到最后的结果是她最不想相信的那个——赵予欢是温东璿的前女友。

  难怪温东璿提起老婆人选时,他说到的条件,赵予欢几乎都符合。她一开始以为他是在开玩笑,但当赵予欢这样的人真真正正地出现在她面前、温东璿又刻意隐瞒时,她便开始有了不好的联想。

  直到赵予欢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说出了她前女友的身份,白沛昕差点没失态的在她面前哭出来。之所以一句话都没说,一个字都没吵,是因为她太难过了,难过到什么反应都做不出来。

  她一直胡思乱想着。东璿为什么瞒着她呢?是因为他对赵予欢仍有旧情,还是觉得她很好骗?

  温东璿默默看着她哀伤的表情,幽幽地叹了口气。“沛昕……我就是觉得你会介意,怕你胡思乱想,才会选择不告诉你的。”

  白沛昕转头看向他,眼泪就这么流了下来。“你故意隐瞒我,我反而更介意。想想,从你之前避着我讲电话开始,我就觉得奇怪了,最后我的猜测果然没错,赵予欢……和你有着非比寻常的关系。”

  女人的第六感真是神了,温东璿即使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仍对于惹白沛昕伤心抱有一丝愧疚。

  “我现在和她只是普通朋友。我敢带你一起去接机,就代表我问心无愧。”他的手伸到副驾驶座那握住她的手,给她更坚定的信心。“我说过,予欢的父亲是我当年在美国念书时的指导教授,在生活和学业上给我很大的帮助,也是因为这样我才会认识她。”

  白沛昕静静地听着他的话,却没有再甩开他的手。“你和她……交往了多久?”

  温东璿仔细望进她的眼,瞧她情绪稳定了些,才继续开口,“我和予欢交往了七年。”

  “七年……”眼泪再度坠落,他和赵予欢有着七年的感情,和她只有三年,连一半都不到,她在他心中的分量比得上赵予欢吗?

  “你又在胡思乱想了。”不需要问,温东璿光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我并不觉得时间的长短代表什么。我和她的七年,终究是分开了,但我和你的三年,还能有无数个七年不是吗?”

  他总是很有办法说服她,她相信这次仍是如此,她愿意相信他的话,但想哭的冲动却怎么也忍不住。

  “那你们……怎么分手的?”她抽抽噎噎地问。

  “简单的说,就是个性不合。”他苦笑,“你也看到了,予欢的个性有些大女人又任性,而我这个人虽然不爱计较,但不合理的要求多了,容忍也会到达极限。”他柔柔地望着她,“我喜欢的,是像你这样的小女人。”

  白沛昕的泪终于止了,但眼眶仍是湿润的。至少他是爱她的,她的个性也是他喜欢的,她似乎不该不战而降,先在心里否定了自己。

  可是……在心底深处,她依旧有着她的担心,毕竟他和赵予欢七年的感情不是假的,能那么容易说忘就忘?

  深吸了口气,将心底那一点点勇气挤出来,压过心里顾忌的胆怯,她才讪讪地问:“她……怎么会找你?难道你们之后都还有联络?”

  如果有,那就是瞒着她了。她真的可以承受自己的男友在和她交往的这三年间,都和前女友保持联络的事实吗?

  “不……那天她打电话给我,是我离开美国后第一次接到她的电话。”温东璿很坦然,“她在电话里说,她想来台湾开时装店,想找我帮忙。我是想,即使我和她不再是情人,但她父亲对我的恩情是毋庸置疑,我和她以前也相处了好一阵子,没有爱情也有交情,所以觉得有必要帮助她。”他将身子倾过去,轻轻抱住她,“相信我,我只是想帮一个朋友,对她没有任何其他的心思。”

  “你对她没有,那她对你也没有吗?”白沛昕耍赖地将脸上未干的泪痕擦在他的衬衫上。

  “应该没有。”毕竟当年两人分手时,赵予欢嫌他太过温柔,让她觉得不够刺激,所以毅然决然和他分开。然而现在过了这么多年,他的个性并没有变,所以她应该不会吃回头草。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