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典心 > 掌上明珠 >
三十一


  徐厚咒骂出声,换作是往日,他一定毫不犹豫的追上去。但是,想到秋霜坐在那儿,泪汪汪的直颤抖,吓得连哭都哭不出声,他舍下淫贼,疾步赶到墙边,黑眼里都是担忧。

  “没事了,那个杀千刀的被我赶跑了。”他蹲下身来,小心翼翼的捧起她的脸儿,以低沉的声音抚慰她的惊吓。

  “我……他……”她抖个不停,泪珠一颗颗的掉。

  “我及时赶到了,他没有得手。”他不敢想象,要是再慢上一些,自己赶到时所看见的,会是什么样的景况。

  惊吓过度的秋霜,喘息了好一会儿,泪汪汪的注视着徐厚,一直等到惊恐的情绪,从血液中慢慢消褪,这才小脸一皱,哇的放声大哭,整个人扑进他的怀里,寻求最真实的安慰。

  徐厚抱着啜泣不已的她,像是呵护着最珍贵的宝物,厚唇在她的发间摩擦,洒落无数句安慰,大手在她单薄的背上轻拍,哄了好一会儿。

  “你这个笨蛋,为什么要逃走?”他责备着,声音里却满是疼宠。

  她直往他怀里窝,眼泪沾湿了他的衣裳,小手紧揪着他的外衣不放,抽抽噎噎的说着。“人家……人家……人家不想去京城嘛……”

  “那也不该逃走啊!”他责备着。“我不在城里留宿,就是担心节外生枝。你知不知道。自己遇上了谁?当年,就是那个淫贼,害得罗梦大小姐她——”他停下话语,不再往下说。

  她抬起头来,瞧见他满脸的恨,又从他嘴里听见,另外一个女人的名字,委屈的情绪不知怎么的,又添了浓浓醋意,好不容易才缓住的泪水,又如泉般涌出,沾得她小脸更湿。

  其实,她也怜惜罗梦,更敬佩罗梦,在遭遇那么可怕的事情之后,还不改善良本性,处处行善,坚强得令人赞叹。

  但是,听见徐厚在此时此刻,提起罗梦,她心里就好难过,哭得止都止不住。

  原来他追击淫贼,不是为了保护她,而是为了替罗梦报仇吗?

  在他的心里,她的存在,比不上罗梦重要吗?

  纵然是吻过她、抱过她,也分明那么在意她,但是他心目中最重要的女人,是不是仍旧是那个天下第一美人罗梦?

  霎时间,醋意翻涌,她咬着下唇,咬得嫩嫩的唇儿都破了,却还仰望着那张粗犷大脸,没有把满心的疑问,全部都问个清楚,就怕听见的答案,就算不教她被醋意活活呛死,也会让她心痛不已。

  愤恨的徐厚,还在咬牙切齿,气恼的说着。

  “这邻近几座城,都是那家伙常出没的地方,我本来想快快避开,没想到还是遇上了。”他拧起浓眉,看着怀里的小人儿。“你哪里不逃,非要逃到这里来?”他因为担心,所以责备。

  心思紊乱的她,却只听进责备,没听出关怀,心里觉得更加委屈,小手用力一推,硬是把他的怀抱推开,泪汪汪的哭叫着。

  “你还怪我?!”她握着粉拳,胡乱的打他。

  他被打得莫名其妙,哪里会懂得,姑娘家的复杂心思,想也不想的就回嘴,对着她实话实说。

  “不怪你怪谁?”

  可恶!

  要算帐是不是?好,她也会,那就把帐全都算清楚!

  她伸出食指,颤颤的指着他的大脸,直接把话挑明,说出那个两人都心知肚明,却全都没勇气去提起的事。

  “要不是你吻了我,我也不会……”

  黝黑的颧骨上,浮现可疑的暗红。徐厚恼羞成怒,像是被刀子刺了屁股似的,跳起来对着她大吼大叫。

  “不要再提那个吻了!”他有生以来,首度遇上这种事,心里也乱糟糟的,不知该要怎么面对,只能一味逃避。“就当作没发生过!”

  出乎意料的答案,让秋霜心儿一缩。

  对她来说,那么撼动神魂的事情,以为今生今世,都难以忘怀的热吻与纠缠,对他来说竟然是可以说忘就忘,不当一回事的吗?

  果然,在他的心目中,她根本比不上罗梦。

  “好,就当作没发生过。”顾不得拿出手绢,她用手抹着粉颊上的泪,好恨自己为什么要为他而伤心。“那你也不要管我了!”她喊着。

  他脸色一沉,比面对淫贼的时候,还要难看上数倍。

  枉费他为她担忧、为她紧张,为她急白了不知多少头发,她却对他的英雄救美,连说一声谢谢都没有,还又哭又嚷,摆明了要拒他于千里之外,他胸口一揪,不由得气上心头,也跟着恼了。

  “不管就不管。”他火大的说,瞪着那张小脸宣布。“等到了京城,我交差了事,从此就不会再管你任何一件事了!”

  繁华京城,富甲天下。

  即便是身为江南织造总督的千金,心情不佳的秋霜,也是打从尚未踏进城门,就觉得眼前的景况,繁华得让她眼花撩乱。

  真是不到京城,就不知道天下那么大。

  宏伟的京城,中间以玄武大道为界,从中分为东西两市,八方商贾带着各式各样的商品,都到这儿来进行交易,有好多好多商品,都是她从未见过的,让她大开了眼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