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典心 > 掌上明珠 >
三十六


  “官银又怎么样?我看着就碍眼,全都拿去买酒,一锭都不许留!”他把一锭又一锭的官银,全都扔了出去。

  那是他走了这趟镖,顺利带回夜明珠,当朝宰相公孙明德所给的酬劳——那也是,他把秋霜带进京城,亲自送到有婚约的袁家门前,所得到的报酬!

  明明同样是银子,但这些官银,偏偏就像是长了刺,扎得他全身不舒服,急着想要快快摆脱,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

  仆人不敢再多问,乖乖的一会儿跳高、一会儿蹲低,把暗器似飞来的官银,好不容易全都接住,这才恭敬后退,预备听命去买酒。

  呜呜,到时候买了酒,他会不会又猜输拳,必须进来送酒?

  苦恼的仆人低着头,刚踏出大厅的门坎,就看见一个身穿苍衣的男人,慢条斯理的迎面走来。

  “上官大镖师!”仆人如见到救星,连忙开口。“您快进大厅去瞧瞧,徐大镖师醉得不象话,我们已经应付不过来了。”

  “我知道。”上官清云点头;撩开苍色衣袍,朝着大厅里走去。“大伙儿放心吧,我这就去劝劝他。”

  “是。”

  在仆人感激与敬佩的注视下,迈步踏入大厅的上官清云,瞧见眼前的凌乱景象,即便是向来冷静的他,也不免微微的错愕。

  向来整洁恢弘的大厅,已经被徐厚闹得凌乱不堪,满地的破碎瓦片,还有滚来滚去的空酒瓮,差点要让他以为,自己是踏进了,店小二集体罢工的酒肆里头,而不是大风堂的议事厅。

  “上官,你、你来了……”造成这凌乱景况的罪魁祸首,坐在破瓦空瓮之中,赤着眼朝他挥手。“来,过来……陪、陪我喝酒……”

  上官清云走到桌边,扫开椅子上的酒渍与碎瓦,这才能够坐下。

  跟徐厚相识多年;就连身为好友的他;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性命相交的好兄弟,喝得这么的狼狈。

  “你醉了。”他一语道破。

  徐厚仰头,发出连声大笑,笑声却苦涩不已,像是野兽的干嚎。

  “醉?笑话,我从来没醉过。”他摇头晃脑,连舌头都硬了,说话不清不楚。“你还记不记得,当年,酒王要跟我比酒,我们比了一天一夜,他都醉倒了,我还不是没事?”

  上官清云默默无语。

  是啊,当年徐厚喝了一天一夜,都还清醒得很。但是,眼前的徐厚,跟当时的酒王一样,离醉倒也不远了。

  瞧着好友不吭声,徐厚眯起眼睛。

  “上官。”

  “嗯?”

  “我说,你怎么不坐好?”他问。

  “我坐得好好的。”

  “胡、胡说,你直晃,晃得我头都昏了。”而且,上官是不是学了分身术?眼前出现一个上官、两个上官、三个上官……好多好多的上官,晃悠悠的重迭着教他看不清楚。

  上官清云叹了一口气。

  “是你醉花眼了。”

  “我、我没醉!”他就是不肯承认。

  瞧好友醉成这样,上官清云也心里有数。自从见到徐厚与白秋霜一同出现,他就隐约觉得,两人之间气氛有异,而才刚提起白秋霜的婚约,徐厚更是脸色乍变,拖着白秋霜就离去。

  然后,往宰相府交付夜明珠后,徐厚就开始猛灌闷酒,喝得酩酊大醉。聪明如上官,轻易就能猜出,白秋霜对徐厚来说,分量肯定非比寻常。

  “你心里还念着白姑娘吧?”他问得一针见血。

  徐厚一僵,否认得极快。

  “没有!”

  “你这是自欺欺人。”

  徐厚表情狰狞,愤怒的吼叫起来了。“我说没有就是没有,我没有念着她!我没有!我没有!我没有……”到了后来,还泄愤似的一把砸了手中那个酒瓮。

  “那么,你现在醉成这样,又是为了什么?”他平静的问。

  粗犷的大脸扭曲,咆哮声在喉间滚动,酝酿着另一声吼叫,以及更彻底的否认。但是,在好友静静的注视下,强撑数日的假面具,终于迸裂开来,透露出最真实的情绪。

  “哇……”

  徐厚哭了。

  “我真的没有念着她。”他哭得眼泪飞溅,双手握拳,胡乱捶着胸口。“但是,我就是忘不了她,没有一刻不想着她。”

  “徐厚,你冷静点。”

  “我没办法冷静!”他双拳不停,一下又一下,重重的打着打着,像是要把胸中的石块打碎。“我一直想着她,胸口就像压了块大石头,痛得喘不过气来,而且那块石头还愈来愈重,重得我受不了。”

  “你别伤了自己。”上官清云劝着。

  “我这辈子,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这感觉好难受。”他根本听不进劝言,哭得大脸都湿了。“只要想到,她就要嫁别人,我的心更是痛得像是被人挖了。”那种痛,难以言喻。

  即使面对千军万马,依然能够面不改色的上官清云,看着好友如此难过,也不禁为之动容。

  徐厚还在哭着。

  “上官,你比我聪明,你说啊,告诉我啊,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他真的太笨了,无论如何都想不通。

  就在大厅里哭声震天,上官清云无可奈何之际,一个美若天仙,身穿素雅绣衣裳的娇小女人,在身旁白衣宽袖劲装、英华内敛的男人陪伴下,缓缓走入大厅里头。

  瞧见大风堂堂主的千金出现,上官连忙想起身,美人儿却轻轻摇头,示意他不必多礼,继续坐着安慰徐厚就好。

  始终站在她一步之后,默默守候的沈飞鹰,朝前挥手,一道内劲从掌心迸出,扫开破瓦空瓮,为她清出一条干净的走道。

  罗梦莲步轻移,走到主位右边,一张用料上乘、极其贵巧,冬铺白狐皮毛、夏铺丝绸软垫的精致圈椅,姿态静雅的坐下。

  她轻眨着明眸,看着哭得忘我,浑然没发现,有别人踏进大厅的徐厚,娇靥先是讶异,而后渐渐转为同情。

  “原本我还以为,徐厚是海量。”她的声音哀婉,令人心疼。“但是,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就算是堂堂男子汉,也承受不住相思磨人。”

  只不过,别人的相思泪是点点滴滴,一如阳春小雨,但是徐厚的相思泪却是滂沱大雨,眼看就要淹水成灾,把大厅积成泪海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