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典心 > 掌上明珠 >
十九


  主持?是要主持什么?

  疑问还回荡在她的脑子里,下一瞬间,答案就揭晓了。

  黑老七大声宣布。

  “来人啊,准备婚礼!”

  深山野寨里,要筹备婚礼,应该是一件难事。

  但是,在黑家寨可不同。

  寨主黑老七的好色,在绿林好汉间可是人尽皆知,他娶小妾的次数频繁,寨里举办婚礼的喜事,每个月起码会来上一回。

  这里的婚庆用品一应俱全不说,人们办起喜事来,更是个个驾轻就熟,老早知道谁该办什么事,每人各司其职,以最快的速度张灯结彩,把大厅布置得喜气洋洋。

  秋霜就在众人簇拥下,昏头转向的被打扮成新娘子;穿上嫁衣、戴上凤冠,热热闹闹的被推到大厅,身不由己,含泪颤颤的跟着徐厚拜过天地,接着就被女眷们送进新房。

  从头到尾,她就像是祭典时,被众人扛着的神轿似的,只能任凭大伙儿摆布,半点都由不得自己。

  虽然时间匆促,但是女眷们手脚利落,将客房布置成新房,虽然简单了点,却还挺象样的,连窗上都贴着用绒纸剪成,大大的双喜红字。

  她坐在铺着红色喜褥的床上,看着女眷们兴致高昂,像勤劳的蜜蜂似的团团转,有的张罗红烛、有的挂着喜帐,而黑老七上个月才娶的,第五十八个小妾,还忙着用小小的剪刀,以高超的手艺,剪出更多的双喜字来。

  看着她们高兴的表情,她终于再也忍不住,狐疑的提出疑问。

  “你们不想逃走吗?”

  这句问话,让忙碌的女眷们,全都停止动作,连喀嚓喀嚓剪个不停的剪刀也停了下来。

  “逃?”

  “对啊!”

  女人们茫然不解。“为什么要逃?”

  “你们……你们……你们不都是被逼着,才会嫁给……”她迟疑的吞吞吐吐,没有把话说完,更不敢说明白。

  只是,这下子女人们全懂了。她们一扫困惑,全都嘻嘻笑着,有的脸红、有的半点都不害羞,每个人的脸上都藏不住喜色。

  这下子,困惑不解的人,反倒是她了。

  瞧着秋霜茫然的神情,先前烹调小炒肉的姣美女人,毕竟是待过官家、见过世面,主动开口为她解惑。

  “姑娘——噢,不,是徐嫂子,请容我说一句。”那女人笑着,用手绢掩着嘴儿。“您误会了,大当家虽然是横了些,但是从未对女人用过强,我们这些人都是心甘情愿跟了他的。”

  “你们不是被迫留下的?”她不信。

  “不,没有一个人是被迫的。”那女人说着。“像是我,那时大当家还给了我们银两,任我们选择要走要留。”她的脸儿微微一红。

  “你选择了留下,还愿意嫁给他?”她难以置信。

  “他喜欢我啊,况且,我也……我也……我也喜欢上他了……”想到黑老七的热情,女人的双颊红透。

  另一个坐在一旁指挥众人,模样雍容华贵,一看就知道,出身绝非寻常人家的美丽女子,也开口说话了。

  “嫂子,老七跟徐大镖师都是莽汉,您心里或许还觉得有些不踏实。”她慢条斯理的说着,声音无比悦耳。“但是,他们会把自己的女人,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女眷们纷纷点头,全都有志一同。

  雍容华贵的美女停了一停,才握住秋霜的手,诚心诚意的告诉她。

  “女人,这辈子最大的幸福,就是遇上一个这样的男人。”秋霜咬着唇瓣,心里还乱纷纷的,不太明白这几句话的意思,门外却已经有了动静。吃饱喝足的男人们,簇拥着徐厚进新房,闹烘烘的要看他们喝交杯酒。

  “来来来,我替你们把酒斟上。”黑老七殷勤得很,把这桩喜事,当成自己的事来办。

  眼看着酒杯送到眼前,不知所措的她只能抬头,求救的看着徐厚,却还是看见他微乎其微的点了点头。

  “喝啊,还等什么?”黑老七催促着。

  纵然再不情愿,迫于眼前情势,她也只能抖颤着小手,把酒滴泼溅不停的杯子,绕过他粗厚的手臂,送到嘴边喝下,紧张的情绪害得她根本尝不出,酒是什么滋味。

  “喝完交杯酒,还不快点洞房?”有人喧闹着。

  “是啊是啊!”

  “快洞房!”

  “不闹洞房不够喜庆!”

  “瞧,新娘子害羞呢。”

  不!不!她不要洞房!

  秋霜在心中大声呐喊,却被女眷们又推又拉,整个人塞进了被子里头。更让她汗流浃背心跳差点停止的是,连徐厚也被男人们推进被子里了。

  被子里昏昏暗暗,她却还是能瞧见,徐厚那双闪亮得,让她紧张不已的黑眸。被子里的小小空间,什么也藏不住,她的呼吸与他的呼吸,全都交融在一起,再也分不清那温暖的气息,是从谁的口里呵出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