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典心 > 掌上明珠 >
十二


  嘹亮的尖叫声,响彻清晨的旷野,在草丛中觅食的鸟儿们,全被惊得扑飞逃走,只留下几根掉落的羽毛。

  “你学唱戏的吗?一早就吊嗓子。”徐厚翻过身来,懒懒的抓着肚子,兴味盎然的看着,一醒来就双手抱头用力摇,像是要把小脑袋摇断的她。

  这小女人真是出乎他意料的有趣。

  明明是大家闺秀,却又不像寻常官家小姐般无趣呆板。为了女扮男装装到底,她竟还逞强,用娇贵的身子拉车,甚至拉了一整天。这样的粗活,就算是男人来做,肯定也会叫苦连天,而她脾气硬得很,连吭都不吭一声。

  但是,遇着了诸如吃饭、解手之类的小事,她又斤斤计较,荒郊野地的还想讨筷子、找地方。

  最让他佩服的,是她坚定不移的决心。

  她决定要做的事,就一定付诸行动,就算他浪费睡觉时间,忍着笑戏弄她,她还是可以趴在虎皮毯边,为了抽走锦盒,而忙上大半夜。

  这么有趣的小女人,可是他从来不曾遇见的。

  瞧,眼前的她,才刚醒过来,就在尖叫个不停,中气之有力,连他这个长年练武的男人也觉得钦佩。

  “你是叫够了没有?”他好奇的问。

  叫得嗓子发疼的秋霜,这才停下来,小手捂着胸口,频频的深呼吸,平抚那股还在内心波涛汹涌、翻腾不已的骇然。

  既然她是被迫跟徐厚睡在一起的,那么昨夜到今早,让她睡得又香又甜,还忍不住磨磨蹭蹭、摸来摸去的,并不是某床上等好被子,而是他那巨大结实的男性身躯!

  尖叫过后的秋霜,懊恼的蹲下身来,紧闭着双眼,嘴里发出无意义的呻吟。

  她的清白全毁了!

  跟一个男人贴身而眠,已经是件羞于见人的丑事。

  然而,更可耻的是,她居然还睡得那么甜,一股脑儿的直往他怀里蹭,流连的摸遍宽阔的胸膛。

  蒙眬之中,她不知羞的挪凑,软嫩的唇瓣,甚至贴上阵阵强而有力的脉动……

  她再度发出一声懊恼的呻吟。

  呜哇哇哇,事到如今,她根本不敢想象,当初她以唇轻贴的,到底是徐厚身上的哪个地方。

  被迫与男人同睡的姑娘,的确有资格大哭一场。但是,睡到迷糊处,对着男人毛手毛脚、爱不释手、摸摸蹭蹭的她,实在是欲哭也无泪。

  “你要在那里蹲到什么时候?”罪魁祸首居然还有脸发问。

  秋霜抬起头来,气恼得好想骂人,又不知道该从何骂起。

  她该指责什么?是他的体温太暖?还是他的身子坚实舒适?抑或是他那干爽好闻的气味,害得她舒服得连一丁点儿戒心都没了?

  在一双明眸的瞪视下,徐厚舒适的伸着懒腰,舒展全身筋骨,还恬不知耻的咧着嘴直笑,一副心满意足的模样。

  “昨晚睡得挺舒服的吧?”他乐呵呵的问。

  她脸儿一红,恼得好想踢他一脚。

  “才没有,我根本睡不着!”她宁可违背良心说谎,也绝对不会承认;他所说的才是事实。

  “是吗?你昨晚睡得不好?”他显得有些讶异。“但是,你抱着我摸来摸去,又磨又蹭的,像是睡得很舒服呢!”他坏坏的提醒。

  “那是我的习惯。”她傲然的抬起下巴,脑子转啊转,亟欲用谎言来弥补,在半梦半醒之间犯下的错误。

  “习惯?”他问。

  “我在家里养了猫,睡觉时就习惯抱着它睡。”对,这样应该就说得通了!“我以为你是猫!”

  “喔,猫啊?”他若有所思。“多大的猫?”

  她硬着头皮,比划出猫儿的大小。事实上,她是真的在闺房里养了,一只雪绒白毛的猫儿,平日里逗着玩耍,却从来不曾抱着入睡。

  “这么小?”徐厚露出诧异的表情。“那你应该是习惯抱在怀里,而不是习惯用手东摸西摸吧?”

  “它、它刚来的时候,是这么小没错。”事到如今,她已经无法回头了,只能继续圆谎。“但是后来,它长大了。”

  “长到多大?”他很关心。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